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调侃我的K歌两周年

(2020-04-06 07:52:34) 下一个

两年前,一位会唱歌而且有专业音乐老师的朋友问我唱过K歌吗,并推荐我使用全民K歌。在此之前,每天下班后本来很累,吃完饭,也就看看电视,追追剧,浪费时间不少。加上众说的唱歌能改善睡眠,增加肺活量,有益健康,这就开始我了K歌之旅。

由于有十多年没唱过歌了,喉咙通道变小。开始唱歌要把人家的歌降N调,还吼不上去。第一年唱的那些歌绝大多数连我自己都不想听。一次外侄把我的歌放给我妈妈听,妈妈问“这是哪个瓜子在唱歌哦?”,为激励自己,我把自己唱的歌存在一个叫《瓜子集》的文件夹里。

其实我的老爸也在文艺上是一把好手,吹拉弹唱除吹外样样在行。可惜小时太叛逆就不学他那些东西。不过耳熏目染在文艺上也算不太差。曾几何时,自己在小学一年级就被老师提溜上台唱歌,后来也出出进进学校宣传队多次,虽没当过独唱领唱,但合唱时时也老站在中间的位置。上初一时,班主任选几个帅气男生在校办的晚会上合唱《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没想到下面观众太热情,鼓掌声压过伴奏,两个同学先抢唱,舌头一伸跑了。一开唱,又有人唱错开溜。最后就我一人硬顶了下来,成了台上的那唯一但差点死掉的青松。

K歌出师不利,好在也有懂音乐的同学,朋友一路鼓励指导。慢慢地我这本来薄的脸皮也变厚了,还自不量力地加入WXC的笑坛文工团。后又来唱坛献丑。知道我这嗓子和我的脾性一样 - 直筒子,平时说话声音不大的我却一直只选、也敢唱一些高亢的歌曲来给自己壮胆。前不久,看到某专家评价李琼的歌是没有专业训练的吼唱,这不在说我吗?声音太大吵了不少朋友,甚至有听众要叫我赔他们差点损害的耳机。有人见了真人问那些歌是你唱的?

几天前,一个朋友发给我一个似鬼的动画。突然记起童年的故事。上初一时我是院子里十来个学龄孩子中唯一要早去学校的学生。家离学校也就一公里,但要经过一小山垭口。这个山垭口有很多鬼故事。到了冬天,天不亮就得上学。路面是沙铺的,在那寂静的早上背后总有一种沙沙的声音,加上听到的鬼故事,头皮就发麻。又不敢回头看,只有使劲地吼歌想以我的声音压过那沙沙声而给自己壮胆。久而久之这唱歌的声音就大了起来。估计同是农村孩子的王宏伟小时被鬼吓得次数比我还多得多。

两年下来,我也唱了200多首。大约一半以上的歌都是中午饭后散步新学的。在全民K歌的排名里偶尔也跑到前面去。那排名科学与否无从考证,但没有老师,就算大家的评判吧。

现在偶尔有人会问“你是专业的吗?”

小学音乐课(中学好像就没有音乐老师了)得优或良的成绩也算专业吗?当然朋友的好话只能当鞭策来听。反正我唱歌的初衷就是锻炼身体。乡党戏说我是一颗常青树,我觉得最多也就是颗从Walmart买的塑料树 – 便宜,没有根基(础)、直通通的树身、几根不协调的枝叉和几片片没有光泽的绿叶。

在此谢谢好心的朋友和同学的引荐、指导、鼓励。也向那些被打扰的朋友们道歉。

路是踩出来的。使劲踩踩来把路扩宽一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