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美国没有种族歧视和政治犯吗?

(2019-09-26 06:03:40) 下一个

美国没有种族歧视和政治犯吗?


在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黑人共一千九百余万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一。他们在社会中处于被奴役、被压迫和被歧视的地位。绝大部分黑人被剥夺了选举权。他们一般只能从事最笨重和最受轻视的劳动。他们的平均工资只及白人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他们的失业率最高。他们在许多州不能同白人同校读书,同桌吃饭,同乘公共汽车或者火车旅行。美国各级政府、三K党和其他种族主义者经常任意逮捕、拷打和残杀黑人。在美国南部的十一个州,集居着美国黑人的百分之五十左右。在那里,美国黑人所受到的歧视和迫害,是特别骇人听闻的。

美国黑人经历了长期的反对种族歧视、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的群众性斗争,才有了今天的现状!    而今天的美国黑人和白人完全平等了吗?   美国黑人还在继续地抗争的路上!   前任美国黑人总统奥巴马曾说,  完全平等的路还很长!

美国黑人斗争的迅速发展是美国国内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表现,引起了美国统治集团日益严重的不安。肯尼迪政府采取了阴险的两面手法。它一方面继续纵容和参与对黑人的歧视和迫害,甚至派遣军队进行镇压;另一方面,又装出一副主张“维护人权”、“保障黑人公民权利”的面孔,呼吁黑人“忍耐”,在国会里提出一套所谓“民权计划”,企图麻痹黑人的斗志,欺骗国内群众。但是,肯尼迪政府的这种手法,已经被越来越多的黑人所识破。美国帝国主义对黑人的法西斯暴行,揭穿了美国的所谓民主和自由的本质,暴露了美国政府在国内的反动政策和在国外的侵略政策之间的内在联系。

 在当时的新中国是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

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声明[1]

(一九六三年八月八日)

 
现在在古巴避难的一位美国黑人领袖、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北卡罗来纳州门罗分会前任主席罗伯特·威廉先生,今年曾经两次要求我发表声明,支援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我愿意借这个机会,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的斗争,表示坚决的支持。

美国黑人共一千九百余万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一。他们在社会中处于被奴役、被压迫和被歧视的地位。绝大部分黑人被剥夺了选举权。他们一般只能从事最笨重和最受轻视的劳动。他们的平均工资只及白人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他们的失业率最高。他们在许多州不能同白人同校读书,同桌吃饭,同乘公共汽车或者火车旅行。美国各级政府、三K党[2]和其他种族主义者经常任意逮捕、拷打和残杀黑人。在美国南部的十一个州,集居着美国黑人的百分之五十左右。在那里,美国黑人所受到的歧视和迫害,是特别骇人听闻的。

美国黑人正在觉醒,他们的反抗日益强烈。近几年来,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的群众性斗争,有日益发展的趋势。

一九五七年,阿肯色州小石城的黑人,为了反对当地公立学校不准黑人入学,展开了剧烈的斗争。当局使用了武装力量来对付他们,造成了震动世界的小石城事件。

一九六○年,二十多个州的黑人举行了静坐示威,抗议当地餐馆、商店和其他公共场所实行种族隔离。

一九六一年,黑人为了反对在乘车方面实行种族隔离,举行了“自由乘客运动”,这个运动迅速地遍及好几个州。

一九六二年,密西西比州的黑人为争取进入大学的平等权利而进行的斗争,遭到当局镇压,造成流血惨案。

今年,美国黑人的斗争是四月初从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开始的。赤手空拳、手无寸铁的黑人群众,只是由于举行集会和游行,反对种族歧视,竟然遭到大规模的逮捕和最野蛮的镇压。六月十二日,密西西比州的黑人领袖梅加·埃弗斯甚至惨遭杀害。被激怒了的黑人群众,不畏强暴,更加英勇地进行斗争,并且迅速地得到美国各地广大黑人和各阶层人民的支持。目前,一个全国性的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斗争,正在美国的几乎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展开,而且还在继续高涨。美国黑人团体已经决定在八月二十八日举行二十五万人的向华盛顿的“自由进军”。

美国黑人斗争的迅速发展是美国国内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日益尖锐化的表现,引起了美国统治集团日益严重的不安。肯尼迪[3]政府采取了阴险的两面手法。它一方面继续纵容和参与对黑人的歧视和迫害,甚至派遣军队进行镇压;另一方面,又装出一副主张“维护人权”、“保障黑人公民权利”的面孔,呼吁黑人“忍耐”,在国会里提出一套所谓“民权计划”,企图麻痹黑人的斗志,欺骗国内群众。但是,肯尼迪政府的这种手法,已经被越来越多的黑人所识破。美国帝国主义对黑人的法西斯暴行,揭穿了美国的所谓民主和自由的本质,暴露了美国政府在国内的反动政策和在国外的侵略政策之间的内在联系。

我呼吁,全世界白色、黑色、黄色、棕色等各色人种中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开明的资产阶级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在美国压迫黑人的,只是白色人种中的反动统治集团。他们绝不能代表白色人种中占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目前,压迫、侵略和威胁全世界绝大多数民族和人民的,是以美国为首的一小撮帝国主义者和支持他们的各国反动派。他们是少数,我们是多数。全世界三十亿人口中,他们最多也不到百分之十。我深信,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支持下,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是一定要胜利的。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也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

 
根据一九六三年八月九日《人民日报》刊印。


注释
[1]这个声明是以毛泽东的名义发表的。
[2]三K党,是美国的种族主义恐怖组织。一八六六年由美国南部奴隶主为镇压黑人和维护奴隶制度而建立,成为美国反动势力推行种族主义、实行法西斯统治的工具。
[3]肯尼迪,当时任美国总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来访和留言。
dalixiaguang 回复 悄悄话 作者又一指鹿为马的绝作。“[1]这个声明是以毛泽东的名义发表的“。“毛“一民主斗士?天方夜谭。可以想象作者在大晴天太阳当空脸不变色心不跳发“X”万岁的毒誓, 练就了指鹿为马功夫并活学活用。

如果您想了解美国的政治犯。向您当地的众议员,参议员或人权组织查询。很简单。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谁有钱与拳头够硬就是道理,捉了孟女也是道理在我处,你吹,呀?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谁有钱与拳头够硬就是道理,捉了孟女也是道理在我处,你吹,呀?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完全平等是没有的。这个世界就是不平等,什么都不平等。在能忍受的情况下就接受吧,毕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美国的做法是把政治犯的内容纳入刑事犯的范畴,那么就不会会出现一般说法上的政治犯。比如你写书激励了什么极端思想,那些人造成了破坏,政府会想办法把你与那些刑事罪行联系起来,你成为主谋,任何主谋都不是直接自己出手的。纽约双子星在八十年代第一次在地下车库发生爆炸,损失不小,事后一个清真寺的阿訇作为幕后主使判了,因为是他手下的信徒干的,而他一向反美。他是瞎子,是不可能自己干的,而到底是不是他主使的,只需要有证据就够了。那么就是证据如何获得的概念了,犯人因为作证而获得轻罪,是很平常的事情。
如今干脆有爱国者法案,使用fisa法庭,抓你甚至不需要审判,也就不需要公布证据,反正说你是恐怖分子就够了,批准逮捕的法官和法庭都是秘密的,没人知道在哪里,或者谁是法官。
也就是他们不需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美国的方式是把这些内容弄成复杂的程序,理论上程序存在的意义在于可以透明,便于监督,但如果程序复杂到了多数人都不懂的程度,就可以操纵程序,这是民主体制的一大特点。
美国历史上的排华法案,和二战对日本裔的做法,与中国历史上对待地富反坏右是一模一样的概念,甚至更遭,是典型的政治犯的对待方式。
没人敢说这类事情不会再来,看看穆斯林在美国的处境多少也能感觉。
但在美国,人们可以冠冕堂皇地说我是有法律的,却不去追究法律的合理性。
ahhhh 回复 悄悄话 一个极左的政权对一个右派国家中存在的左派思潮进行攻击。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一步笑百步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政治犯在美國
國際特別法庭指控布希政府迫害人權

Yaan Laaman 原著
宋大雍 譯

大多數中國人對美國存在政治犯一事大概覺得出乎意料,甚至在《海峽評論》看到這類文章的讀者,聽到美國監獄中的政治犯竟多達150名以上(甚至數百名),一定也會頗為震驚。

美國政府根本不承認政治犯的存在,他們究竟是誰?為何被關?關多久?獄中情況如何呢?

美國獄中所監禁的政治犯有很大一部份是有色人種--包括黑人、西班牙語裔、原住民美洲印地安人、亞洲人,他們大多數來自第三世界。這反映出有色人種在美國的現實生活中遭到差別待遇以及得不到公平審判的現象,這也正是美國之所以存在政治犯的原因。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句口號放諸四海皆准。在美國抗爭大致可分為下列幾類:美國境內被壓迫民族爭自決的鬥爭(黑人、波多黎各人、印地安人);為公平與社會正義而奮鬥;對抗戰爭及帝國主義;為經濟上的平等;為保護環境與社會主義而奮鬥。這些鬥爭的組織與運動遍及全美,美國政治犯的來源皆出於此。

美國原住民領袖中也有政治犯,像美洲印地安運動的李奧納德·皮地爾(Leonard Peltier);黑人解放軍的非裔美人桑地塔·阿柯利(SundiataAcoli),黑豹黨的傑尼摩·吉賈戈派特(Geronimo Ji-Jaga Prait);行動之家的慕米亞·阿布傑摩(Mumia Abu-Jamal);民族解放軍的波多黎各愛國者戴西亞·派根(Dylcia Pagan);大刀隊的路易斯·卡隆(Luis Colon);反帝國主義的白人大衛·吉伯特(David Gilbert)和馬瑞林·布克(Marilyn Buck);白種工人階級社會主義者俄亥俄「七人幫」;宗教界反戰活躍份子珍·剛普(Jean Gump)和法蘭克·卡爾卡伯特(Carl Kabot,天主教神父)。

其中有些人是美國犯人中監禁時間最長的,甚至是全世界政治犯中坐牢最久的。傑尼摩·派特在獄中超過21年;桑地塔·阿柯利19年;李奧納德·皮地爾17年……不可勝數。這些在獄中的政治犯有些根本是以莫須有的罪名,有些就是以他們所參與的政治活動而入罪的,相同的是他們都被判以極長的刑期。

美國不像其他國家,政府常有例行或偶爾的特赦,尤其是對在政治上觸犯法律的人,而美國政府卻常讓政治犯服滿所有的刑期。在政治案件中,如果被告已被判了四、五十年的監禁,政府還常以附加的罪名再使其增加二到三倍刑期。例如作者與俄亥俄七人幫同志,都因為參與同樣的政治活動而需面對多重審判,甚至當所有被告的刑期已達98年,政府仍以妨害治安的新罪名使每個人再增加60年。

一旦入獄後,美國的政治犯所面對的(多少有段時期)又是特別殘忍與歧視的待遇,聯邦政府所屬的惡名昭彰監獄--馬里昂就關了不少的政治犯,即使有些人日後被移往極嚴密的監獄,仍有新政治犯不斷移入。

美國是一個富有的社會,雖仍有相當多的人無法享受這份富足,整體而言,它有套已開發的物質基礎建設,甚至監獄中它也照顧到了,美國一方面雖有地牢的存在;一方面大部份監獄多符合一定的標準,例如每一個牢房都有自來水與盥洗室,提供一定卡路里的食物,犯人能收發信件,等等……但就在這些相當現代化的牢房中,美國監獄方面仍不斷違反人權,特別是政治犯的人權,違反國際認可的最低人權標準。

美國的監獄分為兩類,50州中每州有自己的獄政系統,聯邦政府的聯邦獄政系統(作者即服刑於堪薩斯州的李文渥茲警衛最嚴密的聯邦監獄)。美國監獄中有一百萬的男、女、少年犯,而其形式從嚴格警戒到營區形式的都有,政治犯一律監禁於警衛最嚴密的、殘忍的,上鎖的監獄。

常常為了囚禁政治犯,設計些特別牢房或整座監獄。最近一個惡名昭彰的例子就是李文渥茲管訓中心為婦女設立的嚴密監禁牢房;為女政治犯在管制區婦女監獄的地下室建造的牢房,警衛大多為男性,犯人一舉一動不是直接監視就是透過閉路電視監視,上廁所和淋浴都不能免。所有行動都受到限制,只能鎖在自己的牢房或在牢房附近活動,訪客當然也受到限制。所有牢房內部都漆成耀眼的白色,目的在擾亂被監禁的人。醫療極有限,結果在這關過牢的婦女健康都有問題。實際上,獄政當局已因情況之槽而被聯邦法官起訴。(等了兩年,案子才送進去)法官下令關閉這個特殊牢房。政府提出上訴,高等法院推翻此一判決,宣佈政府可特別挑出政治犯,移往特別監獄!

1990年12月7日到10日,美國政治犯的實際處境被公諸於世,於是在紐約舉行了一個「調查美國監獄侵犯政治犯和戰犯人權的特別國際法庭」。令人遺憾的是布希政府壓制住法庭的新聞和它實際的發現,美國主要媒體中絕大部分都配合這一封殺行動,這一國際法庭由「還我自由,為美國政治犯的人權及特赦奮鬥」組織與全美87個贊助團體成立,法庭憲章說(第二頁,特別法庭的正式裁決):

特別法庭成員所擁有的裁決權源自聯合國憲章所承認並制訂的國際法原則,那是根據紐倫堡及東京特別法庭先例,再經聯合國經濟社會理事會通過的程序得來。

特別法庭收到不少政治活躍分子及專家的書面與口頭證據,逐條起訴美國政府的罪行,特別是否定人民權利和波多黎各自決這兩方面;視合法對抗美國政府非法行為者為犯罪,不與從事這類抗爭的人講法治,對他們施虐。

本法庭援用一般國際人權法律的原則。國際法法令第38條承認特別法庭就當代國際法標準所做裁決的權威性。

這個特別法庭的成員包括:法蘭克·伯德胡--迦納最高法院律師;加瓦德·波拉斯--勒斯坦律師;羅德阿松尼·吉福--倫敦、北愛爾蘭和牙買加律師;英國上院議員;諾斯·皮屈--德國漢堡大學國際法教授;約瑟羅伯特·蘭登發奎斯--秘魯聖馬可大學法律教授及律師;塞裡納·諾馬尼--紐約大學法律及人權教授,波多黎各人;土緒·尤卡塔納卡--馬波尼大學政治學教授,澳大利亞人;喬治·華德--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及諾貝爾獎得主。

經過幾個整天的聽證後,這個一流的工作小組一致發現,美國政府對待政治犯多不符合國際法與國際標準。特別法庭的正式判決:

1.美國監獄與牢房現有大量的政治犯及戰犯。

2.這些被監禁的人是因為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而下獄,這種監禁在國際與國內法上都屬非法,包括否定自決的權利、有計劃的滅種、殖民主義、種族主義和軍國主義。

3.美國政府入罪與監禁的對象包括爭取自決的美國本土居民、波多黎各人、黑人、在美墨邊界的政治活躍份子。

4.這些合法爭取國家自由者不應被視為罪犯,但應依日內瓦戰犯公約增訂條文上的戰犯地位。

5.美國政府同時入罪監禁北美白人,他們與爭自決的民族共同奮鬥,為和平反核武、反種族主義者,反性別歧視和其他各種形式而奮鬥。

6.犯罪司法系統對政治活躍份子「採取嚴厲的差別待遇。」

7.美國政府利用監視、滲透,大陪審團、拘留,出於政治考量的犯罪陰謀、控訴、有成見的警衛、匿名陪審團等手段剝奪政治活躍分子在國內及國際法保護下受公平審判的權利。

政治人物被判以相當長的刑期,並在美國監獄中受到非人的對待。法庭進一步要求美國政府:

1.釋放所有因合法自決運動或反對美國政策因而入罪的犯人,以及一切美國政府在違反國際法情況下所監禁的犯人。

2.對爭取自決或反對政府政策的合法政治活動,停止其所有的干擾及迫害,並中止一切違反國際法的非法行為。

(本文作者楊拉曼係「俄亥俄七人幫」美國政治犯,目前在李文渥茲聯邦監獄服刑中)
yongbing1993 回复 悄悄话 从一个政治犯的死亡看美国的堕落

导读

2015年10月,欧文·希夫,一个一生信奉并践行自由的人,在有警卫把守的重症监护室中凄凉离世。他坚持认为联邦政府开征个人所得税违宪而拒绝缴纳;他对联邦政府废弃金本位后发行的纸币嗤之以鼻;他公开抗税并因此被捕入狱却从不服软,还因为“藐视法庭”被加长刑期......

按照规定,已经年近九旬、身患癌症晚期的老希夫可以获批保外就医与家人共度最后的时光,但直到他去世,家人的申请仍然被淹没在官僚主义的审批中;相反,也是在今年,一个犯有杀人重罪的囚犯的申请却很快获批。或许,在联邦政府眼里,“逃税犯”比杀人犯更可怕——只要杀的不是自己。

欧文·希夫死了,比他更早死去的,是曾经的自由灯塔——美利坚合众国。

一个杀人犯和一个政治犯的人生终点

每逢这节期,巡抚都释放一个囚犯。当时有个出名的杀人犯叫巴拉巴。巡抚问众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是巴拉巴呢?还是称为基督的耶稣呢?”他们说:“巴拉巴!”巡抚说:“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该怎么办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巡抚说:“为什么呢?他做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马太福音27章

根据美国联邦监狱局(Federal Bureau of Prisons)第5050.49号文件第3款规定,犯人基于身体状况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第3款a条对适用于保外就医的“晚期病情”做了具体描述,即犯人被诊断患有“晚期、不可治愈的疾病,预计寿命等于或少于18个月。”

2015年4月,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加利福尼亚州一地方法院准许了一位名叫兰迪·维科斯(Randy Weeks)的杀人犯的保外就医请求。55岁的兰迪身患肝癌,癌细胞已扩散至全身,医生预计他的寿命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兰德1999年犯案,警察用了超过七年的时间将其抓捕。尽管遭到了受害人家属声泪俱下的抗议,法官依然准许了兰德的保外就医申请,允许他与家属一同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光。

2015年8月,据美国Forbes报道,已服刑10年且双目失明的87岁政治犯欧文·希夫(Irwin Schiff)被诊断患有肺癌,医生预计剩余寿命为4-6个月。欧文的儿子——欧洲太平洋资本公司(Euro Pacific Capital Inc.)总裁——彼得·希夫(Peter Schiff)通过媒体表达了希望他父亲保外就医的申请能尽快被批准的愿望。2015年10月16日,在警卫看护下的重症监护室,一生不受思想镣铐所桎梏的欧文·希夫在病床上带着镣铐离开了人世。

当然,在美国政府眼里,欧文·希夫不过是个“逃税犯”而不会赞同他是“政治犯”的说法。不过,世界上又有几个国家的政府会认为自己关押的政治犯是“政治犯”呢?欧文·希夫一生不曾伤害任何人的生命,不曾损害任何人的财产,他所做的,无非是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侵犯,并教育他的同胞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侵犯。全球主流财经媒体《经济学人》(Economist)在10月31日的悼文《一个说不的男人》(A Man Who Said No)中称欧文·希夫为“零税收英雄”(Hero of Zero)。

欧文·希夫是谁?

对任何国家来说,最危险的人就是独立思考的人,他们不受主流迷信束缚,不受社会禁忌桎梏。几乎不可避免的是,这些人都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所生活的这个国家的政府是不诚实、不理性和不宽容的。——孟肯(H. L. Mencken)

1928年2月23日,欧文·希夫出生于移居美国的犹太人家庭,是家中的第八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儿子。他的父母在20年前跨越大西洋,怀着对自由的追索,来到了美国。欧文有幸出生在了这个世界历史上最自由的国家。1950年,他入读于康乃狄克大学,获得了会计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通过亨利·赫兹利特(Henry Hazlitt)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著作,欧文接触了奥地利派经济学,并因此影响了他的一生。

1973年或许是欧文·希夫按美国国税局要求申报个人所得税的最后一年,随后,他开始走上了通往人生尽头的“抗税”道路。1974至1975年,他拒绝在纳税申报表中披露自己的收入,并将申报表抬头“美国个人所得税申报表”划改为“美国个人所得坦白书”。由此,他开始了漫漫对抗国税局(IRS)、对抗法院、对抗强权之路。

1976年,出于对自由市场经济学、有限政府和对美国宪法严格解释的信念,欧文出版了第一本著作《最大的骗局:政府是怎样欺骗你的》(The Biggest Con: How the Government is Fleecing You)。之后,欧文开始频繁演讲并出入电视节目,公开主张个人所得税违宪,并主张美国人没有义务申报个人收入。接踵而至的,便是官司缠身和监狱生活。1992年,狱中的欧文完成了著作《联邦黑手党:政府是如何违宪开征并非法征收所得税的》(The Federal Mafia: How the Government Illegally Imposes and Unlawfully Collects Income Taxes)。随后,内华达州地方法院判定该书包含“欺诈信息”,因为该书倡导购买者合法地终止缴纳联邦所得税。因而,法院向该书的出版方发出了禁令。作为回应,欧文·希夫在他个人网站上免费提供该书。该书也是目前美国唯一被禁的非虚构著作。

一再的抗争为欧文·希夫带来了他的第三段——也是最后一段——监狱生活。2004年,联邦法院认定欧文在1979年-1985年间拒绝缴纳的税款、罚款和利息总额愈200万美元。2005年10月24日,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地方法院就欧文在1997年至2002年间所涉多项逃税及拒绝申报个人收入,连同联邦法院认定的1979年-1985年间的逃税,判处欧文·希夫12年7个月有期徒刑并需向国税局缴纳420万美元,另外欧文因藐视法庭而被加判1年有期徒刑。

13年7个月的刑期对于当时已经77岁的欧文·希夫来说,无异于终身监禁。狱中的欧文先后因为白内障导致失明,又因为没有得到及时诊断和治疗的皮肤癌扩散,导致肺癌的恶性并发,夺走了他的生命。

抗税是义举还是癫狂?

一个智慧而节俭的政府决不应该从人民的嘴里抢夺他们所挣的日常口粮。——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

审视欧文·希夫抗税之举,就必须回到美国的所得税历史。美国(America)的开始始于1776年7月4日的《独立宣言》,美利坚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的开始则始于1787年9月17日《美国宪法》的正式通过。美国宪法是人类历史上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宪法,也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根本大法。

宪法第一条第二款第3节对“直接税”规定:众议院名额和直接税税额,根据各州人口按比例进行分配。即联邦政府可以征“直接税”,但只能对各州按人口比例征收。举例来说,联邦政府要征200万美元土地税,按各州人口,分别划拨一个税额,各州再自行按照土地价值征收。联邦政府没有权利针对美国人直接征税。

所谓直接税,即指针对个人财产征收的不可转嫁的税。个人所得税属于直接税范畴。而根据美国宪法,直接税的征收必须按照各州人口按比例征收。正因为此,开征个人所得税的提议几度提出,几度废止。1894年,克利夫兰总统再次反对所得税的议案,认为这是违宪的,但却以不签名方式令法律得到了通过。1895年,最高法院在“波洛克诉农民贷款与信托公司”(Pollock v. Farmers" Loan & Trust Co.)一案中以5比4判决认定所得税作为直接税而未按各州人口比例征收——违宪。

1908年,老罗斯福总统公开主张所得税和遗产税的征收,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主张应当使用政府权力进行财富再分配的总统。1909年,塔夫脱总统同样倾向于所得税的开征,但同样的问题是,根据美国宪法所得税无法开征。于是,国会通过了《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十六修正案》:国会有权对任何来源的收入规定并征收所得税,无须在各州按比例进行分配,也无须考虑任何人口普查或人口统计数据。

美国特色的权力扩张,以修正宪法来违背宪法。1913年,弗吉尼亚州代表理查德·伯德(Richard E. Byrd)说,“来自华盛顿的手将伸向每个人的口袋。来自远方不熟悉的法院的强制性高额罚款将持续地威胁纳税人。一支由联邦官员、间谍和侦探组成的军队将凌驾于合众国之上。”潘多拉的盒子已经开启。正如弗兰克·乔多洛夫(Frank Chodorov)所说,今日的美国早已不是《独立宣言》下的那个美利坚合众国。

以上,是大部分自由之友们虽然无奈但都认可的美国个税发展简史,也就是说,一般认为,宪法第十六修正案的通过为个税开征扫清了法律障碍。但是,欧文·希夫并不同意。

事实上,与当今很多彻彻底底的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不同的是,他甚至没有主张废除一切税收。他认可美国宪法,他的抗税理论基础完完全全是基于美国宪法之上的。违宪主张包括了征收个人所得税违背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第五修正案、第十三修正案、第十四修正案、第十六修正案和第十七修正案。

欧文·希夫认为,“所得税”(Income Tax)中的“所得”(Income)一词在宪法中特指在商业活动中的得益(gain)或获利(profit),因此只适用于企业,而不包括个人所挣的工资、佣金和利息等;其次,宪法中假定的“所得”是基于实体金币和银币的(美国建国时采用的是金银复本位制),而不是由如今肆意通胀的信用纸币。在纪录片《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主义》(America: Freedom to Facism)中,美国国税局前官员不无轻蔑地表示,抗税者不过是在玩文字游戏。

美国的自由抗争者们,面对的是这样的强权政府部门:背弃了《独立宣言》中的原则性精神,也垄断了词语的定义。强权之下,要么做一个顺奴,要么变成一个疯子,政府权力越大,人民越容易变疯。美国还远非最糟糕的。

当政府既能征税,又能印钱,还能垄断暴力机构……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对撒母耳说:“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又派他们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做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你们必作他的仆人。”——撒母耳记上8章

在纪录片《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主义》中有这样一幕:当导演阿罗·拉索(Aaron Russo)和助手在国税局大门口拍摄的时候,保安试图赶走他们,并告诫他们,此处不得拍摄。导演问了保安两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哪部法律说这里不能拍摄吗?美国是一个自由国家吗?”之后,导演利用旁白继续发问:为什么他们不出示法律?为什么他们那么紧张?为什么他们感到害怕?多么熟悉的场景。

美国,作为曾经世界历史上最自由的国家,在短短的两百余年间,就让世人看到了一个不断扩大的联邦政府,疯狂扩张的政府开支,天文数字的政府负债,野蛮暴力的对外干预。不知大多数都是基督徒的美国国父们,今天在天堂看着他们的后代对他们的遗产的践踏,会作何感想。

美国的历史无非是再一次地印证了制度设计的精良不可能敌得过人类对权财的贪婪。个人所得税的开征实现了联邦政府对人民财富的直接掠夺,金本位的废除及信用货币的发行实现了联邦政府的无度扩张,而对暴力的垄断以及当前奥巴马政府推行全美禁枪的违宪企图无非是要剥夺人民最后的那一点抗衡政府的武器。

面对恶政,良善的人们走向了“公民不服从”之路。梭罗在《论公民的不服从》中说到,“难道公民必得将良心交给立法者,自己一分也不留?若此,则人有良心何为?我认为我们首先必须是人,然后再谈是不是被统治者。”欧文·希夫诚挚地信仰自由,反对个人所得税,而他走上的也正是这样一条不归的公民不服从之路。

当狱中的欧文·希夫已经重病,家人希望为他办理保外就医,但是,直到确诊肺癌前,欧文·希夫一直不答应保外就医。他的儿子彼得·希夫谈起他爸时说,他的父亲一直期盼的是得到法院重新审查后的无罪释放。用中国人熟悉的说法,就是欧文·希夫仍然挚爱着他的祖国,他需要的,只是“平反”。

事实上,权力机构们并没有一丝想要让欧文·希夫保外就医的意思。彼得·希夫说,在他父亲在八月初确诊癌症时,他们就提交了保外就医申请,希望父亲能和家里人共度人生的最后时光。然而,即便有通过媒体的呼吁,有共和党参议员和民主党众议员的帮助,直到欧文·希夫去世,他的保外就医申请仍被淹没在官僚主义的流程之中。似乎,杀人者要得到保外就医要更容易些。因为对于任何政府来说,杀人者并不可怕,只要杀的不是自己。但自由的抗争者太过可怕,因为他们是冲着自己饭碗而来的,还教育更多人冲着他们的饭碗而去。他们害怕,所以希望他们安静,而监狱无疑是让那些烦人者安静的最好去处。

欧文·希夫死了,比他更早死去的,是那个人类希望和自由灯塔的美利坚合众国,是那个自由之地和勇者之家的美利坚合众国,是那个上帝庇佑和没有强权的美利坚合众国。

愿欧文·希夫在天国安息。天堂没有个人所得税。

文章来源于网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