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夜行记(二)

(2017-06-01 20:34:50) 下一个

第二天开车到大弯曲国家公园。4点才可以入住。所以我们先开车去徒步。找了个1迈的路小试身手。

大女儿还觉得不过瘾,自己爬到一座小山上。

还不过瘾,我又陪她爬了一座小山。满天的风沙吹得我睁不开眼。想爬进一个大洞,有过攀岩经验的我面对陡峭的岩石,也是无能为力。

下来时,我走下来,女儿滑沙子下来,看谁先下来。我根本没有在意。回来后LD说:你也不知道让一点,你看你女儿失望的。。。

这个徒步小道和墨西哥一河之隔。所以去大弯曲要带护照,出来时要检查。好在我们的一位朋友去过,提醒我们。徒步小道一路上很多没人的小摊,卖3、5元钱的小东西。让顾客自己拿,钱往旁边的盒子里放。刚开始我们还奇怪,后来发现对岸草丛中坐了几个墨西哥人,还唱歌呢。其中一个纸盒子上写着:“给对岸唱歌的墨西哥人捐点钱吧。” 小女儿给人捐了1块钱。

去前我们联系过旅店,说下午四点才可以入住。快到4点,我们往住处开。入住以后,就开始换衣服,整理上山的用品:吃的喝的,还有8个手电,每人两个。我们准备在日落前登顶,9:00前回家。我们要爬的是大弯曲的最高峰埃默里峰(Emory Peak)。地图上标的距离是单程4.5迈。出发时看了下表:4:20。根据走溶洞的速度,要4个半小时。所以9点之前应该可以回来。公园警察告诉我们,曾有人看到过老虎和熊,所以晚上爬山一定要几个人一起,要有手电。公园里好多地方都有警示:小心熊和老虎。

大女儿还是那样,遇山就要爬

一路上遇到不少下山的人,其中有个人还好心地提醒我们:还有很多路,天黑之前肯定下不了山。你们带手电了吗?我们胸有成竹:“带了8个!”爬了一半,看路标才发现原来看的地图不准,我们走的徒步道应该是10.2迈,而不是9迈。根据我走的时间和速度,9迈确实不太合理。想加快脚步,但小女儿有点体力不支。我鼓励她:“你一定能爬到顶。如果真的走不动,我背也要把你背上去。”

渴了,喝口水

 

 

 

 

 

 

 

 

 

 

石柱前留影, 天还亮着呢

 

 

 

 

 

小女儿腿都软了

眼看就要到顶了,但天也越来越黑,而且还刮起大风,山顶附近风更大。离顶峰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天基本黑了,体力消耗又大,小女儿开始害怕了:“爸爸,我走不动了,我也不要你背。你和姐姐还有力气,你们去登顶,我和妈妈在这里等你们。”我再三动员也没有用。看着大女儿期待的眼神,我和LD商量一下,由我带大女儿用10分钟时间登顶。不管能不能到顶,10分钟之内一定返回。我和大女儿加快步伐爬了5,6分钟,山顶的两根天线都看得清了,也就是十几米远了。(回家后查了查,大约还有25英尺。) 还有十-几分钟,应该能登顶。但天越来越黑,必须打手电了。而且已经没有路了,必须手脚并用在一些大石头中间爬了。又爬了几分钟,进度很慢。我想再继续爬山风险太大了,我看了一下表,10分钟到了,回头对大女儿说:我们撤吧!我们恋恋不舍地打手电往顶峰看了最后一眼后,然后快速下山。我大声叫了一声小女儿的名字,没有回答。再叫一声LD,还是没有回音。我心里一紧,想起了老虎和熊。我让大女儿小心慢走,自己一路小跑下山,一边跑一边掏出隨身带的小刀,打开了。都说遇到熊要装死,但是如果我的家人受到伤害,那装死绝对不是一个选择,只有拼命!一来是因为跑步下山,二来是心情紧张,这是直觉得心跳得很快,好象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转过一个弯道,手电光下看到LD和小女儿坐在路边喝水呢。我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问她们:叫你们怎么不答应啊?她们说:没听见啊。可能山上风太大,逆风声音传不远。LD问:“你们登顶了吗?”我说天黑风大不安全,我们在离顶峰10米处回头了。LD说:小女儿一直在自责:是她走太慢耽误你们了。我紧紧地抱住小女儿:“你表现得很勇敢。不是每个10岁的女孩都能做到你所做的。” 等大女儿下来,全家会合。我看了看表:7点。开始撤退。上山时,小女儿常常要求休息、喝水。天一黑,她大概有点害怕,反而不断督促大家快走,连停下来喝水都不愿意。人一旦有了危机感,好象就不知道累了。上山用了2小时40分。下山本应快些。可是天黑走快了有危险,所以估计10点才能到家了。这时我开始考虑最糟糕的情况:我们带了足够的水和食物,首先不能没电,其次不能出安全问题。为了省电,我把我的手电关了,一手拉着小女儿,俩人一起走,合用一个手电。不但省电,万一她要摔倒我可以扶住。事实证明这一决定非常英明。一路上她大概四、五次差点摔倒被我拉住。我原来在国内上学时曾经两次半夜爬华山,月光下很多时候手电都不用打。但那天不巧,正好有云挡住了月亮,一点月光都没有。一个小时过去了,手电还有电,我松了口气:电池肯定够用了。我们带了8个呢。走了一会儿,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了:我们停下来喝水,小女儿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摔倒了。她自己连连说:“我没事,我没事。”我不放心,赶紧看她膝盖,好象是没破。(第二天,看到一大块青紫!) 我估计了一下,最多还有一半路。实在不行,我应该可以背她下山。不过那样速度可能会很慢。又走了一会儿,就听LD一声“啊呦”,脚葳了。我赶紧扶她坐下,心想:“这下麻烦了,要背她下去可不容易。”还好,歇了一会儿后LD站起来试了试,说没事。更让人高兴的是,走了一会儿,看到不远住处的灯火。为防止出事,我们把脚步放慢了点。时不时的我们还停下来,抬头看看夜空中的星星,回忆一下前一天星星晚会学来的各个星星的名字。小女儿也不再害怕,说她要把这段“探险”经历写成小说(当作家是她的梦想,但愿她能够梦想成真。) 我跟她说:“爸爸以前爬过一座山,叫华山,比这山要高一倍多,也是夜里爬。如果你的体力再长一点,我们夏天时回国去爬。”她说:“那我和姐姐一起训练吧。” 大女儿要参加一个小孩的铁人三项比赛,游泳没问题(她在游泳俱乐部里练过5年),跑步由我负责训练。从1迈开始,目标是5迈。这下好,姐妹俩一起练,能跑5迈的话华山就不在话下了。说着说着,就到营地了。看看表:9:15。饭店已关门,又吃了顿方便面。第二天睡到自然醒,起来后又是一顿自助餐。以Emory Peak为背景照了几张相。背景里的石柱依稀可见(右上角)。小女儿说:“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没有登顶。”我说:“等你们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再带他们来吧。”心里一算:那得二三十年以后了,我该七十多岁了,到时候拖后腿可能是我了。

这次旅行共5天,以徒步为主(共走了16迈)。全家玩得高高兴兴。只是我的体重长了5磅!(三顿自助餐,运动量又不大,长体重是自然的。) 

怀着对熊的恐惧,在黑夜中行走,使这次徒步成为一次终生难忘的经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flower' 的评论 : 嗯,那次以后没有带家人一起去'探险'。
flyflower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惊心动魄的。还是安全第一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