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二十一)中国万亿外汇储备

(2006-09-13 14:43:54) 下一个

国际政治结构是以各国在全球物质循环链中的位置来决定的。国际物质循环大势是循环的物质由南半球进入国际社会,然后流入欧洲、日本和中国等制造业国家,然后流入欧美消费国家,最后回归自然或终止循环而形成污染。

 

在国际物质循环中,今天有能力控制总体物质循环的是美国,美国制定全球贸易和金融秩序,其他国家在国际物质循环中只有相互依赖关系,各自无法主宰物质循环。所以,经济制裁只是美国独门手段,尽管美国社会社会对进口产品依赖程度很高,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对美国实行经济制裁。

 

按照物质循环的观点,国际政治可以大致分为三种角色:资源国家,制造业国家,贸易金融国家。资源和制造两角色是物资循环基础角色,贸易金融是维持这一物质循环的社会政治结构。中国改革开放四分之一世纪以来,已经由资源国家角色转变为制造业国家角色。今明两年是中国的关键年,是中国对世贸承诺开放金融市场的关键年。所以,中国万亿外汇储备是患少不患多。按照经济学观点,人民币应该大幅升值,降低外汇储备,但以国际政治而论,人民币大幅升值还要等待几年,要等到中国渡过金融市场开放这一关以后而定。这在国际政治中,关系到中国是被打回资源国家角色,还是进入贸易金融俱乐部的关键时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冷战时期,美苏争夺国际秩序的主导权,势均力敌近半世纪,最终以苏联解体而告结束,导致美国单边主义抬头,因为只有美国有此实力实行单边主义。欧元区的建立,是对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的一大冲击。美国先以南斯拉夫战争打击欧元,续之以北约东扩,使欧盟纳入东欧国家,将欧盟由制造业角色变为制造-资源双重角色,致使欧元因欧盟内部政治机制软弱而无法在国际政治中与美元争峰。在过去几年中,在美国连年双赤字的形势下,美元相对其它国家货币贬值近四分之一,虽然人民币紧盯美元看似中国吃亏,但这也只能是中国别无选择的唯一策略,这关系到中国是退回资源国家角色,还是进入金融贸易角色的关键一步棋。

 

资源国家曾尝试联合控制全球物质循环,在70年代建立了石油输出国联合组织,他们形成石油价格联盟,抬高了石油价格,使中东富裕起来了,也使欧美陷入经济滞胀状态。最后,海湾战争终于将石油输出国组织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贸易秩序,使美国经济走出滞胀状态。

 

如果中国与欧盟联合,则有可能主导国际物质循环中的制造业环节,这是西欧与中国共同利益所在。然而,近期欧盟接纳东欧国家过速,将原本与中国联手的趋势导向了竞争的趋势。所以,中国在国际秩序中近期还只能自强而无法指望与欧盟共建欧亚大陆市场。

 

最近世贸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僵局。南北对峙,实际上是美国与南半球对峙,是美国与资源国际对峙,是国际物质循环中贸易金融主导者与资源国家的对峙。中国、欧盟已经作为“利益相关”者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中欧在世贸谈判中只作壁上观。

 

今明两年,中国要以万亿外汇储备强渡金融市场开放的世贸承诺。中国已经在制造和国际贸易中立足,但人民币在国际金融中的角色与中国制造和贸易规模完全脱节,人民币不还不在今天的国际金融秩序中。人民币进入国际金融秩序是完成中国入世、加入全球分工的过程的不可或缺的一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