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什么要用马甲

(2019-03-23 14:36:07) 下一个

因为我想骂人了。

 

看到一个混人,气血上涌,脏话涌到嘴边。不骂吧,憋回去,那要落下一生的毛病。骂吧,爷也是一号人物,睥睨天下久矣,脏字一出口,从此谁还信我高大上。有了,马甲,上马甲。换个马甲换人生,换口气,换脾气,骂完就撤,让别人猜去。最会骂人的鲁迅,为了躲避国民党反动派各种宽容的轻责,量产马甲一个连。我没那么大骂性,两三个别名总该有吧。

 

有人一根筋,不懂圆融,不会变化。比如城里某名博,女,才情十足,一日来了小姐脾气,用了two words and one finger。虽然是个低俗的城,可来往的都是读书人,英文包装纸一戳就破,里面的真货和北京人的“wocao”和南京人的“BDZ”并无二致。女神跌下神坛,损失大了去了。(她哪来的one finger?)

 

基本上,活到一定岁数,稍有悟性的人都能明白,人的一生没有多少意义,不尽风流归于尘土,无上辉煌埋于野冢。更可恶的是,每个人都有ID,在现实生活中属性稳定,不可改,不能改。憋屈啊,换个马甲透透气。

 

那今天该骂谁呢?骂两个观点。

 

观点一,善良战胜邪恶。本城有良知的圣人们如是说。但逻辑奇葩,因为没有善良的话,只能以恶还恶,最后恶恶相报,万劫不复。典型的用结果倒推原因,一厢情愿。傻白甜们坚信,只要我对你好,你必然对我好。难道不知道:人性本贱吗?

 

事实上,一个好人,一个坏人,怼上了,如果两人力量相当,赢的肯定是坏人。坏人不在乎操守,不限于底线,使出的招数更多更狠,好人自然是打不过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我猜是智商的问题。所谓的情商,只是智商不够时的补丁,亮了面子,烂了里子。

 

短短几天,不党不群的思韵委屈地走了,卓尔不群的山人也在休博的边缘。如同劣币驱逐良币,邪恶放逐善良。

 

对付邪恶,善良是不行的。城里藏龙卧虎,有文史哲大家,抛出了可怕的办法:

 

观点二, 更大的邪恶战胜邪恶。我吓得一跳,世界如此黑暗!邪恶不可避免,而更大的邪恶以正义的面目尾随而来,我们还怎么活啊。

 

牛人光圈大,炫目,我不敢否定。翻翻历史,还不得不承认,这句断语是被反复验证过的。在太平盛世,人是各种动植物的噩梦,撒旦里的撒旦,日渐凋零的生物圈以微弱的呻吟作无谓的申诉。在战争乱世,种族之间互为恶魔,砍伐杀戮,罗马的废墟讲着与希腊的残柱同样的故事。

 

人类有一个优点:能编故事,会讲理由,自圆其说的同时让别人背锅。二战让希特勒背。希特勒太low,这锅不冤。那一战呢,韩战呢,再往前的,满清帝国呢,蒙元帝国呢,再再往前的,古罗马呢,古巴比伦呢?他们的肆虐或灭亡,都缠着同一个字:“恶”。

 

但这个“恶”是不可避免的。人是动物,生存第一。没有这种本能,就没有人类。人又是独立个体,只能从自己一个人的认知判断生存方向,在利益与别人冲突时,第一反应就是保护自己。换到别人的角度,看到的很可能是一种恶。

 

似乎与我们的生活经验不符,明明现在是先进文明,良知社会,大谈特谈“恶”实在不合时宜。只能说,我们是幸福的一代,有强大的美国,强大到不可撼动,实力碾压其他一切“恶”势力。在物质饱和后,人作为利益动物的本性追求更大的精神满足感,这也是一种利益的变异,于是良知出台了,施舍面世了,善意满天飞了。

 

有一句很绕的话:你能确定你要表达的善意完全等同于别人接受到并能理解的善意吗?可知,黄鼠狼还给鸡表达过善意呢。这里没有贬损的意思,只是想让你从鸡的角度审视一下好心,如果你不想让鸡把你误作黄鼠狼。昂格鲁撒克逊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并不久远,十字军东征的历史还写在书里,得胜者可以选择忘记世仇与原罪,失败者呢?他们会多个心眼,几重质疑:

 

1. 你的祖上把我打得奄奄一息,你现在的善意是赎罪吧?

2. 要不就是大灰狼,善意是假的

3. 你还盯着我家的石油,示好是想偷我的宝贝

4. 你只是想自我满足,获得精神优越感,要我配合演戏

 

好吧,证明我是一个好人,比证明我是一个坏人,难得太多了。父母对孩子说,我是为你好。孩子阅历浅,不领情,还劝父母,省省吧。

 

一个不好的消息,美国越来越不强大了,相对的。原来的善意遭到更多的质疑。这个时候,再把街上的流浪汉领回家养着,问过你家媳妇吗?

 

善意不是一种单方的意愿,而是一个交互的过程。这个交互,需要给予方有足够的智慧去讲对方明白的话,足够的手段去支撑自己出口的承诺。善意是行动,是混杂着自私与智慧的手腕。与其把流浪汉领回家,不如告诉他街角小饭店要帮厨,管吃管住。

 

战胜邪恶的不是善良,而是更大的力量,这个力量与良知无关,与智慧有关,其表现还有可能是更大的邪恶。

 

城里混久了,最怕两件事,一是土匪讲道理,二是圣母流眼泪。前者无良,后者无用。颇具喜感的是,土匪开始给圣母讲道理了。

 

城,是一个喜剧之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别那么悲观。思韵已经回来,山人也会的。总得让人有点清静的时候。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可以不用“被驱逐”,但结果就是消失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看你的文风,应该是文锋,猜出你是谁了。文章写得犀利,一针见血。是个明白人。幸运的是,良币(比如你提到的思韵和山人)也没有那么容易被驱逐。还有小白兔成长为胜利女神的那一段的确好看。新的一季快开始了。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深刻!

希望多听到高人发言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劣币驱逐良币,:((
亚特兰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不褒不贬,直抒胸臆。
你还是圆通的,没有一巴掌拍死我。你的姐妹可不是这样 :)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lol,你这到底是褒我还是贬我,还是褒贬通吃?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女神”,女神这个词配给网络上“几根筋,懂圆融,随机应变,明则保身“的需要关注的女性ID,才合适!

不过你骂的那两个观点我倒是赞同的,文章也写的犀利,很有读头!最后的结论”城,是一个喜剧之城“有画龙点睛之功效。:)
亚特兰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已经上了水泊梁山,还羞羞答答的。枉叫一叔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我现在对土匪这个词敏感,你小心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