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王

管不住嘴,喜欢说两句。
正文

父亲的回忆 (一)

(2020-10-24 18:08:50) 下一个

我的父亲1944年出生,以下是他的回忆。

(一)

幼年的生活我已无记忆,只是听我妈说,我在四五岁的时候跟着她在唐山市区乞讨,她让我挨门串户要饭。因为一个小孩乞讨很容易引起人们同情,当地居民对我们这些所谓的难民都很友好,生活还算可以维持。那时候,我们住在唐山市南刘屯难民所,居住是免费的。

唐山市解放后,我们这些中华民国的难民被遣返回家,后来我们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下等公民。我们回到老家张官屯,已经是家徒四壁了。幸亏好多街坊邻居关顾我们,好多人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我确实吃过多次好饭,都是我出生以来首次享受到的。但是,终究还是要过苦日子。到现在我还记忆清晰的是,我们捡人家扔掉的葱毛子(就是极细的葱秧子),掺和些糠麸做的混合饭。也许是一些糠麸变了质,吃到嘴里有一种又哈剌又苦涩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随着时光流逝,我的年龄也在逐渐增长。记得在六岁时,本村家族一个与我同庚的兄弟,那个人就是王子芝,那次他在我家门口津津有味地吃熟红薯,似有馋着我的意思。可我也不是省油灯,我在他张口咬红薯时,抓起一把细土扔过去,气的他哇哇哭。上小学了,我俩是同桌。记得有一次做算术题,我按照公式验算,他贪玩不会,却也得出相同的答案。我问他是咋做的,他说是自己琢磨的,可见他很聪明。长大后,我们走了各自的生活途径。但终究还是要殊途同归的,耄耋之年的我俩依然保持着友善关系。

上小学时用的笔记本,正面写完还要背面写。花五分钱买的蘸水笔尖插在秫秸秆上,就成了所谓的钢笔,使用起来也蛮好的。记得高级小学升学考试,作文占语文考卷分数一半。作文的命题是“夏天的卫生”,我在答卷上写道:“春天过去了,夏天来了,苍蝇蚊子也跟着来了,所以我们要搞好夏天的卫生……”作文考核满分是五十分,我考了四十五分。阅卷老师王子厚欣悦地说:“我们老王家还有这样的人才!”我顺利升入高小,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老师再我的作业本上批复的多数是“甲、甲上”,并在批语上写了“努力吧,有前途!”

升初中考试完毕后,我和同学们一样尽情放松地玩。老师找到我,说我被录取了,让我不要放松学习。可惜,发放录取通知书却没有我的名额了。我问老师,老师声音低沉地说:“现在的政策是向工农子弟开门,你父亲还在被改造……”这种结局,对我这个上进求学的苦孩子来说,可谓是欲哭无泪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