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庸之不报无道

(2008-08-17 13:44:41) 下一个

此文是对2008816日春华社学习讨论中庸的一个小结。中庸学习讨论会由罗克召集,唵啊吽主持,飞翔主讲,无邪和润树在讨论中提出许多很有见地的观点。讨论在格林威治时间22:0023:00。会议学习讨论了中庸的第七至十章。这几章从不同角度强调实行中庸需要极大的努力。

 

中庸第七章:子曰: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护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 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这段的大意是说,人人都认为自己聪明,但是被赶到陷阱中也不知到回避;人人都认为自己聪明,但实行中庸总是不能持久。这里,“人皆曰予知”的“知”读去声,是“智”的通假。“而莫之知辟也”的“辟”是“避”的通假。这章说的是人们认为自己知道中庸了,但有些人并不是真的知道中庸,所以无法做到中庸。有些知道中庸了,但由于顾及到厉害冲突而无法实行,或者实行了而无法持之以恒。

 

中庸第八章: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弗失之矣。

第七章讲中庸难,那么难到要怎样才能合乎中庸呢?孔子用颜回做模范,说颜回实践中庸,每对中庸有所得悟,即时时刻刻谨慎按照中庸行事,没有丝毫懈怠。即合乎中庸的行为是长期修行的结果,不是一时一事的中庸就可以到达中庸境界。

 

中庸第九章:子曰: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这段的大意是说中庸的实行还需要很大的决心和毅力。即便是为了正义而分了权的君王,或为了正义而抛弃了高官厚禄的义仕,或者是为了正义赴汤蹈火的勇士,他们实行起中庸来一样会非常困难。

 

中庸第十章: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 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 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 道,至死不变,强哉矫!这段大意是说, 子路问孔子怎么样才是强者。孔子先反问说,你是问南方的强呢,还是问北方的强呢,还是有你自己定义的强?“抑而强与”的“而”通“尔”,是你的意思。“抑”就是“抑或”。孔子接着答道, 不依靠暴力而依靠文明关怀的教育,即便报复行为也合乎中庸,就是南方的强,是君子所要的强。视死如归刀枪相见的是北方的强。这里,孔子显然认为真正的强者让别人心服,而不是让人惧怕而服从。孔子继续说,所以,君子和而不流,就是强,中庸而不偏不倚,就是强,国家兴亡时,不改创业励志的精神,就是强,国家有难,不苟且偷生放弃道义,就是强。这里,孔子认为不因时代兴衰命运荣辱而改变心志的就是强者。这与“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相呼应,与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相印证。

 

什么是“不报无道”。不报无道与孔子的“以直报怨”差不多。今天可以理解为目的的正义性不能成为手段非正义的借口。比如,不应该在关塔纳摩监狱用水板刑等酷刑这样的非正义手段来实行保护美国国土安全的正义目的。中国人武装反抗日本侵略,日本投降后中国人没有杀害日本人,还抚养日军遗孤,就是以直报怨的一个例子。反抗日本侵略是正义的,如果连日本遗孤都杀掉就过优不及,不中庸了。

 

那么,武装革命和非暴力运动究竟哪个对呢?比如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运动是否就是神圣的方式呢?其实不然,甘地用和平手段反对殖民统治,是以德报怨,不是以直报怨。其成功不是非暴力运动的成功,而是英国在印度其它暴力反抗的压力下,和全球民族独立运动的大势下,在二战大英帝国自顾不暇的环境下,在印度建立一个最亲英的政权策略的结果。这有如日本侵略中国时如果有能力按计划退兵的话,一定是扶持汪精卫政权而不是扶持蒋介石或毛泽东政权,但这并不说明中国武装抗日是非正义的,而汪精卫的妥协就是正义的。同样,马丁路德金得到西方史学和舆论的推崇,并不是因为黑人地位仅仅靠非暴力手段就能够得到改善的,而是黑人也有暴力行为,即便到1992年洛杉矶还有黑人暴力骚乱。二战前资本主义社会陷入经济危机,而苏联经济欣欣向荣,二战后社会主义国家阵营扩大,在这些国际国内环境压力下,美国白人相黑人妥协了,然后把这种社会进步完全归功与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运动。这不代表西方就真的认为非暴力运动神圣,而只是在政治改良时依然尽量保护白人的最大利益。如果非暴力运动是神圣的话,美国就不应该在911后使用国家暴力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虽然如此,非暴力运动依然有其历史进步意义,如果能够绝对化和神圣化当然更好,如果得以实行,人类当即就可以进入无战争的社会。以中庸观点来看,美国911后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是过,马丁路德金以非暴力运动对抗垄断暴力是不及,都不中庸。

 

“和而不流”与“合而不同”一样,是一种中庸的观点。对“和而不流”的一种理解是宽容,即信仰不同,不妨碍相互尊重。在中国今天在国际政治中的“求同存异”就是这种中庸的外交政策。1971年中美联合公报开创了这个中庸外交典范,双方承认对方的不同观点和理念。

 

“和而不流”的另一种理解,就是君子思想超前了,但依然按照现行主流规范行事,在遵守主流规范的同时保持自己的信念和信仰,这是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的一个方面。人类社会的以运作,要求大多数人遵守共同的行为规范,如车靠右行,必须是大多数人遵守才使得公路有实用价值。但是,社会的进步,是靠小部分人偏离主流规范的原则来逐渐推进的。如果人人都对主流规范没有置疑地绝对服从,那么社会就不会变化,也不会进步。如前面提到的马丁路德金,他完全遵守当时白人压迫黑人的规范,对强制这些规范的法律完全遵守,但不放弃非暴力挑战现状,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和而不流”。但他没有提出新思想,只是坚持美国宪法的人人平等原则,对主流规范的虚伪进行抨击。推动社会进步的另外一种少数人行为,就是不遵守主流规范的违法行为,如劫富济贫等,对于这种暴力反抗的行为,它推动社会进步是有意义的,但是暴力过火了,做不到“不报无道”,就不中庸了,就是过犹不及了。如1992年洛杉矶黑人骚乱,黑人反对警察暴力是正义的,但是,反抗到掳掠烧抢韩裔杂货店就完全过火了,要烧就烧警察局吗。我们看到,推动社会进步有两种,一种是理念的挑战,用“君子和而不流”的行为。一种是行为挑战,挑战法律(法律是国家垄断暴力),这种暴力以“不报无道”为度,才是中庸的“强哉矫”。前者适用于和平演变,后者适用于暴力革命。文武之道,一张一驰,一阴一阳,用之有度,不偏不倚,即为中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