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给我最爱的人写的散文诗

(2018-12-06 17:06:39) 下一个

从小, 就知道在雷州半岛上, 一个濒临南海叫霞山的地方, 有我至爱的亲人
我亲手贴上邮票的信, 飘过港湾, 送往海军南海舰队司令部

当您拆开读时, 一定乐了, 笑了 
从此, 我钟意写信, 喜欢谁就给谁写

微微的和风掠过海面, 轻抚宝蓝色的绸缎般的胸膛
丝丝的细雨凌空飘洒, 海岸在乳白色的泡沫中逶迤绵延 
船儿愈驶愈远, 渐渐地, 驶出视线之外, 隐藏于雾蔼之中

浪潮鼓声, 宛如父亲的呼唤, 浪花飞舞, 恰似女儿的回应
于是, 我迷上了大海, 迷上汪洋中的帆影

军港的夜呵静悄悄, 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 … …  
听着摇篮曲一般轻柔的歌, 我想问: 您头枕波涛入睡了吗

帆影在我的梦中闪过, 您什么时候回家跟我下军棋
帆影在我的脑海驶过, 您什么候带给我海底斑斓的珊瑚
帆影在我的心海划过, 您什么时候去上海出差买我枣红色的绒毛大衣

大海载着帆影远去, 留下鸣响的心笛 
甲板上的您, 海岸边的我, 听同一首歌 

总觉得, 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风如拔山努, 雨如决河倾”  海浪算得了什么

远航的您终于归来, 只是, 互相陪伴的时光太短
大海有记忆, 轮到女儿启航了, 您可记得您的情怀

我深深知道, 您舍不得我远航 
当年的我, 如此的豪情万丈, 您望着我的背影一直挥手

我深深明白, 您舍不得我离开故乡 
如今的我, 如此的眷顾歉疚, 好想为您洗砚, 当您泼墨挥毫时 

每一次道别, 拥抱, 您松手了, 是您先放开环抱我的手臂, 您说: 放心吧, 我很好
多少次, 海的这一边, 风呼呼地漫过我的脸, 我徘徊, 无言远眺, 海, 一望无际 

帆影在我的思念驶过, 什么时候我给您调一杯醇厚香浓的咖啡
帆影在我的心海划过, 什么时候一起看一场精彩的足球联赛
帆影在我的眼前闪过, 什么时候陪您访问您肝胆相照的老战友

一次又一次, 满载爱与梦想的船儿扬帆碧海 
您纵然千般不舍, 却嘱咐女儿不必犹豫: 去吧, 前方在等你 

大海吞没了岁月的华彩, 将不再航海的父亲留在书桌前练毛笔字 
大浪淘沙, 留下时光的贝壳, 留下女儿的身影, 在您的心中

漫长的航道, 录下父女互道珍重的每一瞬间
远方的女儿征战职场, 浇灌家园, 边航行, 边倾听, 边写不是诗的诗

一切的一切, 自始至终, 全因您爱我, 如大海般深沉宽广的爱 
蔚蓝的大海, 它在, 输送一种无法言传的力量, 它在, 给我勇气, 我相信大海

帆影在海上, 爸爸在心上
大海依然与帆影共一色, 父女心曲依然似荡漾的波光, 层层叠叠, 不曾在挥手间消逝

总向您炫耀我写的, 像雾像雨又像风的东西, 不管写得咋样, 您都说: 好看
我知道, 就算所有的人都放弃我的文字, 依然有您在读

从我童年时的稚言嫩语开始, 一直以来, 您读我的文字, 犹如看我时的目光
如果没有您的喜爱, 我的笔就算不生锈, 也写得落寞

倘若时光可以倒流, 我愿抛弃一切关于思念的文字, 惟陪伴您 --- 
我的司令我的船长, 您握住我的手, 或者, 我挽着您的臂, 一齐航行, 风雨同路

您是自豪和骄傲的, 您的 wallet 里永远有我们的照片, 可以掏出来显摆
父亲, 谢谢! 您予我生命, 传我热血, 您让我活得像您, 豁达, 深情, 侠义, 浪漫

船压浪花分, 女儿航行得太远了, 对不起, 爸爸
心中有多少的牵挂, 多少的愧疚, 多少的祈求, 多少的疼, 我不知该怎样说

这是给我最爱的人写的散文诗

写在十二月的蓝天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 我刚写好了 "可乐鸡翅" 的 recipes, 你去看--- 房事将会疲软吗.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没有试过可乐鸡翅。 等着跟你学啦, 下次party做:)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阿兰金句 ---- 学习还包括阅读优秀的人的某些谬论.

送给阿海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 我就是喜欢你的能干, 心地好.

你试过做 "可乐鸡翅" 吗? party 上挺受孩子们欢迎的. 这二天若有空我写一下.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回复 铃兰听风:
你们两位姐妹太贴心啦! 我感恩节前夜的party请了几位本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 其中一位感慨说, 来美国两年了, 第一次参加这么多中国人的中餐聚会。 当时我心里有点内疚,两年内我竟然没有请过独自离家求学的年轻人? 当场答应他,以后争取每个月搞一次party,尽量做中餐,让他们有回家的感觉。 明天没有大的任务,就来一个随意的party.
盼望将来有机会咱们姐妹们能够一起搞party!早就期待亲眼见识铃兰小厨的手艺啦。
周末愉快!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能记住背下谬论的, 也就只有阿兰喽(仰天长叹!)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好呀, 我想帮她的忙, 但不想给她添乱 : ))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祝铃兰妹妹周末快乐! I love you, too. :-) 要不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去七月妹妹的爬梯?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阿海, 请问以下的谬论是否出自于你 : ))

眼镜旣实用又美感,难道戴眼镜不是锦上添花, 升颜值么?

毋需书读破万卷,且看镜上颜如玉。
No need to read thousands of books,
Let’s look at the beautiful women with glasses.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若芙姐, 谢谢! 无言感激. Have a nice weekend. Love you.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暮然回首, 戴着一副墨镜....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为铃兰妹妹诗般的文字,深深的父女情所感动。 一定是父亲"如大海般深沉宽广的爱"让妹妹如此坚强勇敢,自信任性,胸怀大爱, 在远方快乐充实地工作和生活着。 现在回想, 铃兰妹妹有许多眺望大海的美照, 原来妹妹在思念远在故乡的父亲和亲人呐。 象七月妹妹一样, 我祝妹妹的司令加船长健康幸福!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谢谢假巴.
铃兰很简单, 上班专心并热爱着自己的专业; 下班, 其中一个爱好是写写划划, 擅长写情.

你太犀利了, 无论政评, 生物医学知识, 辩才 ....... 俺只剩下投向敬佩的一瞥.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呵呵,上了导读的散文诗,不简单啊!我的歪诗大部分都是讽刺和挖苦类的,所以永远也排不进导读。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的善解人意.
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呢, 习惯而已, 可能因为我是父亲的女儿吧 : )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呵呵,铃兰可千万不要为难啊。我只是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而已。马丁路德金不也是把他的梦想说出来了吗?至今不也没有完全实现吗? :)
你坐的这么挺拔是不是因为你是军人的后代,受过训练或潜移默化的影响什么的?哈哈。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哎呀, 群兄, 不要嘛, 你问我介个问题, 挺为难的呀, 俺心太软 : ) 可是, 由于某些原因, 不可以呢.

Anyway, 谢谢你的谬赞. 真情可贵, 友情万岁.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谢谢亲爱的七月.

父亲不过曾经是保家卫国大军中的一员, 写过不少关于他的文字, 都是些生活中的琐碎事儿, 他在家里很可爱, 我们一家连外婆在内, 全体都有绰号, 平时互叫外号或昵称, 只有在写文章时, 才正儿八经称呼 父亲母亲 : )
qun0 回复 悄悄话 赞铃兰的散文诗,赞铃兰的文笔,赞铃兰的父女情深。你爸爸也一定是非常喜爱你的。有一个这么聪明漂亮的好女儿你爸爸一定是非常自豪和幸福的。
又一次幸运地看到了铃兰美丽的背影,好像一个高傲的女神。:)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铃兰的正面照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祝你的司令船长爸爸健康幸福!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好美的父女情!让我更深一点认识了豁达、深情、侠义、浪漫的铃兰妹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