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聚餐,就随便吃两口 (北京乎 一)

(2018-12-29 06:42:18) 下一个

2018年2-3月在北京小住,自然少不了和家人朋友出外大餐的场合。在这个打小“摸爬滚打”的城市,最亲切的其实莫过于溜达着四下走走,在小馆子里随意吃上两口。

淮扬府

算作“老夫老妻”情人节的约会。约会的英文词是“DATING”,老少皆宜。成家后特别是有孩子了,难得有两口子单独用餐或看电影,所以这些场合都称为DATING。

淮阳府的菜算得上精细讲究了。因为就两人用餐,只点了四道。响油鳝糊:爆油擦啦那一声为漂亮的色型添彩。略偏咸,太太不断制止我白嘴多吃。蒜烧大肠:大肠口感恰到好处,红色区别于京味的同名菜。蟹粉狮子头:这份偏“水嫩”了些,只因为本人更愿接受略紧些的口感。黄桥烧饼:再多些盐,馅的香味会更浓郁。

中午十一点开门就进去,座位自然没问题。上菜速度不快,但或许说明接单后现做?吃得很满意,商量是否再来,试试其它菜。

局气

和老朋友L有多年没见。他们两口子也是爱玩爱旅游,只是和他们玩法不同,不易同步。恰好都回国过春节,约在局气吃顿便饭。他们目前在中东某国做医学研究,一年有近两个月的假期。再加上地理位置之便,欧亚非洲到处游历,令我们羡慕不已。自然好奇在海湾地区生活,这便成为餐桌上的主要话题。这些年居然那里有了猪肉特供商店,真是让我吃惊。中东国家正在发生细微但或许意义深远的变化。

局气是北京菜,类似的餐馆光连锁型就好几“串”。菜谱上少不了勾起回忆的菜名,比如我们点的爆溜三样(腰花猪肝肉片),和太太最爱“炸丸子”。米粉肉也是从前吃过的,这一份味道上还保留一丝记忆的印象,但形状上算是升级版。“卤煮火烧”成为一道菜,味实在地道。但也是个加强版的:添了肥瘦相间的小炖肉,而火烧被撤了量。L最后把锅底给包圆了,我们只好计划着再来一次,两人吃他一锅子。

三道甜点:土豆泥做的“兔爷”形态可爱味道上乘;驴打滚表面豆面少了些;“煤饼”除了一把火让人小小激动一下,口味不到位,首先是蒸的欠把火候。比“小掉梨汤”做的低出几个档次。

仍然没有小二,只好要了瓶七两装,L和我对饮。剩下不少他揣上,晚上另一个饭局接着招呼。

仍然是没有素菜.......                        

兰溪小馆

从香山鬼见愁下来,是休息补充解馋的点钟。走进公园里中式庭院的松林餐厅:人多,满眼大桌,评友推荐前三名也有了宫保鸡丁。还是兰陵小馆吧!离着不远,出北门抬眼就能看到。

老酒烧肉一份,色泽诱人,口感尚保留些足量韧性,黄酒味足。甜味若减两成会好些。兰溪喂萝卜要着重赞一下: 白萝卜断成厚片,肉汤炖至松软但不失形状, 收汁后光泽通透;兰溪老鸭汤尚好但无惊艳。葱油拌面香气浓郁微甜,面条煮的火候恰好。服务生端上来随提醒多拌以免成坨,但仍发生了,好在不太严重。好奇是否餐厅应当帮客人做这体力活。

再加一壶梨汤,这一顿吃的舒心。菜量上对年轻人没准略少,不妨再多一份拌面。

和府捞面

在和府吃顿一个人的简单晚餐。

草本软猪排面:面煮得口感筋斗(有弹性),猪排肉嫩香,汤很鲜但多盐没法喝。草本这词很是诱惑,无奈不解其意。野菜春卷和烧饼均好,只是对烧饼内馅比较水湿接受程度较低。

晚饭点上店堂很快坐满。我对面墙上张贴着给店员的六项规则,用词很是直白,让我这顾客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第一次进这种带书架的餐馆,出于好奇仔细看看附近架子上图书种类。跟前恰好有主题截然不同的两本,“邓小平文选和时代漫画”,只好偷乐一下。看过不少食客点评,对书这个形式的装饰相当认可。和府店外有题字:“原汤养身,书房养心”。我琢磨着莫不是更多的“养眼”,或“仪式化”之养心?

呷哺呷哺

对于北京,我已经是个“外乡人”了。

“外乡人”就只好一点点重新熟悉这个曾经居住多年的城市,包括吃一口呷哺呷哺小火锅的涮肉。

非常喜欢这形式! 现代城市节奏中三两人,或干脆一人就餐(简餐)的模式。记得很多年前人大门口大排档里也有了小锅子,但哪里能和这里比:干干净净,即可以小规模热热闹闹,也可以“独门儿”闷头咀嚼。

要了个鲜菌汤的锅,咸淡合适,白口可饮,涮肉后煮出来的面尤其可口。一碟子羊肉,一碟子虾。羊肉欠些肥肉(怪我自己选错),但下锅前后的形状都好。虾尚好但似乎新鲜程度略欠。问题是我又高估了自己的食量,这虾蛮可以省略。

本次有素菜茼蒿冬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