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资料帖:朱光亚等1950年《给留美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2017-07-19 14:39:59) 下一个

 

图片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1-2-27 

 

朱光亚等1950年《给留美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同学们:

  是我们回国参加祖国建设工作的时候了。祖国的建设急迫地需要我们!人民政府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大声召唤我们,北京电台也发出了号召同学回国的呼声。人民政府在欢迎和招待回国的留学生。同学们,祖国的父老们对我们寄存了无限的希望,我们还有什么犹豫的呢?还有什么可以迟疑的呢?我们还在这里彷徨做什么?同学们,我们都是在中国长大的,我们受了20多年的教育,自己不曾种过一粒米,不曾挖过一块煤。我们都是靠千千万万终日劳动的中国工农大众的血汗供养长大的。现在他们渴望我们,我们还不该赶快回去,把自己的一技之长,献给祖国的人民吗?是的,我们该赶快回去了。

  你也许说自己学的还不够,要“继续充实”、“继续研究”,因为“机会难得”。朋友!学问是无穷的!我们念一辈子也念不完。若留恋这里的研究环境,恐怕一辈子也回不去了。而且,回国去之后,有的是学习的机会,有的是研究的机会,配合国内实际需要的学习才更切实,更有用。若呆在这里钻牛角尖,学些不切中国实际的东西,回去之后与实际情形脱节,不能应用,到时候,真是后悔都来不及呢!

  也许你在工厂实习,想从实际工作中得到经验,其实,也不值得多留,美国工厂大,部门多,设备材料和国内相差很远,花了许多工夫弄熟悉了一个部门,回去不见得有用。见识见识是好的,多留就不值得了,别忘了回去的实习机会多得很,而且配合中国需要,不是吗?中国有事要我们做,为什么却要留在美国替人家做事。

  你也许正在从事科学或医学或农业的研究工作,想将来回去提倡研究,好提高中国的学术水准。做研究工作的也该赶快回去。研究的环境是要我们创造出来的,难道该让别人烧好饭,我们来吃,坐享其成吗?其实讲研究,讲教学,也得从实际出发,决不是闭门造车所弄得好的。你不见清华大学的教授们教学也在配合中国实际情况吗?譬如清华王遵明教授讲炼钢,他用中国铁矿和鞍山钢铁公司的实际情况来说明中国炼钢工作中的特殊问题。这些,在这里未必学得到。

  你也许学的是社会科学:政治、经济、法律。那就更该早点回去了。美国的社会环境与中国的社会环境差别很大,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由高度工业化的资本主义社会基础所产生出来的一套社会科学理论,能不能用到刚脱离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基础的中国社会上去,是很值得大家思考的严重问题。新民主主义已经很明显地指出中国社会建设该取的道路。要配合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才能从事中国的社会建设,才能发展我们的社会科学理论。朋友,请想一想,在这里学的一套资本主义的理论,先且不说那是替帝国主义作传声筒,回去怎样能配得上中国的新民主主义建设呢?中国需要社会建设的干部,中国需要了解中国实情的社会学家。回国之后,有的是学习机会。不少回国的同学,自动地去华北大学学习三个月,再出来工作。早一天回去,早一天了解中国的实际政治经济情况,早一天了解人民政府的政策,早一天参加实际的工作,多一天为人民服务的机会。现在祖国各方面都需要人才,我们不能彷徨了!

  一点也不错,祖国需要人才,祖国需要各方面的人才。祖国的劳动人民已经在大革命中翻身了,他们正摆脱了封建制度的束缚,官僚资本的剥削,帝国主义的迫害,翻身站立了起来,从现在起,他们将是中国的主人,从现在起,四万万五千万的农民、工人、知识分子、企业家将在反封建、反官僚资本、反帝国主义的大旗帜下,团结一心,合力建设一个新兴的中国,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一个以工人农民也就是人民大众的幸福为前提的新中国。要完成这个工作,前面是有不少的艰辛,但是我们有充分的信念,我们是在朝着充满光明前途的大道上迈进,这个建设新中国的责任是要我们分担的。同学们,祖国在召唤我们了,我们还犹豫什么?彷徨什么?我们该马上回去了。

  同学们,听吧!祖国在向我们召唤,四万万五千万的父老兄弟在向我们召唤,五千年的光辉在向我们召唤,我们的人民政府在向我们召唤!回去吧!让我们回去把我们的血汗洒在祖国的土地上灌溉出灿烂的花朵。我们中国要出头的,我们的民族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回去吧,赶快回去吧!祖国在迫切地等待我们!

(朱光亚等52名留美学生的签名略 摘选自《留美学生通讯》1950年第三卷第八期)

 

资料转贴后记:

在另外一篇文章里,看到了全部52个签名的图片,也录在这里,就完整了。

全体52位签名的留学生名单如下:

 朱光亚  沈瑶华  贺祥麟  侯祥麟  汤季芳  陆孝宽  姚明玉  曹锡华  吴增萍  胡为柏  夏的一 

 彭    淅  顾学稼  罗应荣  潘正方  何泽民  王   珏  顾汉英  李朝增  陈明逊  陈一鸣  陈秀霞 

 周德贞  余维政  汪明瑀  侯   麟  刘年芬  陈秀瑛  王曾壮  范少泉  李庆昌  谢震亚  孙绍谦   

 钱定华  邹思远  邱芮镇  萧嘉魁  丁   儆  汪明淑  刘善建  朱淇昌  冯国栋  张   鎏   余国琮 

 傅之达  王祖耆  何毓津  顾以健  刘树楷  童之鹏  林天惠  唐孝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流水小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 :
我是先读了那几篇1950年代归国留美科学家的归程及命运(一)、(二)、(三)、(四),又看到这篇的。两位老人家都过世了,他们这种经历的人文革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总的来说还好。舅舅是学航空发动机的,在长春一汽搞了一辈子汽车发动机,要是知道前不久一汽技术中心被摘牌了,一定唏嘘不已!毕竟时代不一样了。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流水小桥' 的评论 :
谢谢你,谢谢阅读和回应,希望你的舅舅舅妈回国后一切都好。
我对上一辈知识分子爱国、奉献的精神和他们的成就非常景仰。也了解在政治运动中他们中的一些人遭受苦难。除了这一篇,还转贴了关于50年代初回国的留美学者的情况(其中有我的老师),不知你是否有兴趣。
ZT。1950年代归国留美科学家的归程及命运(一)、(二)、(三)、(四)
流水小桥 回复 悄悄话 偶尔看到你的这篇,签名中有我的舅舅舅妈,很亲切。家中亲友群转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