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怎么在万不得已时当一个完美罪犯

(2020-06-26 07:24:39) 下一个

看了部陈冲主演的电影“误杀”,马上意识到这是抄袭(应该是合法的)了一部印度电影,名字忘了。电影讲的是一位父亲,为了保护女儿,杀了一个企图强奸他的女儿的纨绔子弟,当地最高级警察总监(女)的儿子。在以后的侦察过程中,那位父亲巧妙地利用各种手段,与警察总监斗智斗勇,最终逃避了法律的制裁的故事。

两部电影中的父亲,身分都是只读过小学的平常人,但都特别爱看侦探电影,因此熟知各种侦察手段。我突发奇想,自己也喜欢看各类侦探节目,特别是真实的案件节目,有美国的CSI系列,也有中国的“今日说法”,“夜线”,“天网”等。如果哪一天,我像电影中那位父亲一样,迫不得已要杀人,应该如何逃避法律的追究。

如果看电影完全当作娱乐,那就是浪费了时间。看了侦探电影,就该总结一下,说不定哪天有用。有天,我儿子突然噎住了,气透不得过来,脸都紫了,打了911, 但估计至少15分钟才能来。我突然想起哪个电视节目上看过的急救法,就夹住儿子的腹部用力一压,一团堵住气管的食物就吐了出来,他也转危为安。30分钟后才来的911医生,说如果不是我的急救手段,儿子的命就难说了。所以,杀人的事,也得总结一下,以防万一。就像一句鸡汤说的,成功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

“误杀”电影里的手段,我觉得老掉牙了。我们要立足于中国现在那样的近乎完美的监控环境:近乎无死角的视频监控,定位监控,几乎全民都采集了DNA信息,人们的各种私人信息在政府端都是透明的,在这样一个老大哥社会里,如何才能逃避法律追责?如果在中国能逃避掉,在北美就更不用说了。

人体的最基本组成成分是细胞,每一个细胞中都有完整的一套DNA。所以只要你留下一点点皮肤屑,一点点口水泪水,就能据此获得你的完整DNA信息。从刑侦的角度说,这样的标本容易取得,难以掩盖和销毁。指纹戴上手套就可以消除,而罪犯只要在犯罪现场出现过,只要摸过鼻子,就会留下皮屑。通过特殊的取样机器,可以取得现场遗留的任何生物材质,在DNA时代,想杀人而不留下痕迹的可能性很小了。

因此,尽可能不要暴露第一现场,如果第一现场暴露了,你很难保证不留下痕迹。

我假设的杀人情景,是有个人杀了我的亲人,但他背景很大无法将其绳之以法,我于是决定对他私刑处置。第一现场计划在中国上海郊区荒僻处农民出租屋内,周围较少监控设施,这个房间与我和他都没有联系,比如我以假身份租了个房间。

这个第一现场不能被发现,至少不能在早期被发现,因此,必须采用手段掩饰。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仇人的有定位功能的个人手机,和能留下他的踪迹的其它东西,如监控信息。

我要深入了解他的隐秘之事,比如我了解到他有一个情人,用技术手段窃取了他们的联络方法后,设置了一个约会,并冒充司机,把他接上车。在途中,用药将他迷倒,关闭他的手机,拔去电池和sim卡。然后将车开到一个已知的没有监控的地方,换上早就准备好的另一辆车,将他拉到我的住所。这个过程中,我只使用一次性无记名的手机卡。

我用预先准备好的折叠式轮椅,将他推入房间。然后我用毒药将他弄死,这样能减少血迹之类罪证。尸体是第一罪证,必须移除杀人现场。由于人类尸体很重,很大,形状特殊,如果不处理会发出恶臭,整体移除或藏在原处都不是一个好办法。分尸是个好办法,但尸体软的时候解剖很恐怖,肠道排泄物臭味很大。因此,先将尸体冷藏是个好办法。要预先购置一个大冷藏箱。

将他的所有衣物证件都放在一起,集中以焚烧方式销毁。将他可以定位的电子设施,如手机,智能手表,Pad等带着并打开,开着第一辆接他的汽车一起,远离现场走一圈。不要经过高速口,走乡间路,并把自己掩饰得严严实实,将汽车和那些定位设施一起,沉入难以寻找到的地方,如深谷,海中,或制造一场爆炸。该人家属最早会第二天报案,见到其定位器材还在运动,会迷惑警方。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不要带自己的手机。

在做这件事时,遇到任何熟人,或可能留下影响的人,都尽可能制造时间假象。比如见到一个人,就打招呼说”节日愉快“,虽然这天并不是节日。一般人对日常打招呼这类事,记忆不深。万一以后警方问起,可能会想起你说过节日愉快,那就可能给你提供不在场证据。这种证据不是关键性证据,这样做了,即使少数人中招,也可以迷惑警方。

因为监控到处都是,要尽可能选择监控的盲区。穿着与平常不一样的服装,尽量掩盖面部,如果有易容面具,假发,都可以用上。视频监控的缺点是准确性不强,不如DNA那样有唯一性,看着像不能确定就是一个人。警方并不能凭不清晰的监控录像指控你。

警方立案后,最有可能根据他和情人的联系,发现那辆来接他的汽车。由于前面所作的一切,警察应该不会发现我的第一现场。警方的吸引力会被引向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那辆汽车(汽车一定要找一辆追踪不到我的旧车,或偷来的车)。即使最后找到了,也需要消耗警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留在那儿的东西也没什么价值了。找不到,更好。

这时,我就要尽快处理尸体和遗留的仇人的东西。冰冻后,用电锯分尸容易点。先用塑料布铺在冰柜底部,将尸体锯成尽可能小的部分,并尽量看不出明显形状,如是头,手等。锯好后,分装好,仍然再放在冰箱内冻起来。尽可能将环境洗干净。

购买浓硫酸(盐酸)和过氧化氢,以3:1配成溶液。找个偏僻之处,分次将这些尸块化掉,倾倒了。然后将所有现场的工具,浸泡过强酸(消化残留生物证据)后分散扔到偏僻之处,冰柜也强酸擦过后卖了或扔了。退掉房间,销声匿迹。

如果有半年以上,警方还没头绪,那至少证据(尸体和遗留生物材质)就差不多毁了,最实锤的证据没了。杀人案,没找到尸体或生物证据,是无法定罪的。

以后,警方最可能通过关系调查,发现我和他有仇,而找到我。但只要他们找不到第一现场,找不到生物证据,那就没办法定我的罪。

不知道刑侦专家看了我的犯罪计划,有什么评价?很多人对极端突发情况,都有个预案,如突然被绑架了,家里起火了等,那么对自己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或意外杀人,或主动杀人作一个预案,也不算犯法,是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