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历史的宿命?-----从创大总统和蒋大总统的排共说起

(2020-08-14 16:44:20) 下一个

共同对付旧军阀,国共本来合作得不错(显然在这个过程中土共也受益了),但蒋大总统视土共为心腹大患而力排之。412,开启撕砍模式。结果,土共越来越强大,国民党转进台湾去了。

70年代到80年代,共同对付苏联,中美也合作得不错(显然在这个过程中土共也受益了了),因为产业分工变化,中美合作一直延续到最近(多近?俺也说不清)。但创大总统突然视土共为心腹大患而力排之, 也开启撕砍模式。结果?----还不知道。可以知道的是,美国跟台湾发生了更为密切的联系,但显然不会转进过去。

可以推测的是,对创总来说,结果不会太理想。因为土共翅膀已经差不多硬到美国无法轻松搞定的程度了。可能还可以搞定,但机会比较小,即使搞定,成本又可能高到美国不愿承担的程度。

现在看,对蒋总统来说,更好的选择应该是当初的融共限共,限共融共,把土共吸到国民党里边来化掉。可能是蒋当时也极度自信,急于求成,选择了暴力消灭,结果反作用力太大,差点儿把自己搞死。

对比今天中美关系,可能美国更好的选择也是一样:接受中国,引导中国。这其实很容易,因为中国对美国的崇拜是从上到下的。如果采取融限方案,接下来美国至少应该有个30到50年的稳做老大,老二听话的神仙日子。可能是中国太大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太迫切了,老大不安了,整出个脱钩。脱钩本身不差(比如假造一个蜜月期,把中国的科技金融牢牢吸住,然后突然脱钩,中国会比现在难受得多),但现在的时机与手法都太差了:就这么东一耙子西一扫帚的脱,毫无章法,又容易打草惊蛇。已经警觉的中国当然会难受一点儿,但是克服起来相对容易。而中国一旦站稳脚根,就真的会成为另一极。对美国,很可能是坏处大于好处(看华为的例子就比较清楚)。

面对一个对手和面对一个老二,哪种情况更符合美国利益?

显然是后者,那为啥要选第一个?

安抚住老二慢慢修理,把老二逼反成为对手,哪种手段更简单直接容易振作?

显然是第二个。图眼前利益,图立竿见影,这大概是美国为啥突然要把中国变成对手的唯一原因。显然,这也是蒋大总统与创大总统的共同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