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在Fort Necessity(必然堡垒)的随想

(2020-10-04 06:47:32) 下一个

自从搬到东部就知道Fort Necessity这个离家不远的古战场遗迹地名。多次开车经过附近都没有机会拐进去参观,也不知道它由什么而出名。

随着深秋的到来,家边的红叶甚是好看。为了看到更好的秋景,先在网上查了红叶分布指南,发现附近红叶应该正旺但还没去过的地方应该是东边沿大山山脊而建的宾州Skyline公路。今天决定绕道去开一趟这道风景线。没想到这条比家边海拔要高600多米的公路两边的山坡、山谷都还郁郁葱葱,秋景远不及家边呢,颇为扫兴,也为这不准的红叶指南生气。好在Fort Necessity就在附近,多开了几迈路转进这历史景点。

景点的接待中心修得高大而阔气(远远强于离家不远的另一古堡垒)。影视、雕塑、文字、实物、图像说明都做得非常高大上。仔细一看才知道这是伟大领袖华盛顿20来岁时在1754年领导英国军队对抗法军和印第安人的第一场战斗的所在地(图1)。当然哦,哪个国家不大力宣传自己的开国领袖呢。

图1 旅游指南对那次战斗的描述

再往下看和听就有点禁不住想偷笑了。华盛顿还真不是一个军事家。首先选那堡垒修建地就犯了一个大错误。他居然把防守堡垒修在没法设防的大树林边、在投弹距离里的一块低洼地里(图2)。两边虽有小溪相隔,但那小溪最宽处也就两三米,任何人都可以跳过。修建的堡垒工事更是即小又偷工减料。直径仅仅16米的堡垒由木板墙围成,木板间缝隙很大很难挡住火药枪的射击(图3)。木墙外有三段土堆而成的工事也高不及漆,躲在高处树林里的法军也能轻易的射中卧在工事后的士兵(图4)。在敌方人员远超己方时还要机械地排兵对垒,遭对方火力成片的射杀。加之天下大雨,堡垒进水,士兵根本没有斗志。最后也只好体面地投降并交出已经吃到嘴里的大片土地而退回远远的佛及利亚的老本营。

图2 Google Earth截图,右上角的树林是法军发起进攻的出发地。距堡垒工事约40米

图3 堡垒

图4 土堆工事 

最难以思议的是,华盛顿领导的英军在此前不久的一次伏击时把法军统帅的弟弟(副统帅)杀了。可是,法军在这这场战斗中完全成为胜利者时,其统帅居然给英军喊话要求谈判,最后礼送英军离开军营。

去年在DC郊外也见一古战场遗址,开车拐进去一看是华盛顿领导的DC保卫战旧址。记得简介说由于他的指挥无方,防线被英军不费力地突破,最后导致白宫被烧。可见他一生就不是个好军事家。

这古战场及战法好像根本没法和早十几个世纪的三国时期的战事比。同时期建造的攻防兼备的北京,西安,太原,南京等地城墙及护城河系统简直把这些堡垒能甩几百里外啊。

华盛顿被推为领袖并被世人崇拜是由于他的政治理念,而不是他的军事才能!

另外:东方人的历史从不宣传胜利者的失败,习惯的思维才是想偷笑的原因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