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家乡的味道

(2020-06-03 10:52:52) 下一个

好几年前朋友给了一株小小的香椿树。刚好一颗大的狗木树(Dogwood)叫大风吹倒,砍倒后利用其空间栽下这株椿树。听说椿树长得快,想着第二年就可以嘗到香椿炒鸡蛋了。没想到一等就是几年。开始两年也就可以摘一些嫩叶吃。不过在此期间,这东西的发展大多在地下而不是在地上,其根系铺开很远。去年总算第一次吃到椿芽(此处需大写),不过也就只有两小盘香椿炒鸡蛋。

我们这些学理工的都爱用外延法推断将来的事。推断今年也就能吃到四盘香椿鸡蛋就了不起了,这个理想又被今年的三次倒春寒差不多击碎了。没想到上周还看不到希望的椿树突然发力,本周收了起码3磅春芽。炒了两次鸡蛋后,远远消耗不完,就想起家乡的春芽盐菜。香椿盐菜炒盐肉,蒸肉都是在家乡也不太容易吃到的佳肴。

小时看过大人做那香味十足的香椿盐菜,但具体过程记不清。昨天向家人讨教后,说动手就动手。加了一点自己院子产的萝卜茵,做了一大盘晒起来。晚上收到家里,没想到香飘全屋,害得半夜还得起来把没晒干的盐菜装进袋子里以免浪费它美好的气味。今天再晒一会,就可装袋收藏了。

刚才又去采了一堆春芽,周末去买些健康菜Kale,混上春芽,再做一袋盐菜。不过现在养猪也来不及在年前做家乡那红红的腌肉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