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小屋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说《美国故事》 尾篇

(2020-11-01 05:10:23) 下一个

 

第二天一早,不到五点慧琳就醒了。 终于挨到了六点半,慧琳给蒂夫送去了信息: 我的爱人,我昨晚九点才下班,怕你睡了,也没给你打电话。我很难过,但我知道你比我更难过,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想你今天最好去和克里夫德在一起,有你在身边,他去的会平静。“

 

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蒂夫的回音,慧琳打电话过去。“你还好吗?“ 慧琳小心地问,她已经准备好了一堆安慰蒂夫的话。

 

“噢,我还好。“

慧琳本以为蒂夫的声音会是低低的,忧伤的。但情况并非如此,蒂夫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慧琳放心了。可紧接着,她就从声音中回味到了一种不好的感觉。那其实不是平静,而是自我开脱后的冷酷。

 

“我能怎么办?可这样做的代价是我强烈的负罪感!很可怕的负罪感!很可怕!”

现在蒂夫心意已决。但昨天,在救与不救,金钱与情感两边挣扎许久,终于决定后,一种强烈的负罪感确实一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以至于他想改变心意。

 

他已经为克里夫德做了。昨天的检查,用药,还有这一天的住院观察很可能就是上千元的帐单。 尽管他和克里夫德很亲近,但毕竟他才来六个星期,还只是个新成员,他只是一条狗。他问了医生,做心脏检查的费用是3000, 如果需要动手术还要4000。这还只是目前能报得出价的,如果后面再有什么问题,还得继续花钱,很可能最终是他会收到10000元的帐单!10000元,这是慧琳两个月的工资,是他半辆车的价钱,是差不多一年的房产税。尽管他有收入很好的工作,也有不错的积蓄,但未来有无数可能的变数。 他要守住他现有的钱,留给年老后的他。他这样安慰自己,以减轻他的负罪感。

“如果他来了五年,我这钱花到五年当中,还说得过去。可他才来六周,昨天很可能就花去了我1000,就算下面再花5000好了,那是6000, 相当于一周花掉我1000,还有我领养的费用500。 这简直是疯了!”

“我明白,完全明白,这样一笔费用我应该也是会放弃的。”

“可怕的就是人和狗会建立一种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会让人产生极其强烈的负罪感。”

“是的。美国的医疗费用高的疯狂可怕。十几年前,我的狗也生过一次病,我花了1000元人民币,相当于150美元把她治好了。如果医生告诉我5000美元能保证治好,我想我会花。不能保证,我想就不会了。我想这事以后,你应该是不会再养狗了。”

“可能还会。但我不会养大狗了。想想看,克里夫德有七,八十磅,我抬他时很怕把自己的腰弄伤了。一条小狗,提起来装进袋子里就行了。”

 

“我知道。去和克里夫德在一起,有你在他身边,你的负罪感会轻的。看到你,他也会高兴,在平静地睡去。“

“不行,绝对不行!现在是疫情时期。我进去染上了那该死的COVID19怎么办?!“

 

“噢,我理解。” 慧琳真为克里夫德感到凄凉。她真想说: 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过去陪他走完最后的时光。但这话她终没说出。毕竟他是蒂夫的狗,这只会让蒂夫感到难堪。“想想前段时间,疫情严重时那些死去的人。临死前,他们的身边没有亲人,他们的心情会是怎样的!“ 四五月份病毒猖蕨时,电视广播中几乎每天都将描述出那种悲剧性的场面。

 

“是啊。小狗容易的多,所以我才和你说我总是想养小狗。但我明白你为什么要养中型狗,因为你是个内心强悍的人, 养小狗的不是老人,就是女孩。你会觉得不好看。“

“你说对了!我不想牵着一条小狗去散步,像个女人,像个老人!看着那些老男人牵着一条小白狗,样子实在是滑稽。我妈也这么说,她说那样子有些奇怪。“

“看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吃惊吗?“慧琳大笑着叫起来。

“你现在已经很了解我了。以后养小狗我也只会养短毛狗,比如拳师狗。我绝对不会养白色的卷毛狗,否则别人会把我当同性恋。“ 蒂夫坦然地说。他的松懈了下来,既然已经被慧琳看透,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哈哈,你的尾马上露出来了!我抓住了你的尾巴!你在你的后院里挂个彩虹旗子,你说你支持同性恋。但是内心里,你不想自己是个同性恋。我知道,我原来就猜到了!你的尾巴露出来,我抓住了它!“ 像是辩论会上,抓住了对手的把柄,慧琳兴奋极了,她放声大笑地重复了几遍。

 

那边的蒂夫脸红到了脖子根。凯茜是个同性恋,他能怎么样?生气吗?那只会让凯茜离他而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苦涩埋在心里,对凯茜说出“我尊重支持你的选择“的话。有一个同性恋女儿总是比什么都没有的好吧。

 

“我也尊重同恋性,没有看不起他们。但我不认同民主党的做法,在学校里搞什么同性恋俱乐部,搞得好像同性恋很光荣,这样会把下一代引入歧途。你可以想想,如果美国社会上有50%,或者是20%的人都是同性恋,这个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同性恋家庭里的孩子会怎样看待他们自己?这样下去,未来的美国会有更多的心理病人。未来的美国需要更多的心理医师。” 慧琳越说越激动,完全不去想蒂夫的感受。

 

“怎么说呢,怎么说呢…”电话那边的蒂夫只能吱唔回应

你不要否认,不要否认,别否认。你这叫政治正确!“ 慧琳继续大笑着说,“当然我知道你为什么说支持,因为凯茜,你别无选择。”

 

“你已经很了解我了。。。”

 

“珍妮喜欢穿万圣节衣服,她喜欢早早就把家里布置成万圣节的样子。今年她说她想要一件桑德瑞拉的万圣节服,我在网上给她找了一件,23美元。然后我对她说,珍妮,这是桑德瑞拉的衣服,你喜欢就买吧。然后她说”哇,好漂亮!那,那,那我还是穿去年的吧。她实在是小气,一分钱也不想花,尽管她有3万美元的存款。她喜欢看她帐户上的那些数字。“ 蒂夫转移了话题。

“我想这可能是出于一种不安全感。“

“是的“

“有人教她的,还是天生的?“

“我想是天生的,也是从我这学的。我也不爱花钱。“

 

“好吧,让我提出一个假设。如果你们家三个人坐下来,你说“好,现在给克里夫德看病要花7000,你的两个女儿会说什么。”

“凯茜肯定说花钱,珍妮是根着凯茜说,凯茜说什么她就说什么。”

“那如果你说要三个人分摊费用呢?”

“凯茜有钱的话会拿出来,她不小气, 给克里夫德的这些东西都是她买了寄回来的。可是她没钱!工作一年多,花得净光,帐户上不到一千元。珍妮有钱,但是一个子也不会拿!”

 

慧琳差点说我和你分摊,让想了想还是没说。这等于是在逼蒂夫改变决定。

 

你基本上不买东西,你不是个物质型的人,能满足你基本的生活需求你就知足了。可我是个讲究物质的人。

因为你是个律师,你的工作社交圈子里,需要你是个物质型的人。

“是的。 我发了一张照片给你。”

“别发给我,我知道是克里夫德的,我不想看。”

“不,我一定要发。你看,我发给你了。”

 

那里一个笑脸的南瓜脸,表情很像海绵宝宝,很副喜感。简单但刻工很好。慧琳在心里由衷地赞赏。蒂夫是个有艺术细胞的人,早在一年前慧琳就发现了。这半年来,她发现他还很手巧。她开始有些吃惊,但等蒂夫告诉她,去读法律专业前,他曾在木工厂做过两年后,她就不再觉得奇怪了。蒂夫本身就是个擅长归整的人,他的这一擅长在两年木工厂的工作中得以发挥并深化。而这种能力,即使在他成为一名律师后,也令他受益良多。

 

“我们办公室今天要进行一个南瓜灯比赛,做为老板,我当然不能缺席了。所以一大早我就去超市买回了个大南瓜。“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克里夫德的消息。“

“不,你不用告诉我他的消息。“

“不,我一定要告诉你,你是我的女友。我要让你知道他的情况。和你谈完我感觉好多了,负罪感轻了不少。“

“我若是有事就放在自己心里,自己去化解。“

“这是两种文化的不同。我们是要把话说给最信任的人。我不能告诉我妈,她听了会叫起来‘你在干什么?给一条狗花一千元住院!‘ 我要是告诉凯茜,她只会和我说’爸爸,去花钱,去给克里夫德治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嗯,我也比较满意,所以拿来分享一下。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魏薇的小说融入covid 19和万圣节,很应景,好像就在这两天发生的。小说里写的对狗对钱的态度太真实了,我朋友后来也犹豫的,狗狗后来也没有去化疗,我想各种因素都有吧。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感谢菲儿!读了你的那篇《海外华人的日子》。很喜欢你最后的两张红叶片片。音乐听得我全身毛孔扩张,反复听了两遍后不敢再听第三遍,因为太过凄美。。。这曲子以前我也听过,这次记住了它是神秘园的配乐。祝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恭喜完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