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

健康是自己主观控制的结果
正文

69岁开始读医学博士 72岁拿到博士学位

(2021-09-11 15:12:06) 下一个

转发下面这篇文章 鼓励自己追梦 读出来一个博士学位!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109/78483/12491.html

这周收到学院的邮电,被告知我的同事Jan退休了。说实话,心里咯噔了一下,说不出的滋味。Jan她终于退休了 ,在护理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超过半个世纪之后,终于退休。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惯例的退休party,Jan 就这样静静悄悄地从我们faculty的list 里消失啦。

第一次见到Jan, 是四年前我跟Jan一起教Adult  Health I 的lab sessions. 我们几个faculty 在开学之初聚在一起,讨论学生去医院实习的一些事宜 。因为我是新人,大家惯例相互介绍 。Jan 的自我介绍里 ,除了炫目的各种护理经验以及职位,还包括她目前就读于一所护理大学,准备拿她的DNP (Doctor of Nursing Practice) , 那时,她69岁。

四年前的我,还没有强烈的攻读博士学位的愿望。听了Jan的自我介绍, 我立马汗颜,69岁的Jan 在读她的博士学位;而我,虽然已经过了青葱岁月,但是比Jan是小了太多的啦。我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花花草草的顾虑,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和借口,不想去念我的博士学位呢???

更让我吃惊的是,Jan决定去读博,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更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为了去陪伴她的孙女。Jan有一个就读于医学院的孙女,那时候有些坚持不住医学院的残酷无情的学习竞争压力,萌生了退学的念头。Jan得知以后,并没有长篇大论的大道理说教;而是告诉家人,在感恩节的家庭聚会上,她要向大家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大家都以为她要宣布退休;因为这些年来,Jan 在每年的感恩节聚会上,都会跟家人念叨,想退休啦。可是,念叨了快十年啦,Jan还是在护理学院任劳任怨地带实习生,还坚持在教会和社区做护理方面的义工。

2017年的感恩节,在一大家子人正在酣然享受感恩节大餐的时候,Jan不紧不慢地从长长的餐桌的主位太师椅子上不紧不慢站起身来,声音不大不小地宣布:我决定去读护理管理博士学位,以69岁的高龄,陪孙女读博去。

一家人,包括孙女在内,以为姥姥不过是在聚会上说说而已,给孙女鼓鼓劲吧了。“姥姥,您,读博去?您应该退休啦。” 姥姥依然不紧不慢,笑眯眯地说,如果你坚持读完医学院,我就读个博士学位给你看看。大家,包括孙女在内,还是无法相信Jan的话,以为那不过是感恩节的玩笑而已。

可是Jan 说到做到,开始申请学校,开始去上课,开始忙于博士学位课程的读读写写。一家人知道 Jan这辈子,说话算数,说到做到,是他们那个庞大的家族里的第一个黑人大学生,第一个硕士生。她一直是家里兄弟姐妹以及孩子们的精神领袖和效仿的榜样。

Jan用自身的行动,告诉孙女,你能行的,只有你愿意去付出,只有你肯吃苦!于是,孙女跟姥姥每天电话短信相互鼓励,相互支持,快快乐乐地读博!

去年疫情期间,Jan 完成了她的博士学位。孙女也用以优异的成绩修完了医学院的全部课业,开始了痛并快乐着的实习医生之旅。

70多岁的Jan,看上去只有50多岁。岁月似乎格外垂青这位坚强的黑妹妹。疫情前我们见面,每每来了新的faculty,Jan最喜欢的一个游戏,就是让新人们猜她的年纪。看到大家张得大大的惊讶的嘴巴,Jan的脸上立马笑成了一朵秋日里最美的菊花。

是啊,到了退休的年纪,到了颐养天年的岁月,偏偏不信邪,要去读博。而读博,仅仅是为了激情陪伴自己的孙女!这样的普通人,是不是更值得我们歌颂啊。

站在自己的人生顶峰,隐退。普普通通的Jan,活出了自己的精彩自己的味道 !

当然,我还是被感动了!我还是被现实逼迫着被鞭子敲打着被功名利禄昧骗着也被心里某个角落的不甘心诱惑着,以青葱不在的年纪,走上了漫漫的读博士之路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