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再次当画家

(2020-07-26 19:00:39) 下一个

自从二哥(堂兄)以口诀“问问王老师:0 - 0 = 0,对不对?对! 问问井老师 1 - 1 = 0, 对不对? 对!”教我画蒋光头启蒙开始,就走上瞎琢磨美术之路。后来上初中、高中、下乡一直为办墙报的主力。写写画画差不多全部包干。考大学时,有老师鼓励我报考美术学院。但为了饭碗,还是报考了能利用我数理化好的工科。大学期间,除了上政治课时悄悄重操旧业外,从此基本完全放弃美术。

不知道美术是不是可以靠基因遗传,儿子、女儿在美术上都很不错。儿子在上小学时常有同学会付钱让他画各种动画人物,他的钱包也总是鼓囊囊的。同样为了饭碗,我粗暴地阻止了儿子的艺术之路,逼着他走了学工的道路。好在儿子学业不错,工作顺手,反而觉得我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当女儿交着高学费去上艺术专业时,我反而鼓励她。不过会规划自己人生的女儿在大三时以“教授再没东西可教”的理由突然放弃艺术而改学数学,从此吃上了枯燥但她喜欢的数学饭。欣喜的是她博士没毕业就有了“L氏定理”。毕竟美术对我们家族的人只是一种娱乐,只有吃饱了才能娱乐。

一直以来,自己的梦想之一就是等退休后还要把美术这个娱乐玩下去。这个周末我就又作了一次painter (正译为画家,另一翻译为油漆工)。

上上周找了邻居来给我房子漆墙。还没打过零工的小伙子要价太低,把整个房子漆下来要的劳务费只相当于我当专家证人一小时的费用。觉得要对得起人家,把他的要价基本提高至他原要价的三倍。今天好奇查了一下大家都认为赚钱的卡车司机的收入,发现我并没有亏待这邻居,毕竟Painter是一个低技术工作。想想我给人家当专家证人的律师们,差不多在进法庭前我都得给他们进行速成专业知识培训,但人家的按时算的工钱又比我的高一倍。虽然知识是力量,但这差别也实在太大。

那天怕小伙子油漆没买够,就说”要是油漆不够,就不要漆后面的工具房。没想到这句话给小伙子一个走捷径的借口。尽管后来油漆剩了半桶,他也没把工具房给漆了。小伙子在漆房子的前面墙时,做工仔细。我甚至鼓励他开个零工服务私人公司。漆完前墙他就要拍照,说要给他未来公司做广告。不过漆其它墙面时就开始有些偷工了,很多小地方都没有漆到或者质量太差。自己心软,加之人家要价低,又是邻居,想想这些活自己可以干,就假装没看见。

昨天(周六)就计划用剩下的油漆把工具房漆了。不过最近在油管里发现了由我们小时最爱看的小说《林海雪原》改编的2015版《林海血色》。为了完整地了解那段历史和欣赏该连续剧编剧,表演,摄影,音乐的艺术性,时蓬外面下着小雨,就决定追一集再干活。没想到这一决定大错特错,用了一个凉爽的整天在屋里追剧。

晚上知道不能再拖,今天八点就开始干活,把工具房漆了两次,把小伙子没干好的地方都重漆了,油漆还是剩了不少。又吹毛求疵地找了一些小地方加工。马不停蹄,总算在三点多才把油漆用完,了却好多年来想把房子墙壁漆成我想要的颜色以配合房顶和环境色彩的愿望。

昨天一个凉爽天没干活,今天从早上就不停的升温,到12点气温就升到90多度(30C)。加上地板、墙壁的反射,工作环境的热度远远高于实际气温。虽然一直在避开阳光直照,最后一小时还是不得不在毒辣的太阳下工作。人说“晒死人啊”,还真有点那个来头。等干完活回到家里,就像中暑了一样,浑身无力。先躺在地上睡了半小时,才有点力气去洗澡。再喝了一瓶冰镇咖啡,总算缓过一些劲来。

看来这技术不高的Painter职业并不是那么好干啊。退休后还想学着当画家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