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说节选

(2021-08-29 05:04:06) 下一个

太阳升起来了,清柔的阳光照亮了半个池塘,整个后院。阳光也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门,照亮了客厅。晨曦中的油画,细条纹彩毯子,景泰蓝台灯,在这份柔和清宁中显得异常典雅美丽。

 

“清晨的院子真美!”

“嗯。想想我每天早晨和你通话时,就是坐在泳池边的长椅上,眼前是池塘树木泳池,耳边是鸟鸣。” 蒂夫望着慧琳,含情带笑地说,他的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里面充满了喜悦和自豪。

 

他们又偎依在沙发上继续说话,停顿之际,慧琳望了望四周。客厅连着厨房,大大的,高高的,清亮明透,宁静闲适。这是他们两人相处时的感受,若换做只是蒂夫一个人坐在这,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很多次慧琳想到了蒂夫的孤独,但此时此刻,坐在这里,想到刚才所见到的珍妮,那种想像上升到了真实地体会,变得更强大了。

 

“很漂亮,但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静得让人感到不安。” 慧琳小心地表达,她没说出“孤独”那个词。

“是的,你都看到了。” 像是猜到了慧琳的心思,蒂夫的笑与声音中带着苦涩与尴尬。

“珍妮睡着了,我们上楼去。”

“你怎么知道?”

“我听不到楼上的动静了。” 说完,蒂夫又用手圈起耳朵,侧耳倾听了一下,“她睡了,我们走。”

 

女人的身体不会背叛她们的心,蒂夫不记得在哪看到过这话句。是的,她仍然爱他,与先前无异。当他拥着她的身体时,他就感到放心。她的体温比他要稍低,肌肤贴在一起时,他可以明显地感到这种差异。想像他身上的热分子快速地往她的身体上流动,一股热流顺着他的背脊向上涌,一直涌到他的眼睛,化作泪水从眼眶中流出。

 

热烈之后,两人侧身相拥着。“那天我们谈过话之后,第二天我没给你打电话。原因是我不知道我所说的那些话,会不会让你有被冒犯的感觉; 或者说经过那么直白的谈话,你会不会觉得我们俩人间,我们三人间处起来会很尴尬。后来你也没给我打,我想你是这样认为的。”

“是,我是感觉很受伤。因为我觉得我失去了你。

 

我只是想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也无悔。但你不回答我的信息,我不知道你情况如何,还是想亲口来问问你。不是你以前告诉过我,让我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不说,让我要告诉你。我现在就照你所说的做了。”

 

“可是我要亲吻你,你却用手把我推开“

“当时的我根本没心情,那样的举动当时我心情的反应。

“你说出来可以,也帮助我来了解她。但那是她的问题,为什么要让这影响到我们的关系?我相信她也在做努力,接受你的存在。”

 

慧琳转过身,平躺下来。她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的古铜色吊扇。“有点热,可以把吊扇打开吗?”

蒂夫起身,旋转动墙壁上的按钮。扇片轻轻转动起来,卷起轻柔的风。风拂过两人祼露的躯体。慧琳感到有点凉,于是她拉过毯子,将身体盖了起来。

 

慧琳又提到了凯茜的事。蒂夫又从记忆深处翻出那段不堪的往事。“那个破碎的家在凯茜的心理造成很大的阴影,直到我重新建立了一个让凯茜感到安全的家居环境。因为那段阴影,她时常有不安全感,只要有可能,我走到哪里都把她带在身边。高中期间,她的作业都是在我的办公室里完成的。”

“那珍妮呢?”

“珍妮一个人在家里。凯茜高中时有了第一次性经历,那次因为那个男生的粗暴行为,让她的感受很糟,心里产生了恐惧。到大学里,有一个男生接近她,但当她和那个男生发生过关系后,那个男生马上就把她甩了,重新回到了他的前女友身边。听她说,大意是那个男生和女友吵架,他找她只是为了气他的女友。这事对她伤得很深。她上大学时一直在看心理医生,中间她感觉好了,就没再看医生了,前段时间她又开始看医生了。”

 

“你有问她为什么看医生吗?”

一丝苦笑从蒂夫的嘴角闪过,他摇了摇头说:“没有“。

 

蒂夫是在为他的不尽责而难堪,还是说这是凯茜的隐私?可是他们父女不是亲密到无话不谈的吗? 蒂夫怎么会不知道凯茜的心思?他只是装傻,但似乎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你没问,是因为看心理医生是属于个人隐私范畴吗?”

 

“是的。“蒂夫轻声应答,然后侧过脸,“我看过心理医生,你有吗?“

 

蒂夫的话并没有让慧琳感到吃惊, 蒂夫能做到现在这样,一定是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自我疗伤,偶尔向心理医生寻求帮助是也很正常。

 

“没有“ 慧琳摇遥头,轻声说。她既觉得自豪,又觉得因此与他们有距离。他们父女都看过心理医生,而她没有,所以她是无法理解和体会他们的。他的第二任妻子有过抑郁症史,这是否于他也变成了一个优点呢?

 

“好了,该起来上线工作了,九点半还有一个会议。“ 穿好衣服,他们坐在床边,蒂夫盯着慧琳的眼睛,幽怨又深情地说:”以后不要和我说分手,我爱你!凯茜可以说有了她完整的个人生活,她有一份她喜欢的工作,有一帮很要好的朋友,她还有她的爱人。“

 

蒂夫说的似乎不错,“但你觉得她和那个女孩真的是情侣关系吗?“

“是的,她是这样对我说的,她说她们之间相互抚摸。”

 

听到这话,慧琳刚刚恢复平静的心海中又涌起一股暗流。没有血缘关系的异性之间,讲如此隐私的话合适吗?虽然她在心里发出此种置疑,但她守住口封,什么也没说。

“她们都住在纽约的公寓里吗?”

“不,她的搭档住在缅因, 她们两个月见一次面。”

 

“噢,那这算是异地恋情。”慧琳轻声说。 尽管她在心里暗自嘲讽,但她用平静的语气尽量将它隐藏起来。

凭着对慧琳的了解,蒂夫可以嗅出她话里的讽刺意味,但他又何尝没有置疑凯茜所说的这份感情呢?不过,既然凯茜是这么说的,那他就乐得相信她所说。她说她高兴,那他就相信她高兴。他为什么要去怀疑,去揣铎她说的是否是真话呢?那只是自寻烦恼。凯茜小的时候,他花了太多的心思去揣磨她,去满足她。作为一个父亲,他为自己的所做感到骄傲。但他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他的手机里一直存着他和露茜的合影。那张合影是他为他们照的,那时他48岁,她36,他英俊,她美丽。他们是那么的相爱,他们脸贴着脸,幸福的微笑洋溢在两张充满活力与激情的脸上。那是他唯一的一张与女人自拍照,即使与露茜分手了很多年,他也不舍得将它删除。后来他决定让它永远在那里。 

回头看去,他知道他当初对凯茜的呵护有成功,也有失败。成功的方面,他的同事,朋友和家人都知道,失败的方面他是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他也想过,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又会做怎样的选择。但人生的路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有些东西,错过就永远错过了,就像他和露茜。但他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和朱丽之间,如果他和朱丽能走到最后,他会感到完满幸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