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里看美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万花筒里看美加,走马观花看世界。
正文

东北航空历史纪念馆携手湖南龙越,一起为34名东北籍空军烈士寻亲

(2018-08-24 10:20:51) 下一个

转发龙越基金会的一篇微信推文

近日,我们收到了东北航空历史纪念馆馆长李伟民先生的来信,希望我们协助一起帮助东北籍空军烈士寻亲。

 

自从上世纪80年代起,李伟民先生历尽艰辛,找到了爷爷李洁尘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的安葬地后,每年都到南京给爷爷扫墓,可是见不到其他东北来的为烈士扫墓的亲属。李伟民先生开始查找东北籍烈士的墓碑,并抄下了碑文。李伟民先生认为,烈士的亲属一定和他一样,由于当年烈士亲属在日本侵略者占领区东北,而烈士们在南方战斗牺牲,音讯隔绝,烈士亲属不知道烈士葬在了南京。

 

南京航空烈士公墓

 

从1990年开始,李伟民先生下决心帮助烈士寻找亲属。1995年,南京有关方面又对烈士墓进行了改造,新建纪念碑,又增添了36烈士,其中东北籍的烈士为54名。2015又增加9人,共计为63人。

 

经过28年的寻找,李伟民先生已经找到了29位烈士的亲属。到目前为止,还有34名烈士没有找到亲属。请关注转发,一起帮助寻亲。

 

作者:李伟民

日本投降时盟军1000架飞机编队翱翔

 

8月15日早上,经过媒体的支持、帮助、努力,我找到了第29位东北藉的抗日航空英烈的亲属,家住在辽宁凤城的刘静渊烈士的侄子刘恩民,并同他通了电话。走在前往纪念馆的路上,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多少年来,寻亲的往事一幕一幕展现在眼前。

日军递交投降书

 

那是上世纪60年代末,住在城里的奶奶坚持回老家务农,我劝她,你年纪大了,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在城市我爸爸养着你,等我上班挣钱也养着你。可是她下了决心非要回乡不可。为了照顾她,当时,正在读书才15岁的我,也随她回了老家。

 

到了农村以后,我参加劳动,遇到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乡亲,他们对我讲:“你是烈士后代,你爷爷是中国空军,开飞机炸日本出云号军舰,是打日本鬼子牺牲的”。我听了之后很震惊,空军当时就是国军,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我看到被挂牌子的“地富反坏右”就有国军的家属,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缴获日军的飞机

 

回到了家,我急切地问奶奶,你不是说爷爷在冯庸大学上学得病死了吗?记得一次我问奶奶,爷爷是怎么死的?奶奶是这样告诉我的。奶奶看我着急的样子,对我说,“你爷爷早年在冯庸大学上学,九。一八事变,他随学校流亡到了北平,以后参加了抗日义勇军,后来考入了中央航空学校,毕业以后当了空军。他是打日本鬼子死的呀!抗战胜利时,当时的民国政府曾找我,是乡亲从报纸上看到的。我带着你爸,到过沈阳空军司令部,知道了你爷爷牺牲的事儿,这事儿由于种种原因也就放下了。奶奶不就是为这事才回的农村吗!奶奶不敢告诉你呀!”

 

1972年,我被抽调回了城,参加了工作。后来,奶奶也被我接回了城市。我告诉奶奶,爷爷是在国共合作,联合抗战时牺牲的,是为国家死的,不用怕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奶奶经常和我念叨爷爷的事儿,对我说,找找你爷爷的事,我知道奶奶是想爷爷的。我结婚以后,一次,奶奶对我和我爱人说:“你爷爷的事儿搞不清楚,是奶奶一生的遗憾,我死不瞑目啊。”听了奶奶的话,我立志要把爷爷的事搞清楚。

 

可是到哪里去找啊,那些年档案馆、图书馆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可是什么也没有查到。1988年的一天,我看到《沈阳日报》刊登有个叫《中国大空战》的连续报道,介绍的是中国空军抗战的事,我拿着报纸,手是颤抖的,激动的心,是难以形容的。我每天把报纸拿回家,奶奶也看,奶奶说,“有你爷爷的同学、老乡阎海文,可是怎么没有你爷爷的名字,找写文章的打听打听。”

 

我也觉得这可能会有线索,妻子也说,“找写文章的打听打听,或许能有点线索”。我们费尽心思,只知道《中国大空战》的两位作战是南京空军的,找了2个多月,我还到南京去了一趟,也没有找到。没办法了,只好向《沈阳日报》打听,报社的一位同志热心地告诉我们,不要找作家了,找沈阳航空学院的龚业悌,他是原中国空军,他了解一些情况,报上登的事迹,很多都是他提供的。

 

之后,我和妻子坐火车来到沈阳 ,找到了沈阳航空学院,学院宣传部的同志接待了我们,告诉我们说:“龚老今天没上班,有事可到家里去找”。并告诉了我们他家的地址,我们找到龚老的家,敲开房门,一位和蔼的老人出现在面前。我说,“您是龚老吗?”老人说,“我是龚业悌”,并把我们让进了屋里。

龚业悌老英雄

 

我把和当律师的妻子编好的话,讲了出来,“受人委托,向你打听,是否认识一位叫李洁尘的原中国空军飞行员?”当时也害怕才这么说,龚老一听楞了一下,嘴里说道,“李洁尘,李洁尘是我中央航校六期的同学啊!”当时听到这里,我的表情很激动,眼睛里噙着泪花。十多年了,我到处查找爷爷的资料,酸甜苦辣,可是一无所获。如今,终于有了结果。龚老看愣了,便突然地问我:“你是李洁尘的什么人?”我说:“我是李洁尘的长孙。”

南京航空烈士公墓

 

龚老一把将我搂在怀里。那时,他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洁尘有后人哪,洁尘有后人”。随即立刻安排家人为我们做饭,还拿出保存的材料给我们看,告诉我们,我的爷爷葬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自己还有墓。当我回到了家,把这一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奶奶,奶奶激动的不得了,督促我去给爷爷扫墓。

 

1988年7月21日,我来到了背依紫金山,面眺长江,苍松翠柏之中的南京航空烈士墓,找到了爷爷的墓,把从家乡带去的土和酒,洒在墓上,代表家人尽了孝,封存了多年的记忆打开了。

李洁尘烈士

 

我的爷爷李洁尘,沈阳人,生于1914年6月26日,通晓五国语言。九一八事变后,爷爷伴同冯庸大学流亡北平,参加了到南京的抗日请愿活动,和冯大义勇军先后转战上海、承德等地抗日。在全国上下掀起的“航空救国”举动影响下,爷爷考入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第六期,1937年结业,成为一名准尉本级见习官。

 

1937年8月14日,爷爷从蚌埠机场起飞,飞临上海公大纱厂、汇山船埠及吴淞口上空,进攻日军地面和水面方针。其时,游弋于吴淞口至黄浦江面的日舰对中国部队有很大威胁。爷爷杀敌卫国,视死如归。在驾机进攻停泊于黄浦江苏州河口的日本水师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战斗中,他不畏敌舰炽烈的高射炮火和隐匿云层的敌机袭击,俯冲投弹,掷中日舰“出云号”,使之遭重创。有资料这样评价爷爷:“介入轰炸敌‘出云号’舰之役,勋劳殊多。”同年8月16日,完成当日进攻上海日军方针任务后,爷爷与战友卢敏配合驾机返回蚌埠加油后,筹备驾机去河南许昌执行任务。起飞时发动机故障,飞机坠地,两人不幸殉职。

 

经过我们家属的努力,在各级政府的重视下,1990年11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爷爷办了追认《革命烈士证明书》。当民政部门的同志来到我们家送爷爷的烈士证时,我哭了,这是喜悦的泪,是愧疚的泪。因为非常遗憾,此时,奶奶已经离开了我们。

 

记得小时候,因为那个年代物资匮乏,买粮、买菜都要站排,奶奶经常借邻居家的烈属证。一次,奶奶又拿着邻居家的烈属证不排队买了粮。我背着粮回到了家里,对奶奶发脾气。我说“奶奶,你总是告诉我们做好人,做好事,你借人家的烈属证买粮不站排好吗?”奶奶看我发了脾气,坐在床上抽烟,半天说了一句“你知道啥呀!”如今,爷爷的烈士证发下来了,奶奶孙子对不起你,错怪你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的清明我和家人都要去南京给爷爷扫墓。南京有关方面都举行隆重的祭奠仪式,可是,我很少见到东北的烈士亲属来给烈士扫墓,我心想,一定是和我们家一样,烈士的亲属们不知道烈士葬在了南京,由于当时东北被日本人侵占了,烈士们牺牲了,同家人的信息是隔绝的。于是,我下决心为烈士寻找亲属。30年来,在媒体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帮助下,每找到一个烈士亲属对我的心灵都是一次净化洗涤,都是一次最生动实际的爱国主义教育。

 

记得2011我开始在媒体上寻找烈士亲属,在锦州的报纸刊登烈士的事迹后,我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著名抗日英烈阎海文的家乡,当我来到了烈士的家乡,站在阎海文家的古榆树下,我同烈士的亲人,聊起了烈士的故事。

阎海文烈士

 

1937年8月17日,阎海文随同空军5大队21中队,执行到上海轰炸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任务,到达目标上空,阎海文立即投入战斗,俯冲投弹,完成了轰炸任务。这时阎海文的飞机中了敌人的炮弹,阎海文只好跳伞,由于风向,将阎海文吹到了日军的占领区。日军当官的高喊,“不许开枪,捉活的!”阎海文被包围在一块坟地里。阎海文手枪里有六颗子弹,先后打死了几个日本兵以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壮烈牺牲。

 

作者和阎海文烈士的侄子阎英忠

我又找到了在抚顺打工的阎海文烈士的侄子阎英忠。并同他一起于2012年清明,到南京给烈士扫墓。

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阎海文烈士的塑像

 

多年以来,我已经为29位东北藉的抗日航空烈士找到了亲属,可是还有34位没有找到亲属,他们是:

衷心希望读者朋友知道烈士亲属的线索,告知东北航空历史纪念馆,联系电话:电话024—22761202。

“东北航空历史纪念馆”位于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通航产业基地内,是东北地区最大的航空主题纪念馆。“东北航空历史纪念馆”依托辽宁省深厚的航空历史背景,突出“百年航空梦,承启中华魂”的鲜明主题,重点展示国共合作期间中国空军抗战史及新中国人民空军不同时期的发展历史;同时,兼顾展示我国民用、通用航空从零开始的艰苦开拓历程。

 

李伟民,现任东北航空历史纪念馆馆长,辽宁宇航学会东北航空历史研究会会长。抗日航空英烈李洁尘的孙子,为东北抗日航空英烈寻找亲属近30年,在媒体和社会的帮助支持下,已经找到29位烈士亲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央视“等着我”播出了“时隔74年侄女替‘二叔们’寻找家人”之后,我接到了不少观众来信,其中有一封来自东北空军英烈李洁尘的孙子李伟民。当我得知他几十年来为了帮助东北空军烈士寻找家人,非常感动!于是,将致力于“老兵回家”的龙越基金会介绍给他。现在,寻找东北空军家属已经在龙越立项,李伟民不会再独自一人苦苦寻找,他会得到许多热心志愿者的帮助。希望能尽快找到盼望已久的空军家人!
茅山道士 回复 悄悄话 民族的英雄,民族的骄傲!
WriteItOut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历史需要保护才能存留。相比欧美、日本的军人公墓(无论是己方还是敌人的),我们在维护水准上还差得很多,烈士陵园如同废弃的荒冢。为民族的存亡而牺牲的勇士应该得到民族最高规格的纪念。
小百脸 回复 悄悄话 真正的英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