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一羽

园艺 旅游 收藏 杂叙
个人资料
正文

白云一片去悠悠

(2019-07-22 05:41:08) 下一个

 

这些天,多伦多的傍晚常常碧空如洗。偶而,也会远远近近地漂来几朵白云,有时只剩下一朵在眼前游荡,余下的白云都散成了丝絮挂在了后面的天幕。于是,“白云一片去悠悠”,唐诗人张若虚的诗句,如同白云漂上了心头。

 

看看头上的白云,想到了白云下面的世界。不知怎么,想到了古巴,或许那儿给人的印象太深了。去年我已在《文学城》里写了两篇(请见“哈瓦那的情结”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1875/201803/1177.html),但意犹未尽。

 

我们住的巴拉德罗半岛,是古巴的旅游特区,那儿的加勒比海风光堪称一流。

 

请欣赏巴拉德罗半岛上的跳蚤市场和海滩风光。

刚下飞机、在办入关手续的等待过程中,导游说,你们到古巴要做好吃住等等条件较差的心理准备;不过,古巴的甘蔗汁特好,你们在自助餐厅可以多喝点。我上小学时即受到古巴盛产蔗糖的教育,听而信之。可在那儿住了八天,始终不见有蔗汁供应。直到后来我们乘大巴横穿全岛去另一处景点,才找到了答案:沿途数百公里,所见的是大量抛荒的农田,不见甘蔗林、又何来甘蔗汁!虽然,古巴气温条件好、发展旅游业条件好,再加上有石油,但是资源闲置的情况相当严重。孙中山提出的“地能尽其利,货能畅其流”的问题,在这儿完全没有解决。不仅古巴有很多抛荒的土地、路上的机动车也老旧且少,全国唯一的一条火车线,一天只开一趟(导游说的)。有趣的是,我还见到了用马拉的公共交通车及站台(请见我在大巴车上所抓拍的照片)。

导游又告诉我们,虽然古巴经济落后社会贫穷,但是他们自我感觉幸福指数很高。这一点,去古巴之前我就有亲身体会。在多伦多的LINC班上,一位30来岁的古巴女同学,曾几次充满激情地告诉我们,她的国家上学不要钱、看病不要钱和住房不要钱,云云。古巴人的自我感觉良好,让人感叹闭关锁国和洗脑的后果。同样头顶一片白云,却不能认知古巴触目惊心的贫穷!更感叹“地球村”居民们,其命运由“村长”或“村委会”或“村规村约”所掌控。

 

再谈谈我在大巴车上所抓拍的另一张街头巨幅画像:一片淡淡的白云下面,有着三个在一定的时间段掌握了他们同胞命运的“领袖”。中间的卡斯特罗(弟弟),去年已经交班。两傍的一位是老卡斯特罗、另一位是委内瑞拉的前总统查韦斯,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斯人已逝,却留下来苦难。画像中的那片白云,仍在加勒比海上空游荡。

不知怎地,由天上的白云,又想到了网络博客的命运。前几天上网查阅,才知道国内有大网站走上了关闭博客的路,说是“博客时代快终结了”。因为更新慢而且不易互动,已不能与微信特别是网络自媒体比肩。难怪在华人中影响大的《加国无忧》,去年关闭了博客。

 

对“博客时代快终结了”,我是既信又不信。

 

相信的是,“时移事异”。从中国文学史看,唐诗宋词元曲,每种流行的文学形式都有生命周期。早在清代,赵翼就说“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有谁会用唐诗宋词元曲来交流信息?纵有,也是少数专家而已。再拿昆曲为例,苏州地方史籍记载:当年在虎丘山上,能聚会数千人同唱一首昆曲,俨然是当时的流行歌曲;可是到如今,昆曲成了要抢救的文化遗产。我曾当面听一位宣传部长谈体会:昆曲虽婉啭好听、只能听个十来分钟;我每年要接待许多批到访苏州的外地文宣界同行、每次都要陪着去听昆曲。在那儿要坐满一场,看台上慢慢地唱啊唱啊、真是受不了!

 

对国内的急功近利而言,“博客时代终结”比较合适。但是,虽然微信流行,大多是传来传去的劣质快餐,又有何益?况且,单一渠道信息源的传播又造成了普遍的同向性思维。对于人类这种智慧动物而言,并不是好事。再说网络自媒体,许多频道信口开河、就是点击率高、也令人难以信服。

 

微信说得上的好处,是通话的方便和省钱,这件好事说是世界第一,也未偿不可。

 

国外是多元化世界,平面的报纸和书籍都还有一席之地,何况在空间和时间上更胜一筹的博客。总之,博客对一部分人来说是渐行渐远,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就如天上的白云“走走停停”。

 

说到此,我和白云一样,也要开始游荡了。因为,半年时间一过,又要回国照料高龄的双亲了。网友们,过一段时间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