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个人资料
yongbing1993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毛泽东铲除雇佣军阀劣习

(2020-10-21 11:47:47) 下一个

毛泽东铲除雇佣军阀劣习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史上,在毛泽东主持下,中国共产党初创的第一支武装力量,  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于1929年12月28日在上杭古田村举行。会议期间,毛泽东作了政治报告,朱德作了军事报告,陈毅传达了中共中央的指示。与会代表一致通过毛泽东起草的八个决议,总称《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也就是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毛泽东重新当选为前委书记。古田会议被中共党史称为“人民军队建设史上一座光辉的里程碑”。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总结了红四军成立以来部队建设的基本经验教训,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决议指出:“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特别是现在,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

古田会议是一个有开创意义的光辉界碑。《古田会议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明确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使命任务,指明了把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革命军队建设成为新型人民军队的基本途径,从根本上解决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建设军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由此人民军队得以脱胎换骨,耀世而出。

在红军初创时期,围绕着如何建设新生的人民军队的问题,红四军党内一度存在着种种错误倾向。有的不知道红军和白军在性质上有什么根本区别;有的认为红军只管打仗就行,不必做什么发动群众和根据地建设工作;有的热衷于攻打大中城市,不想在偏僻的乡村山区发动和依靠群众作艰苦的斗争;有的迷恋“山大王”式的流寇生活方式,主张“走州过府、流动游击”,不愿意在艰苦的农村环境中做建党建政的工作,等等。毛泽东旗帜鲜明地批判和纠正了这些错误思想,体现了毛泽东在人民军队早期建设实践中所形成的科学认识。军事和政治的关系,是人民军队建设最基本的范畴。针对中国共产党内存在的单纯军事观点,毛泽东明确指出:“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如果“离了对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就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是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这一精辟论断,科学地阐明了红军的性质和使命任务,指明了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方向。

战争的现实反复证明,一支军队由谁领导,决定其阶级性质和发展方向。中国革命走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首要的问题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军队的问题。舍此就不能建成真正的人民军队,就不能完成共产党赋予军队为穷苦大众的历史使命。古田会议之前,在红四军内部发生的“两个一切”和“前委”与“军委”关系的争论,其实质就是党要不要领导军队以及如何领导军队。之所以会出现这场争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中国共产党在军队内的组织机构不健全。军队里的军官们还是按旧式年队管理,  根本没有将共产党放在眼里,  作为旧式军队里的"监军"摆个样子,  也就不了解共产党为劳苦大众打天下的信仰。毛泽东最重要的贡献之一,就是从根本制度和组织机制上对这一问题给予了正确解决。毛泽东指出:“党对军队工作要有积极的注意和讨论。一切工作,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去执行。”毛泽东将这一认识转化为具体规范,通过健全党在红军的组织机构和领导体系,建立了以党委制为核心的根本领导制度。一是确立了党委的核心领导地位。强调党的领导机关要成为“领导的中枢”;党委不仅要领导党的建设和政治工作,而且要领导军事工作。二是进一步健全党的组织系统。在保持前委、纵委、营委的同时,规定军及各纵队的直属队,均组织直属队委为最高党部;规定“每连建设一个支部,每班建设一个小组”。三是明确了党的组织原则。强调在组织上“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强调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少数人在自己的意见被否决之后,必须拥护多数人所通过的决议。除必要时得在下一次会议再提出讨论外,不得在行动上有任何反对的表示”;“一成决议,就须坚决执行”。以《决议》的形成及其在红军中普遍实行为标志,以党委制为核心的党领导军队的一系列组织制度在红军基本成型,从而实现了军权由军长师长个人掌控到革命政党集体掌管的飞跃。这在中国解放军建制史乃至世界军队建制史上古今中外都是一个伟大的制度创新,在红军建设史上更具有脱胎换骨、凤凰涅槃的意义,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基础性的制度安排。

同时把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和进步的政治思想贯注于军队之中,用以武装党员和官兵,是毛泽东建党建军思想的核心内容,也是《决议》的一个显著特征。这里强调的是这是毛泽东思想而非什么集体思想!   朱毛朱毛不可分,  但在当时朱是不同意毛的的。经过反复争论吵架辨论后再经战争的血的教训朱才同意毛泽东的主意。所以根本不是什么集体思想。《决议》着眼用马克思主义和党的路线方针教育部队,分别从加强党内教育、士兵政治训练和宣传工作三个方面作了精辟论述。关于党内教育,毛泽东指出:“红军党内最迫切的问题,要算是教育的问题。为了红军的健全与扩大,为了斗争任务之能够负荷,都要从党内教育做起。” 《决议》明确了10项党内教育的基本内容,包括政治分析、上级指导机关的通告讨论、组织常识、红军党内八个错误思想的纠正等。《决议》指明了党内教育的基本方法,包括阅读党报、政治简报,召开政治讨论会,开展批评,适当分配党员参加实际工作,等等。《决议》创造性地提出了通过开展党内教育和互相批评来解决党内矛盾、克服各种错误思想倾向,使党员的思想和党内生活都政治化、科学化的方法,对军队党的建设影响深远。关于士兵政治训练,《决议》规定了19项内容,包括目前政治分析及红军的任务与计划、土地革命问题、武装组织及其战术、三大纪律建设的理由等;同时指明了教育的方法,主要有上政治课、早晚点名说话、集合讲话、个别谈话等,并特别强调了启发式的教授法。《决议》所昭示的必须注重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军队的建军原则,具有穿越时空的永恒的意义。

红军创立前的旧军队,广大士兵处于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官兵之间是雇佣关系、猫鼠关系。初创时期的中国工农红军,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军阀主义、封建主义、雇佣军队劣习的残余。早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就提出了“中国不仅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的伟大思想,并在部队内部建立民主组织和民主制度。这一新思想新制度的施行,使红军面貌一新。《决议》的重大贡献就是使红军内部民主制度从建军原则的高度确立了下来并初步定型。《决议》发扬无产阶级民主精神,将民主主义贯彻到处理红军内外部关系上,奠定了红军政治工作“团结自己、战胜敌人”总方针和“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三大原则的思想理论基础。在官兵关系方面,毛泽东指出,在政治上“官兵之间只有职务的分别,没有阶级的分别,官长不是剥削阶级,士兵不是被剥削阶级”,官兵生活平等;官长要爱护士兵,关心他们的政治进步和生活状况,保障士兵的民主权利,尊重士兵的人格;坚决废止肉刑、废止辱骂,优待伤病兵;发挥士兵委员会的作用,维护士兵权益,密切内部关系。在经济上,实行经济公开及士兵审查制度。

《决议》关于正确处理军队内部关系的原则,是人民军队性质和宗旨的重要体现,是提高和巩固部队战斗力的重要法宝。在新时代,弘扬《决议》这一优良传统,必须恢复和发扬我军尊干爱兵的优良传统,各级领导和机关干部带头下连当兵与官兵实行“五同”,做到知兵、爱兵;要搞好官兵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的专项整治,纠治发生在战士身边的不正之风,严肃查处在入党、考学、选改士官、学技术等方面处事不公,吃拿卡要、侵占士兵利益等问题;要按照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深入开展反腐斗争,既打 “老虎”又打“苍蝇”,坚决惩治军队中存在的各种腐败现象。

毛泽东旗帜鲜明地反对主观主义,是《决议》最重要的理论亮色之一。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主观主义,在某些党员中浓厚地存在,这对分析政治形势和指导工作,都非常不利,其必然的结果,不是机会主义,就是盲动主义。”着眼于纠正主观主义,毛泽东强调,要“教育党员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去作政治形势的分析和阶级势力的估量,以代替主观主义的分析和估量。”、“使党员注意社会经济的调查和研究,由此来决定斗争的策略和工作的方法,使同志们知道离开了实际情况的调查,就要堕入空想和盲动的深坑。”古田会议后不久,毛泽东就又写下了《反对本本主义》这一光辉著作。这是毛泽东非常珍爱和重视的著作。在这一著作中,他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调查就是解决问题”的著名论断。

毛泽东这篇《决议》连同其“姊妹篇”《反对本本主义》,所开创的党的坚持实事求是、注重调查研究的优良传统,所运用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分析和解决问题的科学方法,为中国共产党树立了光辉典范。毛泽东思想就是毛泽东的思想,   而决不是什么集体智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