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風細雨不須歸

中國人,愛國者。在國外看到國旗,熊貓的畫麵激動地要流出熱淚!
正文

我的邻居

(2021-04-22 20:43:00) 下一个

                     我的邻居张宝金

            从小我生长在一个离天安门一公里远的四合院里。这幢房子是房东张老爷解放前给打官司的人写状纸打赢官司赚来的。有五间北房。东西各三间厢房,南面还有东西2个小院,门口两个石刻兽,进门还有个影背。院子是青砖满地,栽了两棵树一是槐树,另一棵是香椿。从有记忆就是这个院子和院子里的人一同陪我成长。直到拆迁我离开这里迁到高楼去。

       我一上小学家里边就没有了保姆,我和做教师的母亲一块上下班。我的父亲在外地,很少回家。所以放了学我在学校就东溜达西逛逛,等了母亲开了会,完了事。母亲用自行车托了我走半个小时才到家。院里各家都灯光闪亮,只有我家的三间西屋是黑暗的。打开门,在冬天的夜里,冷冷的。既没有人气也没有灶火气。更惨的是我和母亲还没有吃晚饭,我们要生火再做饭。我是一个刚满六岁的小孩,上小学一年级。早就困得耐不住了,一心只想钻被窝就睡。趴在床上不住的打盹。母亲被烧灼的木炭的浓烟呛得咳嗽。我帮不上母亲,只有装睡。好一会。炉子烧红了,房子里开始暖和一点,炉子上的铁壶也有了响声。我的肚子止不住再叫,我还没有吃晚饭!我的母亲开始翻橱柜,找出可以做晚饭的材料。我心里有数,这顿晚饭能吃上也要八点以后了,心里像受了多少委屈,无限的酸楚!

     突然,有人敲门,沈先生,沈先生。。那是街坊张宝金的声音。开了门,她手里端了一大碗饺子,边说,快吃吧,别做饭太晚了!我听到此一咕噜爬起来,那饺子的香味早就让我垂涎欲滴了。在深冬的晚上,在我们母女忍受寒冷饥饿的时刻,张妈多次救济,端来饺子,面条,包子。使我们战胜寒冷,暖暖的倒在梦乡里。

      张妈在解放前是妓女。他家4个姐妹,3人从事这种活计。49年头解放匆匆嫁给了永定门火车站的搬运工王大爷。一辈子给东家扛活。到解放才有了媳妇,安了家。搬运工计件工资,每月都收入百十块,所以张大妈跟了他倒享了福,每天喝小酒,吃点牛肝牛肉。看到我和母亲风尘仆仆半夜归来,无吃无喝动了恻隐之心!同情我们母女的艰辛。此经历我永生难忘。

      今天我可以吃各种大餐,我可以走遍世界去尽情游览,尝鲜。但是我忘不了在很冷的冬夜中端给我们娘俩的那晚香喷喷的饺子,面条。人性可以如此闪光,让我永生难忘!张大妈和王大爷早已作古。后来拆迁也分开了,长大后我也没有机会去答谢给我们救助的两位老人!谁说妓女都爱钱?他们有人性,懂的同情,这才是人类最宝贵的情操。可惜现在的人基本丢光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快乐妈妈专业做 回复 悄悄话 挺感人的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