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我的茵表姨

(2018-08-01 15:44:56) 下一个

岭南有一间重点高校, 其员工宿舍区有一间旧的复式别墅, 住着一位留美的教授, 当年, 年轻的他从美国返回中国投身教育事业.

学校里他之所以引人瞩目, 却是由于他与妻子的两个悬殊:

1) 身高悬殊:  教授很高, 妻子很矮, 一高一矮俩人携手散步在校园里, 人们就知道这是谁了.

2) 学识悬殊:  教授学贯中西, 博学多才, 妻子靠扫盲班认识几个字.

与教授一起同期回国的同事, 为数不少离弃糟糠之妻再婚或者有小三. 然而, 他俩一辈子厮守, 情深意长.

他们育有二个儿子, 大儿子大弟结婚娶了阿茵. 有趣而巧合的是, 也是身高悬殊的一对, 大弟很高, 阿茵很矮.

教授的太太, 阿茵的婆婆是广东潮州人, 勤劳节俭厨艺了得, 爱丈夫爱儿子爱得无以复加, 伺候他们如皇帝和皇子, 可她骨子里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极其严重, 给予儿媳妇的待遇等同丫环.

阿茵上班离家远, 每天一大早起床吃过婆婆煮的早餐后, 坐 Bus 赶着上班. 大弟在校园里工作, 不用早起.

有一天, 出了门的阿茵发现忘记带一样重要的东西, 她折回家取, 当她轻轻打开家的大门之际, 但听婆婆在喊: 大弟, 起来吃早饭, 荷包蛋快要凉了.

阿茵在 Bus 上愈想愈疑惑. 天黑, 入夜, 盘问她的老公大弟: 每天你妈给你吃什么早餐?

大弟说: 牛奶, 鸡蛋, 叉烧肠粉, 橘子.

阿茵闻之霍地弹跳起, 手指直戳大弟的鼻尖: 你可知你的老婆每天早餐都是白开水就馒头 … … 本人是资本家的娇小姐, 我穿皮鞋上学时同学们都穿布鞋, 我下嫁给你, 你明白不明白? (她的父亲, 我的舅公, 五十年代携眷属从香港移居岭南, 将工厂和金钱无偿捐献给中国)

大弟拉着她去厨房, 悄悄的, 炒滑蛋给阿茵吃. 那个年代, 婆婆在后院养了几只母鸡下蛋.

及后, 她不解地嘀嘀咕咕: 大弟呵大弟, 怎么这段时间母鸡下蛋这么少呢?

婆婆炖了鸡汤, 叫: 大弟过来喝汤.

大弟问他的母亲: 留给阿茵了吗?

婆婆说: 如果她想喝, 就留呗.

大弟斩钉截铁地回应: 留! 我吃什么阿茵就吃什么.

阿茵除了吹吹枕边风, 从没有当面抱怨过婆婆一句不是. 婆婆病逝前, 是阿茵帮她洗了生前的最后一次澡.

以上是回国期间, 听妈妈的表妹, 我的表姨, 讲她过去的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谢谢王妃.
茵表姨个性开朗和大度, 对于老人家陈旧的思想和令人伤心的做法, 她选择原谅, 当然她的先生大弟很懂安抚她, 夫妻俩感情好, 抱团.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是呀, 大弟和阿茵感情深厚, 婆婆宠爱大弟, 他是个幸福的 buffer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住在一起还要观念一致,这一家君臣父子婆媳的位置被认同,夫妻感情也好,就过下来了,差一点儿都不会和谐。好听的故事!
zhige 回复 悄悄话 这位儿子/丈夫做得很好,是婆媳之间的润滑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