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兄弟走美西(9)- Flagstaff

(2018-09-06 20:28:09) 下一个
今天晚上住Flagstaff 。
 
刚离开大峡谷,车总就让找中餐馆,还要不是粤菜馆。侄儿用手机搜了一下,还好有一家,车总让打电话等我们,餐馆让我们赶紧,不然师傅下班就没人炒菜了。
 
天色渐暗,倦意上涌。兄弟提起在赌场的胜利,马上又来了精神。于是开始总结致胜的法宝。
 
“昨天关键是始终贯彻了确定的计划,没有乱打。”兄弟说,“那把牌赌注增加到了四百八,我们没有犹豫,还是押上了。”
 
“还有那一把我们没有加倍。“我补充说,“虽然那一把加倍的话确实赢了,但已经偏离了原来的策略。要是输了就不可能有资本玩下一把了。” 兄弟面有得色,如果不是他的提醒,我还真加倍了。
 
兄弟又说:“还有就是我们有止损机制。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筹码输了,就马上离场。这样我们最多就输不到二千美金。” 
 
我接道:“当然我们的运气也很好。虽然连输七把牌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八,但是还是一定会岀来的,平均每一百二十五个循环就会岀来一次。而且连输七次岀来的时候不一定,有可能刚开始就出来,有可能几十个循环后再出来,我们运气好,没有岀来,要是出来了就全输了。”
 
“赢钱了,随便怎么吹都没关系,都有道理。孤总你们两兄弟也不照顾一下输钱的人的情绪!”钱总在后面抗议道。
 
我们哈哈一笑,说得也是。
 
历史不就是赢家书写的么?胜了,就可以吹嘘自己的计划多么完美,自己多么有远见,自己在关键时候多么临危不惧。
 
虽然,大多的时候输赢都是由偶然因素决定的。
 
“还记得在老家我们几兄弟和老爸一起斗地主吗?”兄弟转移了话题。
 
我马上说,“怎么不记得!”
 
往事历历涌上心头。
 
那是我出国之前几年,我们几兄弟差不多都大了,好日子刚刚开始。我们兄弟分散在各地,上班,做生意。过年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吃过年夜饭,看着春晚,于是我们几爷子就开始了斗地主大战。谁叫的分数最高谁做庄,其余三家打庄家。大家打得兴高采烈,爸爸拿到牌,就笑哈哈地说,你们这次输定了,边说还边亮牌给我们看。我们马上说,你那手牌,一定是输的相。结果往往他是输家,今天这位兄弟和我是赢家。而爸爸输了以后,仍然笑得合不拢嘴。半夜两点,妈妈睡了一觉起来看我们还打得热烈,嘴里抱怨我们还像孩子一样不分时候,可过一会就给每人端上一碗醪糟汤圆蛋。
 
往事在脑海里浮现,脸上挂着笑容,我的眼里,却已有泪花。
 
这样温馨的画面,却是再也不会回来的了。

Flagstaff, Arizon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