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套用名曲之《知青之歌 - 偷鸡谣》

(2020-07-19 07:56:40) 下一个

唱坛要举办《民谣》活动。赶快去搜民歌和民谣的区别。综合起来,民歌民谣都是来自民间的乡土歌曲,但有如下区别:

  1. 有无作者:民歌有,民谣无
  2. 音调:民歌高亢,民谣低沉

正在想什么歌既合适这主题又适合我,一位当过下乡知青的高中同学在群里贴出《知青之歌 - 偷鸡谣》。这不“想睡觉,有人递枕头”吗。这首歌名字里既带了“谣”,词曲也完全符合民谣的定义。找了廖昌永版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伴奏,把原词改动了一下以满足伴奏曲要求。

作为那个特殊时代的产物,下乡知青偷鸡的故事很多。当年老百姓丢掉一只鸡也算一大笔财产损失,肯定也是要骂娘的。这首套用名曲演唱的《偷鸡谣》居然把做贼这事也唱得值得大家同情。可惜我没唱出那种幽默无赖的意境。

另:鸡年时,不谐世事的我在笑坛写了一篇关于鸡的忆旧短文,遭到WXC里一属鸡的“大腕"的”批评”。里面也有知青偷鸡的故事,再贴于下陪伴这《偷鸡謠》。

好多年前周末去逛Fleet Market,偶见有农民自养、长得奇奇怪怪、但都很彪悍的走地鸡卖。同去的朋友说这种鸡肯定很好吃,建议一同买几只。嫌麻烦就问,你会杀吗?回答是:”我当过知青,你说会吗?“
还有什么可说的,机会难得,我们一下就买了10只。

鸡拿回我家后,就等朋友大显身手了。他也真地就拿出知青杀鸡术。连鸡脖子上的毛也不拔就一刀把鸡头砍下来。然后把脖子往翅膀下一扭就放在厨房地上。

没想到这无头鸡命真大,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在我厨房里就跑起百米来,血从脖子里向外乱喷,居然能冲到厨房顶棚。经过几分钟折腾,我们才把这东西控制住。

见此状,我只得自己出手。说实话到美国太久了,自己也怕见血(孩子们比我还厉害,问他们为什么不考虑医学院,第一回答就是不想见血)。我拿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学来的本领,把剩下的鸡全解决了,汤好,并红烧了一只。饭桌上,大家都赞这鸡真好吃,我却坐在那里,想着那跑百米的无头鸡,满屋的鸡血,汤鸡水的腥味,心里那个翻啊,一口也不想吃。

 

知青之歌 - 偷鸡謠

深夜村子里四处静悄悄

只有蚊子在嗡嗡叫

走在小路上,心儿咚咚跳

多么诱人的晚上。

 

悄悄溜到了队长的鸡窝旁

队长睡觉鼾声呼呼响

鸡婆你莫要叫,快点进书包

多么激动的晚上。

 

我的好队长,请你多原谅

我的肚皮实在饿得慌

我想吃只鸡,我想喝碗汤

年轻人需要营养

 

从小没拿过别人一颗糖

捡到钱包交校长

而今做了贼,偷鸡又牵羊

父母知道会怎么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