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南美行(33)秘鲁:萨克萨瓦曼古堡

(2018-11-15 14:42:08) 下一个

南美行(33)秘鲁:萨克萨瓦曼古堡

快乐玉子


2018年3月22日星期四 晴

清晨,天高气爽。美美的酒店早餐。
“我们玩去啦。”导游一脸轻松。几十个人的团队,平安无事地从马丘比丘归来。
开出尤加狭窄的小巷,视野越来越开阔。高山间的圣谷天高云淡,水洗过的天空蓝得干净纯粹。片片白云在纯净的蓝色衬托下,格外轻盈透明。
车在曲曲弯弯的公路前行,一座座绿色山峰被抛在身后。
富饶的印加圣谷,山坡上谷地中,铺天盖地的绿色植被,春意盎然。
“我们要去一个以豚鼠(guinea pig)命名的小城。“导游说,“当地人叫豚鼠Cuy,你们在马丘比丘山上见过豚鼠吧,长得象大猫一样。豚鼠是圣谷特有动物,它繁殖能力极强,山间谷野,随处可见。印加人认为,豚鼠是地球母亲赐予印加人的美味佳肴。印加人用它庆祝节日,就象西方感恩节必吃烤火鸡一样。库斯科大教堂“最后的晚餐”画里的食物就是豚鼠。“
嘻嘻哈哈中豚鼠小城到了。名副其实的小城,一条小街,百来个常住居民,都以烧烤豚鼠为生。
巨大的豚鼠画竖在街边,挥手与游人打招呼。街道两旁一个接一个豚鼠餐馆。在这里能享受到地地道道的圣谷野味。
豚鼠肚子里塞满不知名的香草,放在天然木炭慢慢烤熟。14美金一只。
几十个团友们挤在一个小店,怕等候时间太长,我们另找一家。餐馆门前看摊的小姑娘不太懂英语,说是25比索一只豚鼠。比索与美金兑换率1:3,8美金一只?不会那么便宜吧。叫了老板出来。10美金搞定。
小城人实实在在。10元美金包括一只烤鼠,还配上秘鲁特产果酒和玉米土豆。老板娘带着歉意微笑着说,“意大利面马上做好。”
“足够了,意大利面免了。“我也微笑。
据说印加人食用豚鼠前必先感谢造物主的恩赐,我们感动小城人的至真至诚。鲜花、美酒、和烤豚鼠。豚鼠肉外脆里嫩,野味十足,与烤乳猪有点相似,但肉质细嫩得多。
一路尝试各种美食,此刻品尝的何止浓香美味,还有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小城人的真诚实在。突然想起木心“从前慢”的那首诗,“记得从前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 在豚鼠城,重温儿时那日色缓慢的旧时光。
与帅气热诚的老板合个影,真诚祝福他们平平淡淡幸福快乐一辈子。
离开豚鼠城。车行不多远,忽见一片漂亮谷地。
白云蓝天,起伏的山峦,层层叠叠的梯田,富饶而美丽的土地。
见游人下车,当地人提着围巾披肩走来,光顾上看风景拍照,待上车见到同行团友买的漂亮驼毛围巾时,后悔没挑上一条。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谁让我无心购物呢?
隐约可见山谷深处不同颜色的小楼,库斯科城快到了。城外约一二公里的高坡上,印加人雄伟壮观的萨克萨瓦曼(Saksaq Waman)圆形古堡遥遥在望。
萨克萨瓦曼古堡,古印加人最伟大的工程之一,印加大石文化的又一个印证。根据读音,英文将古堡翻译为“性感女人““Sex Woman”。诱人的名字,只是与古堡风马牛不相及。
随导游来到海拔约3400米的萨克萨瓦曼古堡前。
巨大的城堡建筑群创于印加王帕查库蒂时代。古堡乃库斯科古都的门户,曾是印加帝国保守库斯科城的军事防御堡垒,又是印加人举行“太阳神祭奠”的重要神庙和祭坛。
仰视石块垒建的高高楼墙。巨大无比的石块,最大石头高达四五米,小块的至少也有二三米高。
萨克萨瓦曼古堡的石头在印加人眼里具有灵性。“看到石块上的花纹吗?”导游问,“印加人敬南美豹为豹神(Gudad puma)。他们认为,石上花纹来自于豹神的手印脚印。有些石块似豹头形状。那是勇猛的豹神显灵,用神力保卫印加人城池。”
游人们努力在大石块上寻找豹神的灵迹。可能古印加人与我们感受世界的方式不同,凡夫俗子的我见到的只是似是而非的莫名图案。
“仔细瞧瞧楼墙的石块结构。严丝合缝到无懈可击。”导游指向他身后那堵墙,“围墙上每个石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看上去很不规则。但石块之间接合得严密精确。印加人堆砌石块时不靠粘合灰漿,全凭高超的切割和衔接拼嵌技术。信不信,石块间天衣无缝到连一张薄纸也插不进去。”
还真有人试着插入纸片,结果当然让大家心悦诚服。
巨大的古堡,工程之艰巨浩大难以想象。整个城堡从下至上共有三层,没有任何木梁和木柱支撑,清一色用巨型石块垒砌而成。据导游介绍,古堡的每层楼墙高达18米,长达540米。
顺着石头台阶走上第二层。只见对面山丘草地上躺着一块块光秃秃的石板,那是印加人太阳神殿堂的遗址。神殿的石块被西班牙殖民者拆去建了教堂。
祭奠太阳神的神圣庙堂,如今只剩下空旷的石坡。阳光照耀在山坡光滑的石板上,发出刺眼的反光。亵渎神明啊,印加人若地下有灵何其痛心伤悲。
古堡最高处耸立着彼此相连的数座塔楼。拔地而起的圆石垒成了威武的圆柱形塔柱。虽历经风雨,塔楼雄风依旧。据介绍,塔楼里原是印加王的奢华行宫。
徘徊在气宇轩昂的石门石梯石楼间,不甚感慨。“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曾几何时,印加帝国雄居一方称霸整个美洲。斗转星移,只留下风霜雨雪后的残垣断壁。
站在塔楼顶眺望,白色耶稣像高高矗立在不远的山顶。
历经数百多年岁月的风风雨雨,印加帝国的威武雄风已若烟云过眼,只留下萨克萨瓦曼古堡的巨石,执着地吐诉印加人的超人智慧与无尽哀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