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南美行(14)伊瓜苏瀑布边上的三国故事

(2018-06-30 18:51:12) 下一个

南美行(14)伊瓜苏瀑布边上的三国故事

快乐玉子


2018年3月11日星期日 晴
晨起,阳光明媚了窗帘,又是好天气!
挑选个靠窗的座位,有滋有味地欣赏宾馆早餐。
餐馆供应一种木薯粉做的饼(Tapioca)。巴西人喜欢用它代替面包。那粉与中国的米粉很像。米粉做的皮包着番茄洋葱辣椒细粒和小片火腿肠和奶酪,现做现卖。尝一口,清淡可口,很有味道的木薯香。再来一个。
今天前往阿根廷,观赏一个叫三国交界的景点,然后去阿根庭境內的伊瓜苏瀑布国家公园。
巴西与阿根廷只有一桥之隔,几分钟的路程。
“注意看,这桥是两国分界线。巴西这边的桥栏杆是绿色,一变成蓝色就是阿根廷的领地。”导游说。
还没来得及拍下大桥的蓝绿交界线,大巴已驶进了阿根廷。
南美与非洲的人文习俗倒有几分相象,规章制度不严密,办事效率缓慢。要想快速办完过境手续,还得送海关办事员点小意思。
也许是约定俗成吧?张导说,二瓶可乐外加十美金,海关登记检查会快很多。
果不其然,钱用得恰到好处,顺顺利利地过了境。俗话说,“强龙抵不过地头蛇“,一路上与各种人等打交道,多亏地陪张导的周旋。
张导的先生是伊瓜苏城市的缉私警察。作为妻子,她知晓不少让人心惊胆战的故事。听她谈天说地别一番风味。
三国指的是巴西的伊瓜苏市(Foz do Iguaçu)、阿根廷的伊瓜苏港市(Puerto Iguazú)及巴拉圭的东方市(Ciudad del Este)。伊瓜苏和巴拉纳二条大河汇聚此地,连接了这三个国家。
巴拉圭物价便宜,且巴拉圭边境地区,美金巴币阿根廷币三种货币通用。敢冒险的生意人纷纷涌向巴拉圭,走私倒卖乃至犯毒……。
“巴拉圭之路”意味着发财或死亡的道路。胆大的幸运者的赚了钱,不幸的倒霉蛋送了命。也有不远千里移民来巴西的中国人加入冒险之旅,当然有赢者就有人死于非命。出来混总是有代价的。
如此是非之地,生于此长于此的张导也难免匪盗之扰。
张导说,“这里的强盗也不失绅士风度。有一回,强盗抢了我钱包,我求他们留下我的身份证。他们朝我撇一眼,抽出了身份证扔给我。更有一次,我遇到强盗,只好乖乖交出钱包。他们得了钱,客客气气说了声谢谢。那神情好像我心甘情愿贡献自己钱财似的,让我哭笑不得。“
“最离奇荒诞的经历莫过于我被抢劫反被污告成抢劫犯。”张导有声有色地叙说她的历险记。
因为贪便宜,与人拼搭出租车去乌拉圭。不想归途中遇上强盗。出租车司机惊恐中只顾自己跳车逃脱。留下张导一小女子被强盗抢得身无分文。月黑天凉的夜,孤身一女子落在荒郊野地。 恐惧之余,张导战战兢兢摸索着路,开着那辆被弃的出租车回了家。次日,当丈夫带她去报警时竟发现,出租司机已报警,告她是劫车犯。
故事听起来荒诞可笑,若身临其境设身处地想想,像不像美国的恐怖大片?我佩服张导,小女子不乏大丈夫的勇气和胆识。
细聊下来,张导真非寻常女子。其父是原籍南京的大陆老兵,49年随军到台湾。三十几岁被迫退役。微薄的那点退役金被中介欺骗,没有去成心仪的北美,糊里糊涂移民到巴西。身不由己的离乡背井,被军队无缘无故地淘汰,莫名其妙地流落他乡。大概也是部分台湾老兵坎坷命运的写照吧。太多身不由己的压抑,导致老先生的扭曲性格,近乎偏执的故国之恋和对家人的独断专行。老人家拒绝学习葡语,出门办事购物让孩子们当翻译。子女们在家只准说中文。老先生实在霸道,孩子们每天必须学二小时中文,还要练习写大字。可以想象童年的张导如何无奈和委屈地承受父亲的固执和专制。长大后的张导嫁了个巴西白人,与中文拜拜了。张导的丈夫在警察局,专门管制走私。因为自家有住房无法申请警察局宿舍。与黑白两道打交道的缉私警察能不招人恨吗?那些被没收了走私物的人,常以砸她家窗玻璃以示愤怒和威胁。为了家人安全,丈夫辞职做起进出口生意。成人后的张导慢慢悟出掌握中文的人生价值,“还是挺感谢父亲,没有他的强势坚持,哪里有我的今天。”  张导身上还隐约着军人父亲爽朗直率的影子。流落他乡的一个中国人的故事。故事的结尾这个中国家族已经潜移默化为巴西人了。张导的二个儿子,完完全全的巴西本土孩子,不认中文,连中国话也说不清了。唯一承传的是父母的勤奋独立和自强。
无论老父亲如何执著于中国国粹,他的孙辈仍不以其意志转移而蜕变成似是而非的中国脸中国心。移民犹如鸟衔的种子,随命运飘流在异国他乡。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丛林法则通用于人类。
“看,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的三国交界处到了。1903年三个国家分别建界碑公园于此。”导游打断了我的遐想。
脚下是阿根廷的土地,此处是阿根廷境内的边界观景台公园。(Hito Tres Fronteras)。导游手指向身边的河水,“伊瓜苏河与巴拉纳二条大河于此交汇。真正的三国交界点在河的中心。三国的界碑颜色不同,蓝色是阿根廷,绿黄是巴西,巴拉圭是红色的。”
站在观景台的木栏边远眺,远远流来的二条大河被垂直角度的山崖阻隔,泱泱大水争先恐后的往前涌去,远方隐隐约约的水雾,那是水流跌落于深渊腾起的雾珠。
观景台前的河水保持着冲入大瀑布前的宁静祥和。各国的界碑公园掩映在绿荫丛林之中。右手边的伊瓜苏河岸是巴西,左边巴拉纳河对岸的是巴拉圭。隔河相望的三个国家,藏在树丛中不同颜色的高高界碑宣誓了各自的主权。
毕竟是阿根廷的地界,界碑公园里的礼品店标价是阿根廷币。当地出产的马黛茶,各种木石小挂件,木质的马黛茶茶杯。那茶杯刻着漂亮的花纹造型古朴别致。
理智地压下了恋恋不舍的购物欲。旅程遥远携带不易,饱饱眼福足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