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些年被炒鱿鱼的同事们(一)

(2019-01-04 11:34:23) 下一个

多年前在路州乡下一个化工厂的质控中心上班。这是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

 

公司里的工人,管理人员,质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当地人。我不但是外地人,而且是外国人,同事们对我首先就有了天然的戒心,认为我是来抢他们工作的。再加上又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英语,估计比广东人说的普通话更加让人难懂,同事们又都说着路州乡下的英语,我和其他同事的交流很成问题,更不用说做朋友了。因此工作上基本是无人搭理的状态,连笑脸也不给我一个。

 

一天,一位叫哈瑞的同事问我,说滴定仪不工作了,测定结果与供应商提供的数据相差很大,而且重复测量结果还不一样。

 

我简单了解了一下,原来是用硝酸银滴定法测定氯离子含量。样品是强碱性,加入的硝酸银变成了氧化银因而使滴定分析结果偏高,样品量不一样,碱量也不一样,结果也会变化。

 

想了一下,在称取样品后的烧杯里加了一点硝酸把溶液调成酸性再滴定。结果马上和供应商的结果一样了,而且重复性很好。

 

哈瑞终于露出了笑容,对着我竖起大拇指。从此,我们关系变好了。我们用语言,用手势,有时甚至用文字图画进行交流。知道我想钓鱼,就告诉我湖里有什么鱼,怎么钓。我在美国钓白鲈鱼,大嘴鲈鱼,Crappie,猫鱼什么的,都是他教我的。什么季节,什么时候,水线多长,用什么鱼饵,等等等等。

 

多年过去,还清晰记得他示范我钓Crappie 时轻轻抖动手腕的样子,以及他那一双眼睛。要是年轻的姑娘,可以说这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可是哈瑞这个老男人,眼睛似乎也是水汪汪的,让人难以置信。

 

有一天,哈瑞没来。别的同事悄悄说,哈瑞在公司的药检随机抽查中被发现吸毒,因此被炒了。

 

我心里很惋惜,心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位朋友,就这样没了。多年以后,那双貌似水汪汪的眼睛有时还浮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故事的教训就是,在公司上班的人千万别吸毒。

 

小镇晚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