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杨圆圆并没有躲闪,眼睛直视着投岭血红的双眼,用温柔的声音说:“我和姓高的没有半点关系,今后也不想有任何关系。我现在只想陪你喝酒。”现在她是振宇能源的副总经理,怎么会没一点关系呢?投岭恨恨地想。我常说,女人对付男人最锋利的武器不是大叫,不是大闹,不是耍泼。是温柔。在温柔的女人面前,再凶狠的男人都要缴械投降。温柔如同一根线,把你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投岭蹒跚着出了过去的圆岭能源,现在的环宇能源,心里空落落的,头脑一片空白,随手招了一个出租车,拉开后门坐进去,双眼茫然盯着前方。“请问兄弟去哪里?”司机等了半天没反应,终于忍不住问道。“什么?”投岭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我说,兄弟你要去哪里?”司机再重复一次。投岭愣了一下?去哪里呢?我能去哪里呢?此刻他真恨不得有条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圣诞巳过,新年也过了。投岭这次在美国,主要是招了一个项目经理,Tim。Tim的中文名是唐送词,投岭觉得怪怪的。中国人到了美国喜欢取一个以姓的第一字母打头的英文名字,这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Tim在年后就来上班,投岭把前面几天的时间安排都做好了。然后匆匆再去中国。而在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往年的圣诞节,还诗和投岭都会举办一个大的Party,朋友邻居欢聚一堂,喝酒,聊天,打牌,一般都要搞到凌晨两点才结束。那也是大家最喜欢的聚会方式。今年,还诗说一直没有闲下来过,圣诞节想静静,而且这几天好几个朋友有饭局,家里就不再搞Party了。投岭本有些遗憾,转念一想,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圣诞节之前,投岭又回到了美国,这与上次回来相隔三个礼拜。这次回来,投岭的心里依然有些忐忑不安,怕还诗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虽然他与安妮有了婚外情,而他只想把那种关系局限于相互之间短暂的性的需求,而且局限于只在中国,并不想因此影响到与还诗的关系。在他的内心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如果女人要对男人采取主动,男人是很难拒绝的。这就是投岭的领悟。 其实反过来也一样。如果男人对女人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女人也是很难拒绝的。这就是为什么鲜花经常插在牛粪上的原因。 渐渐地,投岭默认了与安妮的私情。甚至习惯了有安妮在床上。 尽管在内心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第二天,郝春丽打来电话,说愿意来上班。投岭很高兴,让她尽快过来。几天后,黄愈强打来电话,“投岭,听说你的千人计划申请已成功了,是不是该请客呀?”投岭一愣,怎么没人告诉自己呢?“你听谁说的呀?我怎么不知道?”“不会吧?都下来两个月了。我在国务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两年前,机修车间要招一位绘图员。机修车间的经理是一个老墨。他和他老板关起门来和候选人聊了半天。第二天很神秘地说,招了一个绘图员,很Hot. 下个星期一,人来了,这是一位南美的姑娘,的确很符合老墨对Hot的定义,浓眉大眼,长方脸,厚嘴唇,胸大而挺,丰满的腰,屁股圆而翘,腿粗而不短。对老中而言,这样的姑娘也许很一般,眉太粗,脸太大,唇太厚,腰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刚刚回到中国的投岭就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负责车间建设的经理辞职了,负责车间生产的经理也辞职了。两位都是投岭在华北理工大学的校友。他们的离开,对公司是一大损失,特别是生产车间的经理,对生产过程的所有详细情况已全部了解。他的新公司是干什么的呢?他会不会把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示:这是一篇小说,一篇真正的小说。所有人物、故事、情节皆为虚构,切勿对号入座接下来的几天,投岭和还诗几乎天天欢爱,仿佛那旧日时光再回,生活也已恢复了原样。投岭的脑海里,还时不时浮现出他与安妮的性爱场面,只不过这种场面已不再让他烦心了,有时甚至让他有了一种征服感而有些小小的得意。在此之前,投岭最瞧不上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说自己犯了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