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葡萄藤上继续的抗战

(2020-07-23 19:49:21) 下一个

几年前请系里几位中国研究生来家吃羊肉泡馍。一位学生送给我一根葡萄苗作为礼物。不想这位在事业崭露头角的同行却在最近英年早逝,可惜可叹!

大多数中国人的一个梦想就是:在后院搭个葡萄架,夏日黄昏时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听着音乐,看着好书,品尝新鲜晶莹的葡萄。收到这礼物,我脑子里也浮现出那副悠闲恬静的水彩画。

树载上两三年后就有了第一批果实。但一尝,是那种皮厚有籽的品种。这些年吃惯了无籽葡萄,不喜欢这种葡萄的味道,也就没心思再去画那幅水彩画了,就留给后院的各种小鸟作小吃吧。去年葡萄已经成架。某天经过架边,看见阳光透过翠绿的树叶照在还未成熟的葡萄串,颇为漂亮。随手用手机拍下那幅画面贴在朋友圈里,好评不少。不过,一位每年花大把时间大把金钱在后院种菜种水果的朋友一眼就看出问题。留下的评价是“你不除虫,你的葡萄树马上玩完。”

反正我也不吃这葡萄,对他的建议没上心。再次走到葡萄架时,树叶全部成了渔网,就几粒果实孤零零地悬挂在那儿。真应了朋友的预言。

今年WFH,每天早上在后院阳台上工作,沐浴着和煦晨阳,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慢慢长出的葡萄新叶,觉得今年应该在这葡萄树上多用点心,以此纪念仙逝的朋友。上肥浇水,藤上开出不少小花。可惜四月初的两场倒春寒把绿叶小花全部毁掉,觉得这精力又会付之东流了。

没想到这葡萄树的生命力很强,不久又长出新叶和一串串的小米粒。好景不长,我在叶子上发现了一些小孔和黑色物件。知道又发虫害,也看到那蓝绿相间啃食叶子的虫子。网上一查,这家伙居然被美国人取名为日本壳虫。晚上说要是在一株葡萄树上每天找到四只以上这种壳虫,就必须用药物灭虫。我那“农学”专家朋友建议买专用的杀虫药。为了食品安全,买了那种也可以杀蔬菜虫的农药,喷了两次后照样可以看见虫子。

由这虫子的名字,想起当年东瀛人在我们国土上的烧杀暴行。何不用其人道还治其身呢?要在嫩绿的树叶上用火攻消灭皮躁肉厚的壳虫,第一要热量适度,其二是有突然性,三则武器的长度。哈,烧烤用的打火机完全符合这火攻的要求。

这不,在我的阳台办公桌上现在就多了一只烧烤用打火机。当需要换脑筋时,就拿起这新武器在葡萄架边晃悠起来。没想到这火攻方法还真灵,每天总会消灭好几个坏蛋,而击杀效率起码在70%以上。看着那些被消灭的害虫,暗暗觉得好像自己正在参加70多年前的那场卫国战争。

注:本文纯属玩笑,其实自己也有些懂礼貌、很文雅的东瀛朋友。但70多年前,他们为什么那么残忍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