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件四吨的善行

(2020-04-02 20:05:11) 下一个

新冠病毒在美国大地肆虐,情况一天比一天危急,同时也催生出一些令人感慨的故事。

今天就讲一件四吨的善行。

得州休斯敦北面有个小城叫Woodland。在Woodland 有一家精细化学品公司叫Huntsman Corporation.  

Huntsman 其实是一家人的姓。多年前一位叫Jon Huntsman 的先生设立了这家公司。

顺便说一下,Huntsman 家族来自于犹它州的盐湖城,信奉摩门教。

多年前在中国城经常遇到穿着得体的俊男美女,在我们进出中国超市大门时,上来用中文和我们聊天,因此心生好感。二零一八年旅游时在盐湖城经过,参观了摩门圣殿,对这一宗教有了更多的了解,心里充满尊敬。特别是一位香港的女孩子不远万里来教堂做义工,更让我感慨不已,写在了当时的游记里。心想,如果有一天我信教,我就要信摩门教。

言归正传。在疫情蔓延越来越严重时,Huntsman 想无偿做一点洗手液给急需要的医院和医生,就联系附近的化学公司。

而刚好休斯敦还有一家化学公司叫Lyondell, 愿意无偿提供四吨的异丙醇。条件是只要Huntsman 公司自己来拉走。

Huntsman 在阿拉巴马州有一个工厂,可以把异丙醇配成洗手液。因此就要找一家运输公司把这四吨异丙醇从休斯顿运到阿拉巴马州。

Huntsman 联系了运输公司。这家运输公司叫The Kag.  他们说,我们免费运。

问题是,异丙醇是易燃品,Lyondell 只能把它装在罐车里。而阿拉巴马的Huntsman 工厂只能接受吨装的方桶。

这样,必须把罐车里的四吨异丙醇,分装在一吨的方桶里,才能运到阿拉巴马州的工厂。谁来分装呢?他们想到了他们多年的合作伙伴。

那就是我们公司。

我们公司有专门包装易燃液体的罐装线。

公司老板一听,没问题。

公司老板是典型的生意人。做起生意毫不手软。一次简单的容器换装,所有的环节都要算钱:容器的成本,人工费,标签费,装卸费,储存费,软管费,容器清洗费,废液处理费,林林总总一大堆。一次听他们给一个项目报价,算下来成本一百五十万的,他们报价四百万岀头,让我很不以为然。

这次老板说,免费!

虽然说免费,该做的工作一样不能少。物品安全单(SDS)要放入系统,进来的异丙醇,岀去的异丙醇,冲洗的异丙醇,所用的方桶等等都要在系统里设代码。还要开会讨论可能的安全环保问题。然后排上日程,工人再进行罐装。

罐装好后,Huntsman 已联系好了另一家运输公司,Estes.

今天,四月二号,Estes已将这四吨异丙醇送到了Huntsman 在阿拉巴马的工厂。

同样也是免费。

在我眼前,似乎已看见这四吨的异丙醇,巳经变成了五万瓶洗手液,摆放在了医院的各个房间。

我看了有关这事的长长的电子邮件,最早的邮件是三月二十八号。 其中Huntsman 介入此事的人就有十几个。 我们公司介入的人也是二十多个。

所有公司介入的人少说也有一百多个吧?

很荣幸,我们是这件四吨的善行的参与者。

疫情漫漫,总有些事情让人感到温暖。希望,就在前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