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发达国家共运与工运的歧途

(2022-08-05 13:35:19) 下一个

早在十九世纪末,工人运动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国际共运的一部分,因为共产主义运动以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国际共运很长时间以工人为政治力量的主体;另一部分是工联主义,或称工团主义,主要以工会为组织和领导,不谋求推翻资本主义,只为工会会员争取经济利益。如今发达国家工人运动的形式,主要就是工会。发达国家至今常有罢工事件发生,就是工运的表现。然而,如今工会也不仅仅是工人了,加拿大教授也入工会,凡是领取薪金的人都组织工会。工会也不局限于工人与私人雇主的阶级斗争了,教师工会,公务员工会,都是与政府谈判薪酬的政治力量,他们本身就是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层,但他们的政治运动以工会的形式出现,仍然属于工运一部分,而且,在欧美发达国家中,这还是工运重要的组成部分。

国际工运如今基本不存在了,工运都是各国自己的事情,没有国际联合。即便在一个国家之内,各个工会也未必联合。如教师工会和汽车工人工会可能就不会联合行动。而且,工运已经基本和共运脱钩,不像早期那样。部分工运最初是共运一部分,因为按照马克思阶级斗争学说、以及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说,工人叫做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是资本主义社会最主要的政治力量,如今工运不仅仅不是共运一部分,甚至与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划清界限,完全脱离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但这不妨碍工运依然是西方发达国家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加拿大各个政党精选政纲中,都言必称为了劳动人民的利益。无论新民主党、自由党还是保守党,所有政客都扬言要保护劳工利益。工运甚至走到共运的反面,比如英国工党首相布莱尔,就和小布什一唱一和,狼狈为奸,支持小布什非法侵略占领伊拉克。即发达国家的工运不仅不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共运一部分,而且已经沦为欧美帝国主义的帮凶。与英国工党相对应的应该是加拿大的新民主党,加拿大新民主党早年就是以工运起家。2018年加拿大无理逮捕孟晚舟的时候,有两个新民主党议员谴责了加拿大政府的错误,但很快被党鞭禁言,他们撤回了对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谴责,全党统一口径默许加拿大逮捕孟晚舟。这和英国工党首相支持小布什伊拉克战争是一样的。即欧美政坛上相当一部分的工人政治力量,欧美政坛上的大部分左派势力,也已经沦为欧美对外帝国主义政策的工具。加拿大共产党对工运的影响微乎其微,而且,是一个不入流的被边缘化的小党。新成立的人民党尚且可以在每个选区都推出自己候选人,共产党只是寥寥几个选区有候选人,议会中长期没有席位,甚至每年维持注册的政党都有风险,原因是党员太少,差点就达不到全国注册政党的要求。加拿大共产党也声称代表工人利益,为工人利益奋斗,但其对工人的号召力,远远不如特朗普。

按照马克思线性历史观,欧美资本主义最发达,最接近共产主义,欧美工人力量最强大,最有能力实现共产主义。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欧美工运成为欧美帝国主义的帮凶了的呢?实际上,今天欧美工运的意识形态,不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而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意识形态,那就是“自由、平等和博爱”。为什么欧美工运脱离了共运而与帝国主义同流合污了呢?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和代表最先进的社会进步的共产党何以与广大人民格格不入了呢?其主要原因,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政治诉求,在大工业生产时代的资本主义社会中与工人切身经济利益诉求相吻合,而今天则与西方发达国家工人切身经济利益不符,发达国家工人的经济利益与今天帝国主义全球政治目的相一致。不要认为英国工党力挺英美帝国主义政策就不代表英国工人经济利益,不要以为新民主党支持加拿大对外帝国主义政策就不代表工人经济利益,西方工运历史悠久,工人利益不是那么容易被欺骗的。当年美国排华风潮始作俑者就是爱尔兰工人工会,美国排华法案就是美国工会推动的政治结果。如果西方工运和共运步入歧途,那是思想认识问题,不是经济利益诉求错位。美国工人就支持特朗普上台。西方工运和共运步入歧途,是思想僵化的结果,是思想没有跟上全球经济政治格局的变化,是思维定势的惯性使然。西方工人的眼前经济利益,在大工业生产时代与共运意识形态相吻合,在今天金融垄断资本的国际社会中则与共运意识形态出现了错位。

第二次世界大战改变了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全球经济霸主易手,美国接替了英国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社会的霸主。自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英国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是宗主国-殖民地结构,即列强以划分殖民地的形式,每个列强自身的经济有性对的独立性,工人运动也因此以反对自己国家的资本主义为其政治斗争形式。第二次工业革命崛起的强权有美、俄、德日。美国第二次工业革命西扩,屠杀原住民,占领西部大片土地资源,建立了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美利坚合众国,这个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东部十三州宗主国和西部三十七州殖民地的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俄罗斯和美国一样,占领了西伯利亚一大片土地资源,仅中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侵占的满清领土就相当于15个法国领土的面积。即俄罗斯二次工业革命与美国相似,其经济结构也不是欧洲俄罗斯宗主国-亚洲俄罗斯殖民地结构。但日本殖民琉球,朝鲜半岛和东部三省,沿用了英国确立的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而日本和德国的海外殖民地,远远不足以支撑其工业大生产,因此有了一战和二战列强争夺全球势力范围划分的战争。比如英法战争结束以后,英国接管了法国在北美的殖民地,魁北克从法国殖民地变成英国殖民地。一战之前的战争,大多数是老牌列强之间,第一次工业革命崛起的列强之间,争夺殖民地的战争。而一战二战主义是二次工业革命的新列强与老列强争夺殖民地的战争。太平洋战争就是日本试图夺取英美在东南亚的殖民地的战争。

二战期间,民族独立成为世界潮流,民族要解放,国家要独立,是二战中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人民的重要的诉求。二战中民族独立的诉求得到苏联国际共运的支持,也得到美国全球利益均沾策略的支持。利益均沾是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的列强共识,即维持中国为统一国家,列强在中国利益均沾,而不是八国联军各分割一块殖民地构建列强的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这就是二战后美国建立关税条约组织(后来的世贸)基础。一个列强和中国签订了一个不平等条约,其它列强也得到同等的优惠待遇,就最惠国待遇,就是后来世贸规则。在面对第一次工业革命确立了优势地位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时候,美国和德日的策略是不同的,德日的打仗夺取殖民地,美国是要最惠国待遇,要利益均沾,无论是谁的殖民地,美国都要利益均沾。利益均沾策略,如今被称为自由民主策略(liberal democracy)。德日的攻城略地策略,是法西斯,这是全球共识。二战结果是德日法西斯失败了,美国自由民主成功了,成功第把老牌帝国主义的殖民地都变成在美国主导战后秩序中可以利益均沾的“独立”国家,所有这些独立的民族国家在关税条约下,也就是世贸规则下,让列强利益均沾,都自动成为最惠国。这套美国主导的二战后国际秩序取代了英国霸权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的二战前秩序,以关税条约(世贸规则)为基础,配以布雷顿森林体系,包括美元成为全球贸易结算货币,包括世界银行和货币基金组织。

二战以后,美国把产业逐渐转移出美国,以战后重建的马歇尔计划,把产业转移到欧洲和日本,再以雁阵模式,把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也就是二战独立的前列强殖民地。笔者见证了这场产业转移的历史。解放战争中战利品中,最好的战利品就是德国造的手表和相机之类。新中国建国以后,最好的产品就是美国制造,如派克钢笔。连开罐头刀也是美国制造的军用的好。八十年代后期出国,买了一块日本精工自动机械表,才十九美元,价廉物美。后来就有了七美元一对的韩国跑鞋,当年玩具基本都是香港制造。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北美还有血汗计件衣厂,不少80年代和90年代移民北美的华人都在血汗工厂干过计件工资的活。本世纪北美成衣业已经绝迹,商店里再也找不到加拿大制造的内裤和袜子了。成衣业从北美转到日本再转到韩国香港再转到中国再转到印度孟加拉越南。马克思讲的无产阶级是主要生产模式为大工业的产业工人。自从信息革命以后,全球化产业分工基本完成,产业工人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产业工人只占人口很小一部分。美国产业工人大约在2千万左右,占人口比例7%。 加拿大工会力量最强的,大概要属教师工会和公务员工会。笔者旅游到罗马,只能看到古斗兽场外边,进不去,因为公务员工会罢工了。

二战后美国资本主义从产业资本主义转变为金融资本主义,伴随着信息革命,美国经济空心化,产业基本都转移走了,剩下的都是技术垄断行业。财富创造的经济活动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商品消费的经济活动都集中在发达国家。本世纪初中国加入世贸以后,全球经济就完成了南北结构,美国金融垄断资本盘剥全球经济,北方发达国家剥削南方发展中国家。南北结构以中美为轴心,成为以中国制造和美国消费为代表性的全球经济结构。资本主义社会进入了金融垄断阶段,美国做为霸权国家以其金融和军事垄断剥削发展中国家人民。

发达国家的共运和工运还是以反对剥削为名,认为雇主与雇员的薪水制度就是剥削制度,他们罢工争取的就是更多收入更多福利,是发达国家工人的经济利益。但那是反对剥削吗?在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最主要的剥削形式是北方发达国家剥削南方发展中国家,是二战前的帝国主义国家以G7和北约联合起来剥削二战前他们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 全球财富的创造主要由南方发展中国家来完成,北方国家行使他们的垄断霸权剥削南方国家。如全球贸易,如今进出口贸易大多数以贷款来完成,即进出口商并没有财力也不愿意冒这个风险把货物自己买下来再卖出去,而是贷款买下货物转手把货物卖出去以后就还贷。这个贷款一般是5%利息。资金周转一次大约是半年左右时间。以美元为结算货币的金融资本从全球贸易中抽取了5%的利润。再有就是南北贸易剪刀差,利用技术垄断获取超额垄断利润,美其名曰价值链顶端。美国利润率高的是高科技公司,医药公司,薪水高的是工程师和市场营销人员。工程师设计发达国家市场需要的产品,品牌战略就是公司专注市场营销,收取品牌费。美国公司利润率高的不是产业,而是工程技术,市场营销和金融。发达国家市场上一美元的中国制造产品,只有一毛几分钱是给中国制造商的毛收入,其它八毛几是专利、品牌、利息、零售服务等成本。美国经济就是分赃经济,美其名曰叠落经济(Trickle-down economy),即富人以金融垄断全球洗劫来的财富,通过给这些富人的服务业层级分配到全社会。如索罗斯的收入,就是金融炒作而来,他的收入建立在发展中国家经济崩溃的基础上,如攻击泰铢把亚洲经济推入金融风暴,把亚洲经济打下去。他有他的会计理财服务,保镖服务,他有私家游艇和私家飞机服务,有豪宅房产,而为他提供这些服务公司和人员又需要生活,要去购物,上餐馆,上影院,上学等等,美国金融垄断的超额利润通过一系列服务员叠落到美国社会各阶层。美国70%的GDP是服务业,服务业不是创造财富的经济活动,而是分配财富的经济活动。马克思讲的剥削,讲的是产业工人受资本家剥削,讲的是财富创造过程中产生的剩余价值的分配。美国70%以上的经济活动并不是财富创造过程,而是财富分配过程。

美国有没有剥削?有。美国是全球最大的人口贩卖市场,这些被贩卖到美国的黑人黑户,其劳动强度之大和劳动薪金之低,就是一种剥削。他们的劳动所得,不足以养家糊口,只能养自己,不能形成劳动力再生产。但就算是这种剥削,也不在产业里的剥削,如性奴等,是在消费领域里的剥削,他们即不形成政治力量,也不在全球经济财富创造的主要生产模式内。还有一类在财富创造的生产领域里,如拉美以零时工签证到美国农场的季节工。他们的劳动收入,低于美国公民的贫困社会保险收入。即他们的劳动收入低于美国公民无需劳动的收入。劳动力密集型的农场劳动,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先进生产力,这些农场受剥削的季节工不属于先进的工人阶级。马克思理论中的无产阶级,是社会最先进生产力的主要生产模式中的工人阶级。美国今天这些被剥削的人在美国是被社会边缘化的少数群体,不是发达国家工运和工运的受益者。工会罢工提高的工资,不是这是黑人黑户和季节工的工资。工会罢工争得的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条件,难以惠及人贩子贩到美国的黑人黑户,也难以惠及到拉美季节工。

实际上,北美生活没有保障的群体,都不是工会会员,而是那些在餐饮业中没有合同的钟点工,他们长期处于半失业状态。北美最大的产业工会是汽车制造工人和钢铁工人。大学工会不仅仅包括教授,也包括许多工人。大学里一个上夜班的清洁工时薪17元,折合成人民币其收入也相当于中国的技术员甚至工程师的收入。工人有独立屋,有退休金,投资股票,住房条件在本世纪初相当于中国部长级条件。汽车制造业的产业工人时薪超过30元。钢铁厂只生产有技术垄断的市场价格高的产品,工人工资高,包含了北方国家剥削南方国家的垄断利润。而且,这些产业工人已经不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了。如今先进的生产力的高科技,是大批的程序员。 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信息时代了。发达国家工会势力很大,但已经不足以左右全球经济的生产模式。劳动密集型的大规模生产已经让位于高科技而不再是先进的生产力了。工程师技术员程序员才是现代先进生产力的劳动大军。以谷歌华为为例,其主体生产力就是程序员而非蓝领工人。因此,继续为工人经济利益而斗争的西方共运完全脱离了全球经济先进的生产力和主导生产模式。

工会在西方政治中已经成为一个利益集团,为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不惜损害公众利益,绑架公共资源为其自身物质利益服务,而且设置了就业门槛,成为劳动力市场的局内人,扭曲了就业市场,使得毕业生和青年就业更加困难,尤其是阻碍了新移民的就业,实际上成为北美劳动力市场白人隐性歧视有色人种的一种形式。记住,美国《排华法案》始作俑者就是爱尔兰工会。

恩格斯在给1888年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写的前言中有这样的表述,就是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即如果西方左派共运要为共产主义奋斗,就应该发对剥削,而今天全球经济中的剥削,主要表现为北方发达国家通过垄断利润剥削南方发展中国家。西方工运罢工争得的经济利益,并不是减少了全球经济体里的剥削,而是争取了西方工人分配到的剥削南方发展中国家的财富的份额,就是西方工人争得更多的剥削南方国家人民的剩余价值。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第一部分中写道,共产主义社会是物质丰富的社会,因此是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社会。也就是说,社会发展到了物质丰富的阶段,就应该进入共产主义。那么,什么时候才是物质足够丰富呢?西方发达国家是否已经达到物质足够丰富呢,是否还需要继续占有发展中国家资源,继续剥削发展中国家人民来丰富物质呢?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西方的物质足够丰富。如今西方社会问题和医疗卫生问题都源于物质太丰富。西方穷人健康水平较差,表现为肥胖症,是营养过剩,疾病为三高,是富贵病,是吃得多,劳作得少。西方很多经济活动是围绕这种物质太丰富引发的问题而来的。如健身房,减肥,减肥饮食等到一系列产业,都是为了应付营养过剩而来的。这是以增加消费来消沉消费过度引起的健康问题,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消费过度引发问题-又妄图以增加消费来消除这些问题。结果社会需求虚胖的旺盛,不增加人的实质福祉。另一个方面就是西方消费经济对环境的破坏。占全球人口5%的美国人的人消费全球30%的资源。如果这还不是物质充分丰富,则我们需要6个地球以上的资源来养活全球人口。占全球人口四分之一的发达国家人口消费全球四分之三的资源。如果这还不算物质充分丰富,那么物质丰富的社会需要3个以上的地球来养活全球人口。第一个方面说明发达国家物质丰富得已经成为社会的累赘,第二个方面说明物质消费的继续增加讲毁灭生态毁灭地球毁灭人类。

共产主义原则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发达国家的社会福利保障,教育医疗保障,就是按需分配原则。西方左派不应该在执着于物质利益的斗争,而应该在现有物质条件下,在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现有生活水平下,充分发挥每个人的潜能,各尽所能地为社会服务,以达到个人的自我实现和社会的和谐发展。如今西方工运的理由就是99%的人还没有过剩百万富翁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西方工人都有私家车了,为什么还要想私人游艇和私人飞机呢?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西方的社会问题,不是物质不丰富的问题,而是生活态度囿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要个人的利益最大化,物质已经足够丰富里还有争取更多利益,这就是资本主义的贪婪心态,资本主义的以拥有财富为傲的虚荣心,甚至包含了白人至上的潜意识,那就是白人的生活就不能过得比某些发展中国家的人的生活差。因此英国工党支持伊拉克战争,西方左派支持阿拉伯之春,把发展中国家人民都变成难民了,就有了白人的优越感了。爱尔兰工会是左派吧?爱尔兰工会是《排华法案》的始作俑者吧?他们是种族主义者。德国很多工人支持希特勒,美国很多工人支持特朗普,就是种族主义潜意识的行为。

所以,西方左派正确的指导思想,第一应该是反对剥削,反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剥削,就应该支持中国打破西方垄断,支持一带一路发展发展中国家经济,就应该反对美国霸权,反对军工集合体为了一己私利制造战争毁灭财富毁灭和平,反对金融垄断阻碍全球经济发展;第二应该要提高西方国家全体人民的共产主义觉悟,不要糟蹋财富,不要滥用物质。不要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人生目的,那不是共产主义的境界,那是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

工会罢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力量。能不能为反对佩洛西窜防台湾而罢工?能不能为反对北约东扩而罢工?能不能为支持一带一路而罢工?工会把持了社会垄断资源,如教育、医疗、交通等,其相关罢工完全可以影响国家外交政策。西方左派运动不要幻想保持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就能消除歧视,那是乌托邦,消除歧视只能改变资本主义社会,要改变资本主义社会,就应该消除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文化,就应该反对本国的对外帝国主义政策。

西方左派要完善社会,必须教育广大民众,唤起民众的共产主义觉悟,不能深陷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而不能自拔。发达国家科技先进,物质丰富,善用已有的丰富的物质需要新思想新文化,需要冲破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束缚。西方社会的物质条件已经具备,需要的不再是物质利益最大化的斗争,而是思想和文化的革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