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正文

知道不知道 奶茶唱

(2019-01-09 17:11:12) 下一个

所认识的朋友, 男女老少都有, 年龄跨度甚大, 有一些是忘年之交. 

她比我年长些, 约吃饭, 一来贺新年, 一来她的女儿刚找到工作. 

记不太清, 伊始, 她是如何找到我的办公室, 但没忘记, 当时她的焦虑和烦躁. 后来, 认识了她的女儿, 渐渐地, 同她的女儿更投缘; 她的个性太硬太犟, 毫不妥协, 野心勃勃, 只有钱才能取悦她.

我从小到大至今为止, 唯一一次拍桌子的, 就是因为她, 那次, 我一声怒吼, 拍案而起, 她大吃一惊, 闭了嘴. 

你要钱还是要命?! 我喊的是这一句, 办公桌上那盆虎斑蝴蝶兰, 娇小的花瓣随之颤抖了几下, 平时她, 像所有的人一样, 听惯我的轻声曼语, 见惯我的和颜悦色, 那一刻, 她呆若木鸡.

她视我为在加国的唯一恩人, 我救过她吗? 没有呀. 听她唠唠叨叨的道来, 才知道原来主要为这二件事儿, 其一刚移民抵步, 最失落无助时, 我介绍了一份工作给她; 其二她想去学校读一个有专业执照的课程, 全世界的人包括她的家人, 一致强烈反对, 只有我一个人支持鼓励她.

她那博士先生在国内某大学任教, 不愿移民, 倔犟的她带着女儿扎根加国, 这十年, 目睹她一路走来, 跌跌撞撞, 历尽艰辛不言败, 终于, 她:

1)    女儿大学毕业了, 找到理想的工作
2)    倒腾房地产卓有成效, 其实她原始资本不多, 但眼光不错, 有生意头脑, 吃苦耐劳, 克己俭朴
3)    读了一个专业执照的课程, 并成功考取执照

她问我: 会背三十六计吗? 我摇头: 不会, 但知道声东击西, 美人计, 抛砖引玉, 走为上计等. 她说: 我背给你听. 我说: 好.

我的左手搂着她不再幼细的腰肢, 头倚枕在她的右肩上, 听她将三十六计流畅地, 在我的耳边, 从第一计背到第三十六计. 然后, 她问我: 想听弟子规吗? 我说: 不想. 女儿嗔怪她: 妈, 你干什么? 让铃兰吃饭.

当年她在北京读小学,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附小, 选了二位小朋友保送就读, 其中一位是她. 一场文化大革命, 断送了她成为外交官夫人的美梦, 她如此告诉我.

不知为啥, 东方不败的旋律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从第一个音符 the first drop 直至最后一个音符, 令我屏息凝神. <沧海一声笑>  Good to the last drop.

快要离开餐馆时, 凝视她沧桑满布, 坚毅的面庞, 内心明白成年人的观念较难改变, 性格决定命运; 每次听她说自己动手装修房子, 通渠通厕, 修锁修车, 种树割草 ……  我都蹙眉托腮, 仿若在听天方夜谈, 真是不可思议呀, 内心酸楚又佩服, 也为自己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娇气而羞愧.

她天不怕地不怕, 骂女儿斥老公, 可是在我面前, 她是温和的, 降低音量, 因着她对我的无比信任和爱意, 我不想浪费这份珍贵的福利, 所以, 缓缓地, 柔柔地, 说出了对她的新年祝福和寄语 ----

身体不太好, 就少折腾, 吃好穿好, 对自己好点儿, 要减肥啦, 不然心脏肝脏膝关节难以负荷; 希望你们夫妻早日团聚, 少抱怨, 少挑他的刺, 温柔待他; 女儿长大了, 你是不是该歇歇放下指挥棒? 相信她多一些, 尊重她的决定, 如此, 母女关系可以轻松, 融洽, 愉快些.

随后, 我背诵了龙应台 <目送> 中的一小段给她听: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 只不过意味着, 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告诉你: 不必追. 

另一段话, 在我的心海发酵, 没同她说 ----

人, 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 比如: 不为买名车买钻石买大房子而纠结; 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比如: 选择不结婚而随意换性伴侣, 又比如: 选择在郊外乡下居住, 在园子里种蓝莓, 柿子, 苹果, 人参, 看菲沙河潮涌潮退, 那沉淀在家门前的细沙, 与夏威夷的沙滩相差无几 …… 

人, 何不释放自己, 活得随心所欲, 自由自在, 潇洒一些, 笑傲江湖呢? 过分的执着如同将自己禁闭在牢笼. 某种定义上说来, 舒适是自己给自己的, 自由也是自己给自己的.

你说怕失去, 你说不甘心; 你宁愿枕难眠, 你宁愿愁白头
静静的月夜下, 穿过生命散发的芬芳, 我能对你说些什么? 默默的, 我说 ----

你已经走出了荒凉 
不想你丧失笑的功能
不想你再孤独的在世界横冲直撞 
不想你心头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伤痕到老了也不愈合

你知道不知道? 这次, 没有喊叫, 没有跳起来, 也不拍桌子, 手太疼我受不了.

轻轻的, 奶茶刘若英唱, 你听.

坐在你的身边, 我能感应, 你是不是真的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群兄好! 这首歌名就叫 “知道不知道” 刘若英随意散漫的清唱, 清澈干净, 如湛蓝的湖水, 一眼见底.

奶茶这个外号, 我以为几乎无人不知.
是领她入行的师傅, 一位音乐制作人兼歌手 陈升 给起的, 他觉得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 有奶的芳香却不像奶那么腻, 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涩, 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是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剧本.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谢谢乔先生精僻的点评, 点点精彩.

不吹牛, 我的男朋友真的非常靠谱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 这几句话是我内心对她真诚的希望, 很高兴你的喜欢和共鸣.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东先生, 铃兰为你的妙语叫好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若芙姐好. 她有丰富的人生阅历, 我们个性迥异, 但能够互相欣赏和相处愉快, 一定是彼此都付出了真心.
qun0 回复 悄悄话 仔细听了刘若英的这首歌。好听。歌曲的名字是什么?为什么你把刘若英叫奶茶?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活法,且活且珍惜。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细细地品味铃兰的新潮意识流----“东一点,西一点”。
这边兰花指,那头惊堂木。艺术加医术,“知道不知道”。。。回音,共鸣。
奶茶的歌好听,你男朋友真美!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奶茶的歌真好听。记住铃兰的话了:
你已经走出了荒凉
不想你丧失笑的功能
不想你再孤独的在世界横冲直撞
不想你心头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伤痕到老了也不愈合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我为铃兰“拍案”叫绝哈!赞……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 终于读到铃兰妹妹纤手拍案那一幕。 她真幸运有你这样真诚待她的人。妹妹的忠言我也用得上。 谢谢了。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嗯, 总是很可爱, 除非被惹了~ ~ : )

七月, 曾与艾叔有一段对话, 很有趣. 他是棋王, 除了跟朋友下棋, 参赛, 教学, 也常与电脑过招, 我在 “棋逢对手 AI 胜” 写过他.

有一天我问他: 找 AI 医生看病好吗?
他思考了几秒后答: 不好.
我问: 为啥?
艾叔答: 因为它不可爱.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除了煲鸡汤, 也会煮饭炒菜蒸包子, 厨房的活儿我懂的 : )

俺入城半年, 没看到有人挨饿呀.
qun0 回复 悄悄话 这一大碗心灵鸡汤,我吃饱饭后再喝有用。
但饿了的时候,一碗大米饭加一个炒菜,或两个包子也许更实用。:)呵呵。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哈,这次没有拍桌子,“手太疼我受不了”。我的铃兰,你,你,太可爱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