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天堂里人的模样------看看科学和宗教

(2019-10-22 07:04:02) 下一个

假如有天堂,假如人死后可以升入天堂,那么天堂里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是死后的样子?将死的样子?还是从生到死的那一瞬间的样子?

应该不是这些样子,因为听起来有点不太美好,不太像天堂该有的样子。

那么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的样子?那就乱了,不同辈分的人都一个年龄或者年龄可能倒过来,怎么知道谁是谁?人都不认识了,在天堂怎么相聚?

很有可能,天堂里人的模样是这样的。。。(不是本贴重点,略去)。

本贴的重点是:根据某种信念,越是美好的、长久的、本体化的东西就越抽象。生命如此,器物如此,作为如此,思维也如此。

思维怎么如此?思维从很多角度看都如此,比如俺日常琐碎心思比不上工作上的用心那么长久美好,工作上的用心比不上老板心思那么长久美好,老板心思比不上这个行当的学问与规律,这个行当的学问与规律比不上经济学,经济学比不上哲学,哲学比不上宗教,宗教比不上啥也没有(混沌的意思),啥也没有最长久,也最美好。

但这只是一种信念。人类还有一种信念,就是越丰富越具体越细致越好。这就是科学的信念。科学,字面意思就是分科而学,分科之学,就是细而再细,详而又详之学。意思就是科学是以具体细致精微为目标为特征。所以呢?科学从来不会停在任何一个具体的认知上,总是发展了又发展,复杂了更复杂。

在地球的某个部分,这两种信念都很重,重到互相冲突。科学的具体原则严重地违背了天堂的抽象原则。所以呢,我们就可以明白为啥早期西方宗教会迫害科学家而后期科学则毫不留情地大片地占领宗教的领地了----两者势不两立你死我活。

中国历史上没有这么极端的现象,因为中国古代根本没有这么激烈的冲突。中国没有这么激烈的冲突因为中国古代没有西方意义上的科学----没人可以迫害。之所以没有,是因为中国的 语  言  和   思   维,和  谐  一   致。语言和思维都以抽象为尚,为满足,不关心那些细致的差别(科学的基础)。一个严肃的例子,就是西方人追问羊年的羊是什么羊---到底是公羊母羊山羊绵羊老羊小羊家羊野羊-----而中国人好像从来都没想过---就是羊,抽象的羊,啥羊都行。俺觉得,这就是中国人心思平和没有科学的根本原因。一般来说,宗教也不要把异端打死,政治也不要对异族灭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