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6-16 21:14:31)

富德去世了。7年前,我去了我的上个公司接受一份化学工作的面试。当有人在面试我时,我看到一个又老又矮还有点丑的家伙带了两个客户到实验室参观。他走得很快而且精力充沛,绝对不像一个老人,更像一个年轻人。而且他的走路方式像五星级将军一样,充满自信,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后来,我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叫富德,是市场开发副总裁。很久以后,我被告知人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02 20:05:11)

新冠病毒在美国大地肆虐,情况一天比一天危急,同时也催生出一些令人感慨的故事。今天就讲一件四吨的善行。得州休斯敦北面有个小城叫Woodland。在Woodland有一家精细化学品公司叫HuntsmanCorporation.Huntsman其实是一家人的姓。多年前一位叫JonHuntsman的先生设立了这家公司。顺便说一下,Huntsman家族来自于犹它州的盐湖城,信奉摩门教。多年前在中国城经常遇到穿着得体的俊男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0 19:23:12)

啥都不说,先上照片。 现在在心里默默估一下价,看看这条狗值多少钱? 看过街上免费送小狗的。 也看过几块钱就可买一只的小狗。我家的小狗就是这样买来的。可爱,温顺,守家。 听说有人几十块钱买了一只小狗,也没觉得有什么稀奇。 还听说有人花了几百块钱去买了一只小狗,虽然我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有一点不以为然。那么贵的小狗,和几十块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个她,就是前文提到的我的奶奶级学生。老美其实很喜欢沟通。课间的时候,我问这位奶奶级的学生,谁照顾她外孙呢?她说,主要是女儿照顾,有时候她也帮帮忙。“那你先生不帮忙吗?”我问。“我是单亲妈妈。”“那,你是离婚了吗?”“我就从来没有结过婚。”“哦!那两个孩子都是同一个父亲吧?”“是的。只是我女儿生下来不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10-17 07:24:14)

又是新的一个学期开学了,首先要做的就是自我介绍,大家互相认识,所谓的破冰。“请介绍一下你自己吧。你的工作,你的家庭”我首先指着一位非裔女士。看上去她应该有三十岀头了。“我现在在Lowe’s上班。”“每周五天?”我问。“对。每周五天,四十小时”“介绍一下你家里的情况吧”我继续谈话。“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孙子。&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看到文学城为男刘擦屁股的越来越多,每天都被刘男无辜的消息刷屏,实在忍无可忍,写下此文。 首先声明,我的结论只是根据现有的信息做岀的判断。 我的结论:几乎可以肯定女刘被男刘强J了。 男刘睡了女刘,大家都毫无争议。 男刘已经结婚,孩子也有了,刚把奶茶送走,就把别人睡了。说明什么?说明男刘是渣男,毫无责任心和道德底线。要是男刘稍有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面说过,我无缘无故失去了在一个社区学院上课的工作,今年开始,又被当初招我进去的老黑找回去继续上课。回去以后才知道,这个系几乎所有的老师都被下课了,而我和另一位老头这次又被叫了回来。招我的老黑取代我的老同事再次成为系主任。就在他帮我把差不多一切都安顿好了的时候,上个星期另外一位同事告诉我,老黑也被炒鱿鱼了。同事说,老黑与学校新来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怎么就没被贾樟柯的《一个桶》打动呢? 这个不到六分钟的电影,说的是过完了春节,孩子要去外地打工了,妈妈给儿子准备了一个沉甸甸的园桶。儿子带着它搭摩托车,坐船,坐长途大巴,千辛万苦来到了一个大城市,打开一看,是妈妈给准备的鸡蛋,还写上日期,毎天一个。 这几分钟的短片号称引无数中国人民泪奔。 我看了这部短片,怎么也泪奔不起来,相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三号,星期五。一个不吉利的日子。似乎很多可怕的事就发生在这一天。就在一个这样的日子,我接到公司President的电子邮件。他说,亲爱的孤博士,为感谢你对本公司多年的贡献,今特别通知你,你的薪水从下个发薪日开始上涨百分之十。百分之十!那一年就是一万多,一个月就是一千多,每个月二十个工作日,毎个工作日就多五十多刀!赶快把这好消息和太太分享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就在木罕默德被炒鱿鱼后不久,我也被炒了。 我在社区学院上课是前同事介绍的。 有一天,我在上班,因为废水排放的问题,就去问上个公司的同事,他曾是上个公司的环保安全副总。除了问他专业问题,顺便问他现在在哪里上班。他说他现在在一个社区学院教课,教化学。 我开玩笑说,还要不要老师啊,我也来上课吧!我可以上晚上的课的。他说,我们还真缺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