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些年被炒鱿鱼的同事们 (九)

(2019-01-16 18:39:28) 下一个

就在木罕默德被炒鱿鱼后不久,我也被炒了。

我在社区学院上课是前同事介绍的。

有一天,我在上班,因为废水排放的问题,就去问上个公司的同事,他曾是上个公司的环保安全副总。除了问他专业问题,顺便问他现在在哪里上班。他说他现在在一个社区学院教课,教化学。

我开玩笑说,还要不要老师啊,我也来上课吧!我可以上晚上的课的。他说,我们还真缺老师,你要来我就给系主任说一下。我半开玩笑地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他系主任,一位老黑就约我去面试,因为他的一位老师刚去世,急需人顶上。

面试当然没问题。然后又做一个网上测试,相当于简单的英文和数学测验。在网上随便找了些免费的样题看了看就过了。

所以,和同事朋友平时多联系联系,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帮了你。

过了一段时间,老黑让我开始上课。去了以后才发现,我的前同事刚成了系主任,而招我的老黑已降为普通老师。

在此后的几个月,老黑告诉我他想换工作,看到我公司网站上要招一个搞环保安全的,让我做推荐人。通过这几个月的了解,我知道他差得太远,犹豫了两天,最后才答应了他。结果HR也没找我了解情况,他也没有被录取。

教了两个学期后,就有些懒心无肠了。学生们的素质是如此之低下,感觉自己的智商似乎也被拉低了,要教这些连加减乘除运算都大有问题的人学化学,我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可是反过来又想,不在这里混时间,大把的空闲时间也会浪费在了文学城的涂鸦上,还是继续上吧。

就在这三心二意中,迎来了新的一个学期。先去教师休息室看看有没有什么邮件啊通知啊什么的,结果却发现放我邮件的盒子不在了!仔细找找,还是没有!于是到教室,门上连我的课都没了!

怎么回事?两个星期前我还和系主任,也就是我的前同事一起参加教育培训呢!我于是打他手机,没人接。已经过了上课时间了,给他发短信,他一会儿回了。说他已退休,有什么找老黑,现在他是系主任。

于是又打电话给老黑,没人接;发短信,没人回。怎么办?等了几分钟,决定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老黑才打来电话,说,由于学生少,我教的晚上的课合并到了白天上,因此不需要我教了。我心里奔腾过好几匹草泥马,说,那至少你打个电话说一声吧。他略带歉意说,重新接手系主任,事情繁多,本来要给我说一下的结果忘了。

后来合理分析了一下,也许学校把我前同事炒了,顺便也把我给炒了,当然不排除是学生不够。

其实这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心理创伤,甚至还暗中松了一口气,从此再也不用考验我的耐心了!于是,把这段当老师的经历置诸脑后。

所以,即使你没有犯什么错,也随时有可能被炒鱿鱼的。

新奥尔良街景

故事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就在写这一系列博文前,老黑打电话来,问我可不可以再回去上课。

几乎没有犹豫,我答应了。

这就好像谈恋爱的男女,要是一方把另一方甩了,被甩的一方就觉得痛苦和屈辱,想挽回,即使明知甩人的一方是烂人,不如自己,不值得。

我是不是就像那在恋爱中被甩了的人,现在重新和好,准备将来甩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孤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喜欢你小说轻松幽默风趣的格调。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最后的心理描述非常到位。
孤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花与小木' 的评论 : 去混混日子 :)
大花与小木 回复 悄悄话 孤湖博士开始教书啦? 祝一切安好。
啥也没错,被炒鱿鱼。同意。我也有类似经历。:-)
孤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火眼金睛☆' 的评论 : 很少,几杯咖啡钱。具体多少就不好意思提了 :)
★火眼金睛☆ 回复 悄悄话 能不能说说每周上课花几个小时?挣多少钱?这种兼职透露一下应该没什么的吧。
孤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中的春树' 的评论 : 是啊是啊。别和钱过不去呀 :)
雨中的春树 回复 悄悄话 无所谓了。只要以前没发生什么龌龊,干嘛不回去上课呢?一周花一二个晚上,挣些钱花,有什么不可以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