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说节选

(2021-07-16 06:09:31) 下一个

周二,慧琳把皓皓从学校接回家,做好晚饭,已经将近三点。除去途中开车所耗,他们只有一个小时的相处时间。不过,一对于处在当前关系中的彼此,一个小时也够了。

 

待慧琳把车子停在蒂夫家门前的路边,她望了一眼这处房子。蓝绿色的前门是紧闭的,没有克里夫德摇尾迎候,也没有它兴奋的叫声。她落寞地下了车,往房侧走。她想起了那个鸟巢,一个月前,蒂夫指给她看他的发现。她抬头望向那棵小松树的半树间,鸟窝还在,但空寂得像是已经被废弃了。定是小鸟长大了,跟着鸟父母门飞走了。

 

或许克里夫德正立在后院的铁栅栏里等她,慧琳在心里期盼着。 但没有,迎接她的只有孤寂的围栏。她拉开门栓,走进后院。院子里的一切看着既熟悉又陌生。游泳池里,蓝色的水上浮着细碎的杂物。旗坛里,白色的旗杆上挂着国旗和等号平权旗。她绕过泳池,向围栏那头的小园子走去。

 

除了他们一起种下的那些橙红色雏菊,蒂夫又种了一处大簇的淡黄色,三四处小簇的红黄橙杂色雏菊。韭菜地间的杂草已经长得和韭菜一样高,一样旺;波士顿生菜颗颗都包裹着,长成了兴旺的球形,但显然没人碰过它们,地上的两处缺口还是她上次摘过留下的痕迹;小西红柿上除了黄花依旧,已开始挂果了。那些果实小小的,水翠水翠的,就像一颗颗翡翠吊珠,很是可爱。慧琳边拔着那些韭菜地间的杂草,边等着蒂夫的出现。

 

拔了一小会,仍不见蒂夫的身影,慧琳想到了那株白玫瑰。于是她起身,向旗坛走去。她见到了前两日蒂夫发给她的那朵玫瑰花。它还在那里,和照片中一样:在它的花瓣边沿,生着许多浅棕色的杂斑。若非亲眼所见,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是杂交嫁接失败的产物?慧琳还依稀记得,爸爸喜欢养花,当她还是小孩子时,爸爸会做些剪枝嫁接的实验,其中就有玫瑰花。

 

又过了一阵子,蒂夫从房子里走出来。他穿一件洗得有些褪色的红色圆领短袖衫,灰色休闲短布裤,灰色的耐克运动鞋,那双鞋是她替他选买的。他的这身穿着她见过,算是熟悉。而他脸上的表情,也并不让她感到陌生。那是种看似平淡,实则在平淡中夹杂着谨慎,甚至是不安的表情,以前她就曾见过。

 

慧琳在前,蒂夫跟在后。走到后门的台阶处,她坐下,他也跟着坐在了她的身旁。两人相距着二三十厘米的距离,那是他们并排而坐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

 

慧琳无知所云地说了与艾米和峰的有趣谈话,为何说这此,她也不知道。“喔,艾米看样子是个不好对付的女孩子。不过有的夫妻间就是需要不断地争吵,争吵是他们生活所必须的。“

 

蒂夫的话让慧琳感觉吃惊,不过稍作回味,她就觉得蒂夫说的应该是事实。与蒂夫相比,她的想法可谓单纯。在蒂夫的眼中,家庭就像个万花筒,各种模式都存在。不管是和谐相处,还是吵作一团的,它们都是一个家庭。她不由得佩服蒂夫看问题的深隧,她想他一定已经把她看透彻了。

 

慧琳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他人的故事说完了,剩下的半小时该说他们间的事了。

 

“当你把决定和莱丝莉分手的事告诉凯茜时,凯茜的反应是怎样的?“ 慧琳突然跳转了话题,令蒂夫一下紧张起来。

“噢,她很高兴。“

“可是你曾告诉我,凯茜听后说“噢,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很难过。。。“.你当然知道凯茜心里是高兴的,但她假装为这一结果感到难过。我这么说,是因为你也告诉过我,你说‘无论你找谁,凯茜都不会高兴’。“

 

蒂夫不语,这些话确实都是他说的,他还记得当时的场景。两三年前随口说出的话,现在都被朱丽拿来,当成反驳他的证据。

 

“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说出的话是真实的。“

“确实“ 蒂夫喏喏地承认,”大多数情况是这样的。“

 

凯茜看我的眼神,凯茜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十年前,凯茜当着我的面,把她的手放在你的手上。。。。现在她明知我还在这幢房子里,却要坐在你的床上,她这是在做给我看。。。一个个碎片拼凑起来,就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图案。”

 

对于朱丽所说所感,蒂夫感到无从辩驳。他能做的只能是安静地听,尽管他的心里有如巨浪在翻滚。

 

“你的前妻有和你讨论过这个问题吗?”

“没有,她和你完全不是一类人。我们的问题是另外的。“

 

还有,你是怎么看凯茜宣称她是同性恋的?“

对此我是不高兴的,我都不愿去想这事。“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向蒂夫压来。尽管他心里对此不高兴,但他自己的事已令他感觉很累了,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再说想了又有什么用?除了让他更多一份烦恼外,于事一无所补。

 

蒂夫合上眼,他的脑中闪现出两年前,当凯茜在电话里告诉他,她的女同身份时。他心理所受的冲击。但他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无论你作出什么决定,只要你觉得高兴,我都支持你,爱你“

 

“那你还挂个彩虹旗子。”

“我那是让她知道,不管怎样,这个家都欢迎她。

“你觉得凯茜宣称是同性恋正常吗?“

“不正常“ 蒂夫脱口回答,这让慧琳感觉挺吃惊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曾说过,你的两个女儿喜欢男孩子。两年前,你带我参观你的衣帽间时,我说一件紫粉色的衬衫很特别。你说因为那件衬衫,凯茜曾批评过你,说那颜色代表的是男同。可因为你是色盲,没正确认知那种色彩。这说明,在凯茜的心里,她是排斥同性恋的。我只能说,她是借着宣称同性恋让她感觉好过些,也是对你的抱复。而你对她的同性恋表示支持,她在心里可能更加生气。“

 

“噢,没想到你是这么认为的,我从没想过这两件事情存在什么关联。我想她的性取向问题是由我两次不幸的婚姻造成的。“

 

“你和她妈妈的第一段婚姻一定是对她的心理有造成创伤,但说你的第二次婚姻对她有影响,我不同意。你和你的第二任妻子关系不好,凯茜很可能在心里高兴呢。”

 

朱丽所说的,蒂夫又何尝没有想到过呢?此时,他只能以沉默以对。

 

“你和凯茜是恋人。“慧琳终于如愿地甩出了这句她憋了很久的话,现在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绝对没有!”蒂夫惊瞪着双眼,矢口否认。“你是说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是说她从心理上这么认为了?

 

蒂夫的反应让慧琳相信:蒂夫和凯茜之间应该没有过股肤之亲。“是,是凯茜从心理上把你当成了她的爱人。所以她才会回避你所交往的女友。她以前不和你和你妻子同桌吃饭,现在也不和你我同桌吃饭,都是出于她的这种心理。 ”

”你简直是个心理学家了,你是学了这方面的知识吗?”

 

“是的。让我再给你一条线索。她坐在你的床上,对我说‘你的衣服很漂亮‘,而我们早上在一楼见面时,她并未对我说这些。知道她那是在说给谁听的吗?” 说到这,慧琳停顿了一下。蒂夫的眼睛中透出少年般的尴尬和惊恐,这令慧琳感到又气又好笑。

 

“她那是在说给你听的!“ 慧琳感觉自己此时像个精于风月之事的女人,在对一个呆头呆脑的少年解惑。尽管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但她必须说出来。

 

蒂夫听呆了,他没想到:平日里总是唏唏哈哈的朱丽,在这件事情上竟有如此细密的分析。

“那她如何才能消除这种心理情结?“

“除非是等到她找了位她真正喜欢的男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