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100年前,9岁女孩杨绛的几位女性亲戚已在美国留学

(2020-07-31 22:50:44) 下一个
 
杨绛(1911年7月17日-2016年5月25日)原名杨季康。父亲是杨荫杭(1878——1945,法政学家),母亲姓唐。祖籍江苏无锡,辛亥之年生于北京。2016年,杨绛以105岁的高龄辞世。
 
由今日倒退100年,1920年7月,清王朝被推翻还不足10年。杨绛是一个刚满9岁的小女孩,她的3位较为年长的女性亲戚已经同时在美国留学了,她们是杨绛的三姑妈、堂姐和表姐。这几位女士应该算是走在中国女性赴美留学前列的人物。
 
杨绛的三姑妈(杨绛说,她们把姑妈叫“伯伯”)杨荫榆(1884——1938)女士,早在1907年23岁时,就曾公费留日,进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学习教育学。毕业回国后在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并任教导主任。
 
1918年杨荫榆受教育部选派,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教育学,时年34岁。先后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1922年学成回国任教。1924年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是中国第一位女性大学校长。1926年,因强硬处理学运遭非议,解职后去苏州任教。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因杨荫榆公开抗议其暴行而将她杀害。
 
 
 
图一
 
 
杨绛的堂姐杨保康女士,父亲是杨荫桓(1875——1901),母亲姓秦。因父亲在1901年火炮事故中早逝,自幼受叔父关照,和杨绛姐妹一起成长受教育。1918年杨保康与三姑母同船赴美留学,年龄应在20岁上下,她先就读于Wellesley女子学院,毕业后又就读哥伦比亚大学。
 
后来杨保康与同年赴美的清华学校留美预备部毕业生、已取得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学士、威斯康辛大学教育学硕士、又在哥伦比亚大学做研究的沈履(茀斋)先生结为伉俪。(杨保康本人是不是清华学校招考选送的庚款专科女生?我尚不清楚)毕业后他们回清华学校及后来的清华大学工作,沈履曾任清华大学秘书长,也曾任西南联合大学秘书长。(沈辞职后,众人一致推举下,由原北京大学秘书长郑天挺接任)。
 
 
 
图二
 
 
杨保康的表姐袁世庄女士,也算是杨绛的表姐吧,比杨绛的三姑母和堂姐更早两年赴美留学。袁世庄是杨保康的姨父袁希涛、姨母秦织云的长女。袁希涛(1866——1930)先生是清末和民国著名教育家,曾任教育部次长。
 
1916年,清华学校继1914年以后,第二次招考录取该年度赴美留学的10名专科女生,袁女士榜上有名。当年9月和同期男女同学同船赴美后,她先入预备学校,继而就读Wellsley女子学院,1921年毕业后回国任教。1922年袁世庄女士与同年公费留美、取得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成为哈佛大学研究员并已于1920年先行回国任教的未婚夫汪懋祖先生结婚。
回国结婚后,汪、袁双双投身教育事业,辛勤耕耘,成就卓著。汪先生手书的“报国平生志 树人百岁心”,是为毕生座右铭。
 
袁世庄女士先后任教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金陵女大、苏州振华女校等,教授英文和西方史。汪懋祖(1891——1949)先生回國後曾任国立北京师范大学教務長兼代理校長、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学院哲學系主任兼教授、国立东南大学教育系主任兼教授、江蘇省督學。1927年重返家乡蘇州,在第一師範學堂的基礎上創立蘇州中學,並為首任校長。抗战期间在大后方,曾克服重重困难在云南大理办学,又曾任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教育系教授,是著名教育家。  
 
 
 
 
图三
 
 
前些天,看到杨绛老人晚年,一百多岁时写的几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年往事”,回忆在北京杨、袁两家同院而居、亲密无间及后来回南方之后的一些故事,摘几段放这里,看看当年小杨绛对袁家和“袁世庄姐姐”(也是本城热门博主小溪姐姐的“二伯伯”)的印象。
 
“后来,我爸爸当了北京京师检察厅长,检察厅在西城,我家就搬到东斜街25号,房东是程璧。房子不小,前后两个宽畅的四合院。”
 
“我家搬到东斜街,开始只住一家,南屋没人住,我家也天天打扫,我和姐姐常到空屋里去玩。”
 

“不久,我堂姐的姨父姨母也到北京来了,就住了那五间南屋。姨父是教育部次长袁观澜 (字希涛)。我家门口有两个门牌:一边是无锡杨寓,一边是宝山袁寓。”

 

“我爸爸因为姨父姨母不是亲的,姨母称袁大阿姨。姨父称袁老伯。

 

“我和三姐姐常到袁家去玩。袁大阿姨卧房里,近门口处,挂一张照相,我知道那是袁世庄姐姐的相片,她在外国读书,要三年后才能回来。我总觉得三年好长啊,常代袁大阿姨想女儿。世庄姐姐的妹妹是世芳姐姐,她身体不好,不上学。”
 
看了她晚年的这几篇文章后,觉得杨老太太记性真好!
 
不过若是较个真的话,她说的“袁大阿姨”,”袁老伯“的称呼,似乎不大对吧,是不是应该叫“秦大阿姨”、“袁老伯”,才更合适呀。毕竟两位姐姐的妈妈是秦姓姐妹,应以秦姓而非袁姓为主。有没有可能,万一老太太记错了呢?
 
 
 
 
(图片来自网上)
 
 
相关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jt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 : 幸会!看到了留美学生入境的那个文件,太珍贵了!搜寻这些资料,你花费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谢谢!已经和小溪姐姐联系上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在手机上,发不上来一用劲发了三,请删多余的,谢谢你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我也有好消息,我二伯伯家在美国的外孙女(从没有见过面)也在文学城,她今天下午给我发来悄悄话了,你是来告诉我相同的好消息吗?我这两天正在生病,连回言都没精神,收到我从未谋面的表姐女儿的悄悄活.马上什么毛病都没有了!真是要感谢万能的文学城,还有你这样善良热心的网友!来你这儿就看见了,好高兴啊!!!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ty' 的评论 :
问好!你看到这篇文章了,真是太好了!看过前面几篇了吗,也有你外婆的相关信息。
小溪姐姐可能一直在等,终于等到了。
原来也是文城博友,幸会幸会!
jty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楼主的大作,写得太好了!我是袁世庄的外孙女,我母亲是袁的长女。昨天在文学城首页看到你文章里有外婆的照片很激动。和小溪姐姐还未联系。我会去她的博客问好。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世事如此,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你说得对,确实如此。不过,虽非名门望族,若普通百姓家,自己有人会写也愿意写的话也可以把自家的真实故事写下来。真有意思的话,或许也能流传,特别是现在这个多媒体时代。所有的网民博主都可以是写手。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就事论事^*^' 的评论 :
好像是哦,在我查找资料的过程中,也发现这种情况。谢谢阅读和讨论。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南一素子' 的评论 :
对了,你也是苏南人!谢谢阅读和留言。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lo15'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和讨论。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你好,你是回忆、发掘自家的故事,我是来分享读来的故事。
看到百年前的这些照片,而且恰好是通过杨绛老人把她们联系在一起了,我真是很想去了解她们的故事。昨晚没改好就发了,等着从首页上下来以后,准备再写几句话,提一下汪、袁两人回国后的工作,像前面两位一样。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谢谢你读文并留言。你说得对,相比起绝大多数同时代人,这几位和他们那一批人肯定是赢在起跑线上了。当年国家太贫弱,民众多困苦,还混战不断。不同个体,条件不同,机会并不均等。我觉得,问题在于这些条件较好的先行者们能否帮助、带动更多民众。实际上,他们绝大多数学成后归国,很多人从事教育,培养青少年,有些人从事医疗,服务民众,或从事实业,强盛国家。条件更好的,出资开办学校,开办医院,办工厂,等等。总之,那个时代的知识阶层,先行者们,大都有深刻的家国情怀和社会责任感,只为小家的人真是不多。欢迎讨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对不起,我也是来读文留言的。其实您说得很对,像东南楼主介绍的民国仨位知名女性的确在当年和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凤毛麟角。49年前中国老百姓历尽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民不聊生,49年后各种运动,老百姓一直等到邓小平改革开放才吃饱了饭,才可以考大学,公平竞争,出国留学。。。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谢谢你来读文和喜欢,常在几曾回首论坛看到你的身影,想必也是对真实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饶有兴趣。我也是,看到这些别人辛苦收集到的百年前的照片,就想去了解。了解了,还愿意分享。哈。
zhige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说得很对,很多留洋的机会是通过考试得来的,但我评论是对应你的文章,指的是女性。如果贫苦家庭的女童鲜有机会读书上学,那她们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去考试,更不要说能通过考试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其实民国期间的留洋知识分子并不是因为家里有钱才去留学,而是公平竞争考上了各种名目或政府的奖学金,光绪31年我的大外公袁希涛和马相伯筹建复旦学院,累积负债6千余两银元,都是由大外公教书,逐年偿还。好多年家里生活都非常贫困。大外公只有一件像样的长衫穿了出门,有一天,大外公出门了,骗子到家里来骗说大外公让他来取大外公最好的衣服见客。大外公的夫人说他那唯一一件最好的衣服已经被大外公一早穿出门了。这些都是我表姐她们的回忆,我表姐的年纪是和我母亲年纪差不多的,活着的话都是近百岁的人。我也是看她们的回忆录,自己对民国老一辈人真不太了解。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在表姐《我家的故事》里读到1924年,“北京女高师改为女师大,教育部聘请杨荫榆为校长,杨与我父亲(汪懋祖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同学,她急需我父亲去协助办学。。。由于杨荫榆封建家长式作风管理学校,对学生非常严厉,引起学生不满。女师大驱杨风潮已经闹了数月,父亲到女师大正是撞到了风口上。。他尽力在杨和学生双方调解,累到胃大出血”。
没想到在网上看到,抗日战争期間,当时寓居苏州的杨荫榆先生目睹日军的种种暴行,多次向日軍長官抗議,並因此在1938年1月1日被日本兵诱押至蘇州盤門吳門橋下,射殺身亡,遺體被投入河中。杨先生死得悲壮,是民族英雄,不应该被忘记。
当年在上海,二伯伯袁世庄也是上了汪伪的黑名单,幸好逃离了。表姐的回忆里还记载着杨荫榆先生在苏州盘门的旧居与二伯伯家不远,她在一所中学教英文,据说她的日文非常好,英文却要常来与二伯伯切磋。她一来了,就与二伯伯一起翻那本硕大无比的韦氏大辞典。可见她们严谨认真的教学精神。要不是东南的大文,还不知道袁杨家的关系,谢谢了。
就事论事^*^ 回复 悄悄话 早期留美学生似多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不少还是在其教育学院
江南一素子 回复 悄悄话 无锡人还有常州人,称呼姑妈为伯伯,现在还是这样子称呼的。喊伯父为老伯伯,一定要加一个老字,与姑妈的称呼伯伯区别开来。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只有人生赢家的故事才能被后世娓娓道来;而其他数以十亿计的芸芸众生,真所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名字能被孙辈记住就不错了。倘若不能成名成家,巨富显贵,绝大多数人在历史上留不下什么痕迹。你的悲欢离合、你的喜怒哀乐,你的爱恨情仇,后辈有几个记住的?又有几个在乎的?活好自己有限的一生对自己而言才是最重要和最有意义的事情。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东南妹妹的大作,赶紧去查了表姐《我家的故事》,果然读到“外祖母(袁希涛的夫人)的妹妹秦自英(由于未婚,我们按男的称呼,叫她舅公),从无锡来到北京,照顾母亲(袁世庄) 和我(安琳表姐),我的舅公学问很好,卫生知识丰富。。” 看来秦家至少有三个女儿,一女嫁给了袁家,袁希涛(袁世庄,二伯伯的父亲),一女嫁给了杨家。还有一位未婚的女儿。袁希涛大外公最接受西方文明,是他三兄弟里,唯一没有纳妾的。老时光里,女人嫁进夫家,都随夫姓。二伯伯在南京住的时候,老邻居都尊称她为汪师母,当然学生来拜见还是称她袁先生。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富贵而受到良好的教育,
令人羡慕,呵呵。
那时候,全国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文盲和穷人吧?
反差太大了。
solo15 回复 悄悄话 我想應該不是楊老先生(注我用先生而不是女士哦)記錯。舊時家族女性長輩如要特別表示敬仰之意多會被稱為伯伯instead of 姑姑。有才華的如楊老同時代的新知識女性也被尊稱為先生而非女士。現在台灣人還有習慣稱同學的父母,年長街坊以父姓姓氏為準,如陳同學的父母會是陳爸爸,陳媽媽。
zhige 回复 悄悄话 在那个年代,有成千上万的家庭温饱不保,成千上万的女婴被父母放弃、女童夭折或者被迫做童养媳,对比之下,这就是所谓的“赢在人生起跑线上”了。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good to read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