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妈妈

(2020-03-02 14:04:07) 下一个

上周在外开会,没事时想找一首学唱的歌。在小米音乐里看到这首难度并不大也适应我这直嗓子的耿为华原唱的《疼爱妈妈》。再一看歌词,这不就是作者写给我自己妈妈的歌吗。

唱歌引起的泪水

《疼爱妈妈》歌词
作词:车行
作曲:戚建波
原唱:耿为华

一颗心融化着酸甜苦辣
一双手每日每夜忙活着家
泪水肚里咽
零钱省着花
一把情一把爱把儿女拉扯大
疼爱妈妈
我疼爱妈妈
替家里操点心帮妈妈干点啥
疼爱妈妈
我疼爱妈妈
疼爱妈妈就是听妈妈话

一颗心紧围着春秋冬夏
一双手风里雨里遮挡着家
香的给婆婆
甜的给娃娃
一把情一把爱把日子过成画
......

早上出门锻炼时听了几次,跟着哼了几次。回家后就马上试唱,效果还算不错,同样先把试唱品发到家庭群。正在生病的90岁妈妈听后马上写下下面这段催人泪下的话语。

“儿子,不要唱了,妈妈心里难过,惭愧,是妈妈对不起所有儿女。妈妈无能,你爸的头上有老母,身边还有一群要吃穿,要读书,还要成家立业的弟妹。因此不仅他无钱养后人,而且还要我节省再节省支援家中。

你们都是从出世到成人,没有谁是吃饱穿暖长大的,而是饿着肚子拖大的。你虽然跟外婆,但外婆家也艰难。幸运的是你们从苦难中奋力爬出来了。这一幕幕常常浮现在我眼前,让我无法解脱。

儿女们,原谅妈妈吧!“

其实妈妈根本不需要自责。就像这歌词里说的,她一把情一把爱地把我们四个儿女拉扯成有能力的大人。她虽然没给我们能喂饱肚子的大鱼,但给了我们兄弟姐妹生存发展的“渔具”。她一把情一把爱也把那枯燥艰苦的日子过成了一幅幅优雅的水彩画。哪怕空着肚子,出门时我们兄弟姐妹也是穿着干净合身、没有大补丁的服装。

教书育人

妈妈出生在陕南山区的一个殷实而注重教育的一个大家庭里。外公外婆开着一个小手工造纸作坊。自己节衣缩食,而把辛苦钱都用在孩子们的教育上。两儿子一个学中医,一个学工。六个女儿也都受到当地能得到的最好教育,也都有比较幸福的家庭。我妈妈是六个女儿中的老四。进修到中师毕业水平,在那个年代也算我们那山区里有学问之人。以后一直在本县的几所小学任教直到退休。小学那些课程她没有一样不会教,也成了那些学校的教学顶梁柱。她的学生都对她尊敬有加。

记得我五岁那年,由于个子高,亲戚朋友抱怨“这么大的孩子一天瞎玩还不去上学“。妈妈就把我在学期中间塞进一年级。没想第一节课就是期中考试,不懂考试规矩,只把老师在黑板上出的算术题公公正正地抄在试卷上,还把那一个一个问号画得跟老师写的一模一样。结果呢,得了人生的第一个大”鸭蛋“。下来后就挨了妈妈一顿揍后。

”我不是把这些都教给你了吗?,你咋给我丢这么大的人呢“  

再次把我推给算术老师,师生一问一答地做起补考。立刻鸭蛋变满分。

特别佩服地是妈妈能教一年级学生用一些奇特的方法解那些我现在只能用列方程才能解答的问题。平时兄弟姐妹们常常在群里发一些智力测试题,九十的老妈居然不服输地一道一道地做,而她的成绩往往都在平均线以上。有些她答不上涉及高中以上数学知识的问题,总要问我们,把问题搞清后才罢手。

在家里妈妈也制定并执行了一套严厉的家教。“必须绝对诚实不说谎,任何场合不能说脏话,不准打架,小的不能叫大的的名字,……”。后来妹妹抱怨:我们家太严的家教束缚了我们的手脚、限制了发展。不过它们也让我们少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赢得了不少朋友。

有逻辑清晰、会教书的妈妈教导。我们几个孩子虽然平时说话不多,但一旦要说,总是效果特好。我和哥哥去亲戚家,马上都会变成围在中间的故事手。记得批林批孔时,语文老师叫我们学习刚发下来的文件,然后叫我们上台讲林在辽沈战役中的错误。本来就不关心政治的我,也没有耐心读完那文件。但把文件上读懂的一些东西上下一串加上以前看过的电影,上台一讲,老师居然说全班就我一人把那段历史讲清楚了。

母爱

就像妈妈说的那样,我们这一代是在饿着肚子的年代里长大的。很多年我们几个小孩子都是住在妈妈所在学校给她分的那一既是办公室也是卧室的小房间里。分吃着她那一份学校食堂提供的缺油少盐的饭菜。实在想吃点油浑了,妈妈就去副食店买一些骨头或者猪下水,在火盆上用脸盆炖萝卜汤吃。后来我们长大一些不能和妈妈住在学校了,几个孩子才回到老家的那一间房里。但只要学校有肉吃,妈妈总会带信回家,轮换着叫我们其中的一个去她那儿吃饭。当然最小的妹妹和我则多得到一些邀请。

有年春假妈妈要出去接受教师培训,头年当地粮食歉收,当时刚好是农村青黄不接的季节。怕我们饿饭,她把自己本来份额不多的粮本留给在家正在长身体的哥哥,我和妹妹。几天后家里粮食基本耗尽,懂事的哥哥就是不同意我和妹妹用妈妈的粮本买粮的要求。他带着我上对面的大山上去挖竹笋当饭吃,虽然每次爬一天大山的收获都不小,但那没油的竹笋不管咋做也不像现在饭店里佳肴那样好吃。而且叫竹笋刮净油的肠胃饭量变得越来越大。而家里唯一的母鸡不管我们怎么祈祷也不能一天下一个蛋来叫我们做一碗蛋汤。实在饿的不行了,哥哥才同意我去买五斤大米。那天站在烈日下排队时,我就晕倒在石板铺成的粮店大院里。好在清醒后手里握着的粮本和钱还没丢。

上高中时我去当时县里教育质量最好、远在200多里之外爸爸任教的那所高中上学。肩负着奶奶那个大家生活负担的爸爸自己用钱非常节省。叫我去给他买一包廉价的香烟,即使找一分的零钱也得交回去。在校期间同学们对我都很好,常常周末邀请我去家里做客。没有分文的我毕业时为了答谢同学们的情谊,只好写信向妈妈求救。几天后妈妈就给一位同姓比我爸爸大一些的老师汇去五元(那年月算是大钱)托他办理招待同学之事。好在爸爸知道后,再加了一些他自己的钱,买了很多糖果,纪念品,给要好的同学办了一个小型招待会。

上大学时,由于父母工资加在一起并不少,我也只能享受最低的一月不到五元的生活补足,不足部分靠妈妈给。知道妈妈的苦处,寄来的钱从来都是很节省地花。那年头的大学食堂也就只会做白水白菜萝卜煮几片大白肥肉片。实在馋了,走几里路,吃一碗大众的泡馍,买几个卤猪蹄。放假时总还能省点钱给家人买点小礼物。

妈妈的才智

妈妈在家务上不算厉害,但有比较高的传统艺术手工天分。她给亲戚朋友画的枕套、鞋垫,给娃娃做的老虎鞋等既有浓厚的传统成分又看起来很现代大气,非常受人欢迎。

每年回国妈妈都会给我和孩子做几双自己绣花的鞋。尽管每次都说“我眼睛不好了,以后再也做不出来什么了。“ 但每次她都能拿出几件精美的艺术品给她的孙子孙女。曾学习西方艺术的女儿每次拿到奶奶的礼物总是迫不急待地放进她的鞋里。

在那还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年轻时代我也不是那么听妈妈的话。现在回去才发现妈妈说话办事都很有智慧,能把各种家里家外各种错综复杂的大事小情处理的很好。

这就是我那平凡但又伟大的妈妈。其实我们大家的妈妈也都这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