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My Lord: Please help me keep my eyes on you! Please help me be thankful!
Amen
正文

乞丐宝娃(一)

(2019-03-08 10:08:11) 下一个

           大冷天,少年宝娃盘腿坐在渡轮码头附近的,人行通道边的一块缺了角的砖头上。他双手插在袖子里,躬着身子,冻的全身发抖。脖子缩在瘦削的两肩里,抬头向从他面前走过的行人,哆哆嗦嗦地乞求。 

             宝娃戴着破绒帽 ,帽沿直拉到眉头下方。 身上穿着破烂不堪的 ,从垃圾里捡来的棉袄。棉絮从窟隆里钻出来,在寒风中摇曳。因单薄的身体挡不住刺骨的寒风 ,宝娃将从路边捡的龌龊的尼龙绳拦腰系紧。短了半截的裤腿,露出被冻成紫灰色的麻杆似的小腿。 赤脚套双露出脚指头烂污的破球鞋。

            快到午饭时间,宝娃的肚子饿得 “ 咕噜一 !咕噜一!” 的叫。昨晚睡在附近人家屋檐下的水泥地上,他妈的差点被冻死。 放在他面前地上的破碗里,只躺着几个冷冰冰的硬币。

             自从几个月前从家里跑出来后,宝娃很想念爷爷奶奶。年迈的爷爷奶奶心疼他,宠爱他。可年少的他为了芝麻大的小事,和爷爷奶奶顶嘴,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头几个月,宝娃还能在街头勉强混日子。到了年底,眼见街上喜气洋洋的办年货的人们,勾起了他回家的念头。 宝娃已在附近的长途汽车站打听过,他还差百把块钱就能买票回家过年啦。

           整天在街市混曰子,宝娃好歹也结识了个把熟人。这不,宝娃伸长脖子老远就望见光头哥,心下大喜。光头哥每天中午搭渡轮过江上班,每次都会给宝娃吃饭钱。 今天,宝娃想开口求光头哥多给点。

           光头哥哥神色匆忙地走过来,塞给了宝娃两张钞票。宝娃瞟了一眼手里的纸币,仰头望着光头哥,嘴巴张开着。见光头哥跟他点个头继续往前走,宝娃急了,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对光头哥的背影喊:“ 大哥!大哥!等一下!”

          宝娃讨好的凑到光头哥面前,吸溜着鼻子哈着腰,搓着手小心地问他:“ 大哥!往日你总给我二十块钱,今天为何只给一半?” 

            光头哥愉快地说:“ 小兄弟!我刚买了辆新车,近来手头上有点紧,所以只能给你买碗粥喝的钱。对不起啊!老弟。” 光头哥拍拍宝娃的肩膀,抬脚就走。

           宝娃眼见回家过年没指望了,心里很难受。一急之下,竟对自己五脏庙的恩人发脾气:“ 大哥!你怎么把我的钱拿去买车啦?也不跟我商量商量,真是的。下次再拿我的钱去买东西,我就跟你翻脸,不认你这个当哥的!”

           好心的光头哥这回听得两眼一睁一睁的,见宝娃小脸气得通红,闹糊涂了。 光头哥摸着自个儿的光头,心想:“ 咦一!我的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了?” 想不明白。眼角瞥见宝娃丧魂落魄的可怜样,光头哥懒得跟他计较,摇摇头转身就走,他还得赶去上班呢。

            想钱想迷糊了的宝娃追着光头哥,嘱咐他:“ 喂一!大哥。下次来,将这次少的钱补回来!别忘了啊?” 光头哥头也没回的对宝娃挥挥手,走了。

            宝娃心里窝火,没好气地飞起一脚,将路边看不顺眼的废弃的矿泉水瓶子,踢得满地乱滚。坐回到破砖头上时,宝娃又暗自怨自己命苦,怨世态炎凉,人情淡薄。讨不到足够的钱,意味着回不了老家过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难得清静这么有心。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专门找到这儿来补课。是我休博时花儿写的。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没爹没妈的孩子,可怜呐。
qun0 回复 悄悄话 唉,乞丐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可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