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yl

Good persons will be treated well
正文

无成本不上税的牛皮

(2020-01-20 11:41:15) 下一个

多才多艺心眼好的紫斑主号召笑友在笑坛办一期“吹牛不上税大奖赛”。想想本人一辈子没本事吹牛,觉得没有材料来支持这场活动。昨晚闭眼之前,看到楼下同行“愿倾今生所有”的帖子颇受欢迎,突来灵感,觉得我也能照虎画个猫。

大概十年前,带着两博士生去看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新项目现场。项目公司请的来实施我们工程措施的公司的头儿也在场。这老头的私人公司由于一直以来一丝不苟地执行我们设计方案,工程做的很好(设计再好,没有实施出来也算失败),我就一直建议那些项目公司使用这家公司。给他那小公司找了不少大活儿,当然老头也对我很好。这天,老头把两学生拉到一边说起了悄悄话。不过他的嗓子很大,我也从风中飘来的声音里听到了他说的什么。

“Are you his students?”

 “You are so lucky to have him as your professor!  You can learn a lot from him.”

 “He is a god! For so many projects we have worked on, what he said were exactly what happened.”

这可是我没花任何成本也没给政府上税,人家给吹的牛皮哦。

被东部这所学校录取为博士生时是做另一专业方向的研究。来了一年后刚在哪个方向做出一些成果时,老板突然叫我转变到一个完全不同并且生疏的研究方向,而且没有讨价还价地规定我半年之内发表文章。

好在当时组里有两国内顶级专家在这作短期访问,给我来了两周压缩培训,传授了当时只在社会主义国家才使用的一套理论。

当我正开始继续延拓这套理论时,本领域的专家说根据他们的经验那东西不可能在美国得到成功的应用。不是科学没国界吗,那时还是“牛犊”的我,撅着不怕碰的牛头继续前行。把那原来应用面非常狭小的理论搓来揉去地开发出不少的新的数学预计模型,并用辛辛苦苦收集的现场数据加以了验证。

正当还在为自己的博士论文有足够的材料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一位现场工程师说: “你的模型预计很准,但这些预计数字会对我们关心的建筑意味着什么影响呢?” 很好的一个现实问题,继续往下做。

当我刚能回答预计数据对建筑物影响时,这伙计又提出:“你能用什么办法保护这些建筑吗?” 这才是我们学工程的最终目的啊。同时,这位现场工程师也给我了一个特别棘手的项目。纵观过去所有建筑物保护措施,我觉得没有什么任何方法可以在这个将要经历特大变形的建筑物上能保证成功。正当百思不得其解时,脑子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全新并可操作的保护方案。那公司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原则,准备了给对方赔一大笔钱,拿着这建筑给我做实验。哼哼,居然获得大的成功,公司也以最小的成本办了一件大事。后来想想,真的得感谢那位工程师一步一步地把我逼上这“背水一战”的绝境。

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挑战也让人头疼的项目就一个接一个,涉及的建筑越来越复杂,重要性越来越高。有一段时间,邻州的政府资源管理机构把我们的“预计-评估-保护”技术路线作为他们唯一可接受的方法。

我的导师(后来为本校唯一的美国工程院院士)说过:“在我们这个行当里,你做成功一百个项目也没什么,但你失败一次则名誉全毁!” 话好说,这后边的责任对我这样做事认真之人却是亚历山大啊。好在,这种认真的性格也生产出那老头嘴里的God牛皮。

前不久,一位在美国作访学的网上乡党要申请国内的人才位置,没法回去答辩。我建议托人代为答辩,理由是我们这种傻人很羞于给自己脸上贴金,但别人给你吹牛皮吗…是可以接受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