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My Lord: Please help me keep my eyes on you! Please help me be thankful!
Amen
正文

午夜惊魂 !

(2020-06-05 21:01:05) 下一个

         记得那年秋天,刚上初中的我,放学回家,惊悉我五爷受不了肺痨病折磨,自杀了。

         五爷的家在村东,我家在村西。五爷死后那几天,胆小的我,连村东头的菜园子都不敢去。自家的二楼, 就我一个人,打死也不敢上去。生怕碰到五爷的鬼魂。听大人们讲,刚死的人的魂魄,会在熟悉的地方到处游荡。

         在五爷下葬的当天傍晚,我爹我妈也不跟我商量,就将我当成天大的人情,送给刚守寡的五奶,要我晩上给她老人家做伴!

         我听了吓一跳。对我妈哭丧着脸说:“ 哎呀妈!我不敢去!”  我爹当时便拉长脸,一双大眼睛凶巴巴的瞪着我!偏偏我平时最怕他。

           爹的一双大手会拉二胡,凄凉的曲调能让听众哭得稀里哗啦。爹的大巴掌打在脸上,也能让人哭半天。我低下头,含泪答应。

           我妈感激的拉着我的手,往村东走。她一路上对我又是哄又是许愿,我却老是觉得自己是去送死似的。

           五奶家的屋门外,散了一地的鞭炮纸屑。近篱笆边有个倒扣的,沾满了白石灰的篾蒌子。屋前台阶旁边,还有一大堆已经烧成灰烬的纸钱。那薄薄的灰黑色的碎纸片,在暮色下,随着晚风四下里飘飘荡荡,象活的一样。又象有无数的鬼魂在争着抢钱。

          门里门外,充满了丧家特有的悲哀和凄凉。

        我妈将我一直送到五奶的床边,就丢下我回家去了。五奶的那从镇上回来的儿子和媳妇,则睡在二楼。

          一盏电灯孤零零地吊在天花板下,房间里的家俱在昏暗的灯光下,影影绰绰。特别是灯光照不到的阴暗的角落里,看上去非常可疑。我尽量避开眼神,手脚此时特别麻利地钻进被窝。

           偏偏我那活了六十多年的五奶奶,早就将床里边最安全的位子占了。五奶面朝里,一声不吭地睡觉。我连小脚趾头都插不进去。我虽不怎么好学,但是非常敬老敬长辈。即使怕的要命,也都默默地放在心里头。

           于是,我又爬起来。放下蚊帐,仔细地将帐脚严严实实地塞在床垫下,就是大活人也不容易扯开。然后呢,将被子蒙住头,卷曲着身子,面朝外,我怕自己的背后遭鬼摸一把。

          我的小屁股紧紧的挨着五奶的瘦腿,她老人家一动不动。我有点担心她也跟五爷走了,就故意往里挤。直到将五奶挤得哼哼唧唧的,我才放心。活人总是比死人更可靠呀!

          我躲在被窝里,心里想七想八的。五爷是吊死在他家的东厢房里,听大人们说橫死的人(也就是非正常死亡的),死后变成厉鬼。 好在五奶住在西厢房,我松了口气。但马上又想到东厢房和西厢房不是隔座山,而是只隔了间堂屋!那边有人咳一声,这边连咳后的余音都听得清清楚楚!我开始发愁,五爷生前拐棍不离手,那拐棍曾将他隔壁的狼狗,打得“ 嗷嗷 ” 直叫。

          周围是死一般寂静。我两眼瞪着 ,却啥也看不见,漆黑一团,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漏掉任何声音,我用小指头再将两耳朵掏一遍。集中我全部的精力,听着堂屋那边是否传来,拐棍敲着水泥地面,发出的 “ 哒一!哒 一!” 声。

          我也算是上了好几年的学,还从来没有这么集精会神,这么专注一件事。我的小脑子总是关注窗外。现在却不,我只操心堂屋那边。

           时间一长,被窝里是又闷又热,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活埋了?气都透不过来。那个时辰估计是半夜三更了,大人们总是说鬼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鸡叫前走。

          我犹豫了好久,终于壮着胆子,将被角掀开一点透气,顺便看看蚊帐外的动静。就只看了一眼,哎呀!我的妈妈呀!不得了了! 我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房间里的电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了。在寂静的昏暗中,我看见有一团黑影,伴随着一阵阴森诡异的冷风,静悄悄地飘进房里!静悄悄地!那团黑影有课桌那么大,乌云般的飘浮在天花板下。

           我两眼圆睁,心儿也夹着忙,紧跟着 “ 咚咚!咚咚 !”  的在胸口乱窜,直撞到我喉咙里,搞得我出气进气都难。 

            可怜的我吓蒙了。眼睁睁地看着那团黑影飘啊飘的,飘进了蚊帐里!然后从帐顶罩下来,直接往我身上扑下来!我立刻感到象是被巨大的石头砸中!吓得魂飞魄散。拚命地挣扎,拚命的喊爹喊妈!但我分明感到喊不出声音,四肢也被压的动弹不得, 想要哭也哭不出来。

            绝望的我感到自己今晚没救了,明儿班上,不!全校师生都会知道,他们肯定会为我哭得好伤心的。

           可能是我吓昏过去了,也就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恍惚惚的感觉到身上没有压力了,眼前那团鬼影突然间就没了。真正的来有影去无踪。我又可以呼气,大口大口地呼气了!我的手和脚也能动 。

          我用指甲尖掐自己的手腕,哇一! 好痛啊!掐重了点。侧身面朝外,又往床里边挤,又将五奶挤得直哼哼。我自己抱着自己,凄凄惶惶的。只觉那晩特别特别漫长,长到我怀疑白天不再来。

          后来我被五奶吵醒,才知夜再长天也会亮的。我一骨绿爬起来,二话不说,拔脚夺门而出,向村西狂奔。

          早餐桌上,我妈神神秘秘地告诉大家:“ 咋晩上五爷回他家了!” 我听了头皮发麻,手脚发抖。饭碗摔桌上,筷子掉地下,张开嘴巴,两眼瞪着我妈。

         我妈平时见惯了我大惊小怪的样子,因此看都不看我一眼。继续讲:“ 听五奶说她睡前,将五爷在东厢房的床,铺得很平展。早上起来,发现床铺被动过……

          我暗自吃了一惊,想昨晚上的那团黑影肯定是五的鬼魂!只是他为什么要吓我?我在他坟前也磕过头呀!

           过了好长时间我才想通:五爷可能是老糊涂了,把我当成五奶。他要吓的人其实是他老伴。听我妈说,五爷自杀那天,五奶走亲戚去了。

          半夜遇鬼的事,我谁都没告诉。因为我爹年年在大年三十那天,就在堂屋的墙壁上,贴出告示:童言无忌!!红纸黑字。说也是白说,没人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神仙姐姐,不怕不怕!大白天的没有鬼^_^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你个花儿,吓死人不赔命啊!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哈哈哈!机灵古怪的茶儿,又让你给逗乐了!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鬼故事:) 下次讲个笑话给菲儿听。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哈,是童言无忌:)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哇,是小说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