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南美行(23)圣地亚哥的街市

(2018-09-01 11:30:25) 下一个

南美行(23)圣地亚哥的街市

快乐玉子


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 晴

今天离开阿根廷,前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南美洲第五大的城市。
阿根廷国际机场(Ministro Pistarini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行人等待海关检查的耐心一再被延长。不由想念巴西阿根廷,出入境关口实在便利,护照交给地陪导游就搞定了。
也难怪,智利眼下是南美人人眼馋的最富裕国家。为阻止非法人员贩毒和偷渡,检查严格也情有可原。
一路上多次搭乘智利南美航空LA(西班牙语:LATAM CHILE),也许要飞回家了,漂亮的空姐服务态度更和蔼亲切。
自从有了飞机,人类如鸟儿般生了翅膀,地球显得越来越小,方才还呆在大西洋沿海城市,二个多小时后,已跨山过海飞到濒临太平洋的圣地亚哥市。
安第斯山如界碑划开智利和阿根廷一东一西二个国家。
时值智利初秋,圣地亚哥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之间没有时差。智利的冬春从6月到11月,雨水较多。夏秋时节(12月至5月)大多晴天,夏末秋初的二三月间天气不冷不热,最是旅游的好时光。
要出关了。入境表要注明智利所住旅馆的名字,还要拍照打指模。哩哩啦啦等了老半天,一群人总算顺利离开智利国际机场。
圣地亚哥的地陪导游是个名叫Rod的当地白人。老外自有老外的情怀,他宣布今日步行逛城,然后坐缆车登山拜见圣母像。
走过不少南美城市,导游敢领几十个游客步行逛街,还是头一遭,看来圣地亚哥的小偷很少。一路偷抢见多了,第一个反应是社会治安。
“我们走的这条街是圣地亚哥著名的奥希金斯大街(O'Higgins Avenue),全长约8公里。大街以智利民族独立运动领袖、智利独立后第一任最高执政官贝尔纳多·奥希金斯·里克尔梅的名字命名。”Rod边走边聊天。
婆娑的棕榈树耸立街道两旁,街边绿草如茵鲜花绽放。沿街隔不多远就是喷泉和一座座人物纪念铜像。
智利,出产铜的国家,街上的铜制塑象特别多。栩栩如生的闪光铜像,刻下了智利历史上重要政治人物和民族英雄的风采。
奥希金斯街的街景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七九大道风格迥异。街道不宽,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与古色古香的矮房彼此交错。尤其老城区,颇有旧时殖民地建筑古风的三四层高小楼比比皆是。
很喜欢老房子窗梁门檩的花形刻雕和精巧的装饰雕塑,她让我想起上海街头的老式花园洋房,那份细腻入微的精美不经意间镌刻下时日缓慢岁月静好的老时光。
圣地亚哥老城区步过了四百多年的光阴。几百年来大概没有哪个国家哪个城市象智利一样遭遇如此频繁的地震袭击。地球上约五分之一的地震发生在智利。1960年地震史最高的9.5级地震搅得智利地动山摇。面对一栋栋典雅秀丽的建筑,不得不佩服智利人的智慧和执着,任何灾难也改变不了他们追求精美雅致的浪漫情怀。
“宪法广场(Plaza de la Constitución)到了,智利总统府就在这个广场。”Rod说。
“这是智利的总统府拉莫内达宫(Plaza de La Moneda)。“Rod指向身后的一排白色建筑,“拉莫内达宫建于1784年,当年南美最宏大的建筑。她先是智利皇家铸币厂,1846年被改作总统官邸。若赶得巧还能观赏总统府卫兵的换岗仪式。”
拉莫内达宫犹如久经沧桑的老人,见证了智利政治历史上的一个个重大事件,1951年她被定为国家级历史文物遗迹。
“国旗迎风飘扬的是市政厅大楼,圆形铜顶的古老建筑是国家银行。宪兵广场一角的塑像,那是南美第一位通过公开选举并二次被智利人推举的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 Rod带着我们在宪兵广场东走西逛,他还告诉我们,圣地亚哥拥有南美最大的图书馆和众多的博物馆,有“博物馆之城”之誉。
短短几小时不可能去图书馆博物馆,只能能随Rod穿人群过街市。
有向导带你逛街,还津津有味地听他谈古说今,也是一种享受。
国会大厦,司法法庭大楼,古色古香的城市银行和股票市场大楼……,紧跟在Rod身边,视线不断随Rod的手指方向移动。一门心思观街景听故事,常连拍照也忘了拍。看来我成不了摄影师,你看看团里那些摄影发烧友,除了咔嚓咔嚓照相外,似乎对其它一切皆很淡然。
信步于色彩鲜明的步行街,随熙熙攘攘涌动的人流,拥抱充满故事的美好建筑物。特别有感于圣地亚哥生机盎然的城市氛围和她的亲和宜居的便利。
从西往东走着走着不觉来到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
南美不少西班牙殖民地国家的首都象墨西哥智利秘鲁等都有武器广场。殖民时期,武器广场是国家政治军事和文化活动重地,统治者集合和检阅军队的地方,武器广场的规模显示出一个国家的权利和实力。
圣地亚哥的武器广场地处于老城区的中心地带,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难怪没见小偷踪影,巡逻和站岗的警察随处可见。背着枪的警察大哥其实很温和,乐呵呵与游人攀谈合影。
武器广场进口处耸立着巨大的印第安人石像,游客们饶有兴致地排队与石塑像合影。据说这个雕像抽象化的大眼睛象征智利人对远久没落的印第安历史和文化的追溯和反思。
不远处,骑在马背上威武霸气的铜塑人像是智利第一任皇家总督佩德罗?德?瓦尔迪维亚(Pedro de Valdivia),圣地亚哥市的创立者。
是金属与石器的摩擦与交融吗?看看满大街的混血美女和帅哥,会心一笑,无论是战胜者还是被征服者,毋庸质疑,欧罗巴与印第安人是他们的共同祖先啊。
广场四周,餐馆,小纪念品店,街头艺人表演……,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当然最吸引游人的还是一座座漂亮别致的历史文物建筑。
方方正正的广场很容易辩方向游人不可能走丢,导游允许大家自由行动。有人赶紧跑去与建筑物拍照了。我们走进了气势雄伟的圣地亚哥大都会教堂。
(Santiago Metropolitan Cathedral)。
圣地亚哥大都会教堂是一座历经岁月磨难的建筑。她始建于1748 年经过52年的打磨才全部完成。很少有人在意她当年的模样,教堂被地震摧毁后,重建于十九世纪末期。受当时欧洲新古典主义艺术风潮影响,眼前的大都会教堂更接近纯净庄重的古典希腊罗马建筑风格。
教堂高大庄严的三座拱门象征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宗教信仰。拱门直接通向教堂内部三条约九十多米长的拱形长廊。每条廊壁上壁柱间,诠释圣经故事的雕塑和绘画随眼可见。长廊的弧拱天顶交错排列的弧线有规则地延伸,营造出错综复杂严谨神秘如迷宫般的天穹。
圣地亚哥大教堂属于巡礼教堂。她免费提供信徒和游人前来参观朝拜。朝圣者从侧面长廊起始,可在教堂内通行无阻地巡走一大圈。
一路巡走,沿途可观赏整个教堂景色:长廊,布道主讲台,侧布道厅……,还可在受难专厅瞻仰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场景。长廊还能通向旁侧的连体建筑大主教宫。
沿着朝圣者路线我和先生把整个教堂走了一遍,最吸引我的还是那些精美华丽的雕塑和绘画作品。
教堂不远的中央邮局大楼(Central Post Office Building)古雅华贵。19世纪末,一场大火把这座历史建筑烧得只剩几堵残墙。重经改建的大楼由二层改为三层,并加了一个穹顶。虽然建筑风格深受当时流行的新古典主义艺术风格影响,但布满雕刻花形如皇冠般华丽的楼顶,极富想象力地体现王宫建筑的尊贵奢华。
这栋老建筑承载了智利政治首脑人物起起伏伏的往昔。殖民时期她是殖民总督的官邸,1810年智利独立后改为总统府,政府政要人物办公和居住的地方。1846年总统府迁至拉莫内达宫后,此建筑改为中央邮政大楼。如今已成为国家博物馆。
与中央邮局相邻的大楼,曾是殖民时代智利皇家法院和国库的所在地。这栋古老建筑经历过多次改建修缮,如今已成为智利国家历史博物馆(Palacio de la Real Audiencia de Santiago)。
曾经聚集在武器广场的风云人物早已烟消云散化入尘土,“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庆幸昔人已去楼还未空,据说这些博物馆收藏了数万件珍贵价值的历史文物。
“集合啦!“导游开始点名。
依依不舍离开武器广场这个记载太多政治历史文化故事的地方。倘若能细细参观各个博物馆,将是另一番收获。可惜一天时间根本不够。
世界之大人生太快,短短的旅程所见所闻总是有限的。随遇而安吧,得不到的便不属于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