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对中美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表现点评

(2020-03-29 08:01:59) 下一个

 

新冠疫情向世界扩散,地不分南北,人不分东西,全世界都被或将被卷入了这场世纪瘟疫中。对于中国政府,这不光是又增加了一个外源输入性感染的忧虑,也增加了一个直接的比较对象:到底哪个制度,哪种防疫手段,更加有效,更加多快好省?

大多数中国人突然像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所谓与人乐乐比独乐乐更乐,与人悲悲比独悲悲,也是更乐!悲的人多了,自己的悲伤也就被稀释了。另外,中国人真心相信,我们的制度具有集中资源干大事的能力,能团结人民,万众一心从而战无不胜。网上已经有嘲笑日本,韩国,现在是所谓最强大的美国的混乱和不堪的言论,并称世界欠中国一个道歉,假如当初新冠不是首发在中国,则不知今日是何日,人类也许早就灭亡了云云。各国,特别是欧美国家在抗疫中所展示的囧态,加强了中国人民的制度自信,道理自信!

集权制度和明珠8制8度确实是各有优劣,有一个事实是,通常在危机时代,如战争和自然灾难时,明珠转变为集权。古罗马,早期是贵族明珠的共和国,在连年的战争过程中,大将凯撒把国家体制转变为集权的帝国;中国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代,领导人是8选8举产生的,属于一种集体明珠制,但大禹治水时,把体制变成了世袭的王朝。应该说,这是审时度势的改变,集权比明珠更有利处理危机!

大概是波斯王大流士两千年前就对政治体制形式作过一亇总结,当时的体制,大致有8独88裁;寡头;明珠三种形式,他认为明珠最差,8独8裁最有效。人类的大多数时期是在8独88裁制度下度过的,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它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现代8党8国体制也作过以上三种形式的尝试,集体领导可以算一种寡头体制,但效果较差。苏联的勃列日涅夫时代就是集体领导,经济停滞,腐败盛行,决策缓慢,有学者认为是导致苏解体的根本原因。南斯拉夫铁托死后的轮流主席制,直接导致了南解体。邓后中国也是类似体制加上8任88期制,但弊端也逐渐体现,现在正是从寡头制向8独88裁8制的修正。但我们又将面临这种人类最熟悉的体制所必然产生的问题。

集权88制8度的强大的动员能力,很大程度上,是以国家力量,牺牲一大部分人的利益来实现的,满足的也不一定是民族的 ,集体的最大利益。由于其实施政策没有顾及和平衡国家内各个集团的利益,如果形势不利,或拖得久了,则往往失去支持造成失败,而且败也败得很彻底, 很惨!

以二战中的集权国家德国和明珠芬兰作比较,二者都是轴心国成员。随着连续的战胜,希特勒的权势和威望达到顶点,成了完全的孤家寡人,一切决策都是他个人的决定,根本不会顾及国内各个集团的利益。当战争转向劣势时,希特勒只考虑个人的利益,战败了他肯定得被绞死,所以鼓动全国做拼死的,徒劳的抵抗,并且下达了毁灭德国一切的命令(只是下属没有执行,所以德国今天还存在)。战后的德国,那是人间地狱!反观明珠的芬兰,战前议会决定为了国家的利益参与对苏作战,目的是夺回被苏联夺走的土地。当形势不利时,全民意识到继续打下去,将国破家亡,议会决定与苏联媾和。这是明珠的决定,大家共同承担责任,没有谁有会被定为卖国贼的忧虑。在承担了割地赔款的巨大耻辱后,芬兰保持了独立和主权完整,没有遭到亡国或失去明珠政权的悲惨结局。事实上,战后作为联系东西方的纽带,芬兰得到比战前更好的发展,成为世界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模范国家!

讲完战败国,再讲讲二战中两个拥有不同制度的最大战胜国,苏联和美国。苏联取得了胜利,但从任何意义上说都是惨胜:2700万军民身亡,大多数基础设施都被损坏,除了统治者,大多数苏联人都是得不偿失, 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人死亡。这些损失不能完全怪到侵略者头上:苏联撤退时自己实施坚壁清野,烧毁了基础设施和粮食,使留下了的人冻饿而亡;为了胜利不顾一切,战场上年轻的苏军士兵用身体去填反坦克沟,让坦克从他们的身上压过;督战队对后退的士兵疯狂扫射,把士兵编入惩戒营去送死,为了早一点胜利而作出无谓的牺牲,如最后一战的柏林战役,竟然伤亡达30万,很多伤亡都是因为苏军将帅争功,朱可夫和科涅夫在比谁能先拿下柏林,代价是无数年轻的士兵.....

除了战争期间对己方人员的大量督战杀伤,战后苏联也进行了残酷的清洗,曾将整整一个集团军10万人的投降了德军的原苏军战士绞死,一车车地绞,还拍了电影给家属看,死了还要羞辱家人。想想那些悲痛而屈辱的母亲,实在不忍卒想?另外,很多被认为在战争期间有资敌现象的民族,被整族清洗,流放。90年代和俄罗斯打得天昏地暗的车臣,就是二战后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民族。

反观美国,死亡的军人不及苏军的一个零头,没有发生督战队枪毙逃兵的事,巴顿将军打了一个逃兵的耳光被训诫,这在苏军中根本不是什么事。当觉得伤亡可能太大时,美国宁可让渡巨大战略利益来减少伤亡,如付出东亚战略利益让苏联参加对日战争。如果说打德国只是背后捅了一刀的话,打败专8制8日本的主要功劳应该算在美国身上吧,美军死的人比对德战争的还要少(在北非和西南欧战场对德意作战,美军阵亡25万人;在太平洋战场对日作战,美军阵亡12万人)。相比之下,苏联为了胜利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苏军死亡880万至1050万之间),鉴于苏联在武器方面与德军并无很大差距,大多数时候处于优势,这样的伤亡,只能归咎于制度了。

苏联是集权制度,以集体利益的名义,人民的生命财产是可以不惜代价地牺牲的,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制约他们。而美国是明珠8制88度,人民和社会各个集团都有说话权,即使在战争时期,也不能以集体利益为名,没有制约地牺牲个人的利益,其决定必须考虑和平衡各方利益。

中国已经在武汉疫情爆发后,在世界面前表演了一番:6天建一个医院,10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一日内完全封锁,全国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武汉人在人民战争的狂涛里8逃8无8可逃,束8手就8擒.....就是美国人见了也说,多亏疫情发生在中国,如果发生在美国,美国政府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这句话不完全是赞叹,在中国所作的这一切里面,有无数人的个人利益被损坏了,就是那些奉命去救援的医务人员,其中大多数不是军人,他们本无承担这种需要付出生命代价的职责。日本在福岛核电事故中,就是和需要进入反应堆处理的工人谈判的,最后是一些年长的,在接受天文数字的补偿后才去处理的,这已经不是“神风”时代了。

现在美国也开始抗疫了,不知道美国会怎么做,但肯定会和中国不一样。尽管中国提出可以为美国提供经验,但恐怕美国政府想学也学不了。最近美国的感染例数已经超过中国,呈现指数级增长,军队也出动了,但中央和地方还是出现了协调的问题。截至2020年3月28日,美国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超过101657人,已超过了中国和意大利。随着检测力度在全美的进一步增强,感染人数还会继续激增。如果我们按武汉当时感染的情况来评估,会觉得美国已经到了特别危险的境地,美国人民此时生活在动荡不安中。

“封城”是阻断感染的重要手段,在我国已取得了成效。那美国为什么不采用和中国一样的做法,对感染严重的市进行封锁、要求人民强制隔离呢?在美国,限制人民自由迁徙的权力必须是通过法律方式来进行的,而不是总统或者州政府下一个文件就可以实现的。人民的迁徙自由等基本权利得到法律的保障,政府的行政机构不通过法律的途径,无法对人民的基本权利进行限制,这是为了防止政府肆意地干涉人民私权利而设置的一种制度。

所以,我们设想的,成立一个防疫指挥中心,然后下发各种文件,强制要求民众呆在家里的做法,在美国是行不通的。一些自媒体文章将美国“没有采用强制隔离性抗疫”的作法视为政府别有用心的说法,是很难成立的。

政府所能做的就是“呼吁”“再呼吁”“建议”“再建议”人民呆在家里。纽约市政府发出“市民们,请待在家里”的号召,话也说得很严重,即“我们应假定大家已经暴露在病毒之下并采取行动,即使您尚未生病,也请尽可能待在家里”。美国人民也很适应这样制度,所以他们也不会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去呼吁政府,说你们快下文件,快来限制我们。美国人民所做的,就是配合政府的建议,在家不出去。目前这一建议的举措效果如何,还不知道。

我们都为美国的处境担心,那里是不是已经发展到到处抢劫程度了。最早引起大家恐慌的是3月初一些公号上发布的美国人抢购食物的图片,空荡荡的货架,人们排着长长的队;随后是外国人辱骂亚裔的视频等,这些内容构成很多人对美国疫情的印象。

在这里想说的是,至少到今天(2020年3月28日),美国没有发生骚乱。现在的情况是,人们响应政府号召呆在家里,学生上网课、人们在家办公、一些行业关闭等,天气好时,人们还可以出去遛狗,散步!

另一个问题是,州和联邦之间会有拉剧战、会有争执。这与美国的体制有关,各州是相对独立的,有很大的自主权,而联邦在疫情中需要进行整体的调配,所以这里会产生矛盾与妥协等。这对于美国人来说是一种常态的政治,所以他们不会觉得联邦与州之间有冲突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如今天川普说可能要对纽约等几个州封城,罗德岛州对纽约来的人隔离,都受到纽约州长的驳斥,说他们违宪。如果我们来看这样的新闻时,就会觉得这个国家似乎乱套了。所以,站在我们习惯文化的情境下,去指责国外人民消极抗疫,可能是有所偏颇的。

武汉封城式的抗疫,是希望利用最短的时间、快速地遏制住病毒的传播,这种方法取得了成效,使得我们现在得以复工复产。所以,我们国内的新闻报道中,将病毒视为一种可以战胜的敌人,这使得我们处于一种齐心协力应对困难的状态。如今,抗疫胜利的局面已定,这使我曾一度觉得世界各国应该采取我国的方式,快速地战胜病毒。

但美国的抗疫战略不是这样的。他们更多的是通过一定的措施去减缓感染人数,从而保证医疗资源可以持续地为重症患者提供救助,避免出现医疗挤兑,努力地“压平增长曲线”。“压平增长曲线”这一理论是欧美的多名医学专家提出的,“是希望流行病增长曲线被压平,而不希望它呈现指数级增长,使政府可以从容应付疫情,从而尽可能地保持常态生活。

可见,中国是以最短的时间去遏制病毒传播,欧美是尽力去减少感染的速度,以时间换取救治病人的空间,所以他们抗疫的时间不会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甚至有专家说病毒是与我们长期共存的。

应该去了解这两种抗疫思路,只有这样,才不会看到国外的抗疫和我国不同时,便武断地对他国的抗疫举措进行嘲讽。

每个国家的抗疫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每个人也只能基于自己的经历等而窥得其中一二,期待更多理性的抗疫观察,可以丰富我们对国外抗疫的全面认识。这场疫情是一场灾难,一场世界性的灾难。在全球化网络将各国日益联结进“地球村”的今天,抗疫中需要更多的是理解与支持,对不同国家有着同情式的理解与了解,怀着仁爱、关怀去呈现他国的抗疫,才可以让国民知悉全面的情况,减少各国民众之间的嘲讽、歧视、敌意与攻击

现在很多地方出现囤货高潮,我个人认为大可不必。美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生产力比中国还强,再加上动员,吃的东西肯定不会缺,用的东西也肯定会跟上,二战时代美国一年能造一百多艘航母,现在造些口罩应该不是问题。而且美国各方面都有预案,作为一个政权,已经有三百年了,美国建政时中国还在清朝呢,那套紧急时期动员的方法,还是美国南北战争时发明的,经过上百年的不断更新,不断考验,应该很成熟了。

集权制度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尽管缺点很多,但效率也是有目共睹的。而英美式明珠制,也是人类文明的花朵,包含了权衡个人和集体利益的机制,在几百年的历史中经历了战争和危机的挑战,一直屹立于世界的顶峰。在面临这场全人类共同的灾难时,希望两个大国能同舟共济,取长补短,共同合作,来领导世界度过这场危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确实是最近写的文章,也想同时在国内公众号登载,所以就做了些修饰,也不知能不能通过文字狱。谢谢您的中肯批评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二战结束后,50年代去苏联的人告诉我,大街上见不到什么男人。读了朱兄的文章,才知道苏联的男人不全是在战场上为国战死的,还有大批军人被他们自己人督战时和战后杀死的。苏共真是个妖魔鬼怪,可怜中国人民要接受一个接受了苏共衣钵的政党统治。

朱兄,您为什么这么写文章呢?是不是您想在国内的平台发表这篇文章,所以要变字,比如民主,您写成“明珠”,并在字词之间加数字?读到文中的“我国”和“美国”,我也纳闷,朱兄这是在哪里写文章,在他自己在美国家中?还是在中国亲人的家中?难道美国不是您的国吗?

虽然有时我会在留言中发表一些直截了当的看法,可能会让朱兄不开心,但朱兄却没有拉黑我。在此特别谢谢朱兄的宽容大度,真男子汉也。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你没注意到我的主题不是集中在有没有逃兵的问题上,而是怎么对待逃兵。美国认为,个人对国家的义务是有限度的,一定条件下的投降和逃跑是合法的,所以不能枪毙逃兵,打都不行。同样,在抗疫中,个人的利益也是要保证的,医生不愿意的话,不能强迫他去救援。这会带来一些效率的问题,但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互相理解。美国这样,感染率肯定比中国高(至少数据是真实的),但最后效果不一定,感染率高则免疫率也高,中国隔离的厉害,对社会经济影响大,大多数人都没免疫力,二次爆发的几率也高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再有,美国的疫情发展和抗疫的缓慢显然是体制问题导致的,看看中国,在武汉和湖北封城后从其他省份调集了四万多医护人员和设备,包括大量的呼吸机和体外人工肺支援武汉,按照WHO欧洲代表的说法,当时武汉每个医院就有五台人工肺,而整个欧盟国家才有五台。
那么再看如今美国的情况,纽约属于重灾区是没有异议的,要求三万台呼吸机,美国总共有17万台,竟然就不能给纽约调集三万,而且联邦目前有两万台的储备,也不给纽约。这事情上涉及其他州的利益问题,大家都想保住自己的资源不难理解,但是否想过如果医疗资源最丰富的纽约崩溃,还有哪个城市或者州能避免大规模传染?这种病从来都是从大城市开始再转移到其他地方的,集中处理大城市是最有效的方式。
对比中美这两种不同的做法,你跟我硕那种体制更有效?
美国这种体制在一般时期,就是资源丰富的时期可以鼓励竞争和多样化发展,因此社会发展很快,但前提上资源可以获得。
一旦遇上如今这种资源明显不足的情况就成为没有效率的社会。看看抢购潮,为什么没有发生在中国的城市?
抢购是因为不相信政府,也就是不相信体制可以保证资源的充足,在这种心理下,如果面对的是同一个敌人,就会出现被各个击破的局面,看看现在新奥尔良,亚特兰大这些城市马上就要开始美国第二轮的高峰,而中国在武汉以后没有第二个城市出现同样的情况,这是社会效率的不同表现,而这直接与社会体制有关,谁也不能说中美两国在医疗资源上是可比的,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比美国差的多。
但为什么结局不同?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你这里的一些比较其实没有基础,比如逃兵问题,因为这种问题在于士兵是否有当逃兵的选择?
一般来讲,如果战争不是在自己国土发生,也就是你是在其他国家作战,你离开军队基本没地方去,连语言都不通,在战争情况下资源紧张难以存活,如何当逃兵?
所以把二战时代美军与苏军比较是没意义的,苏军在打入德国后也没有发生大规模逃兵现象。
这就同时涉及另一个概念,就是你能让战争在他人土地上发生,而不是自己的,是因为实力强,而实力强的军队逃兵就少,这不难理解。可以看看德国自己拍摄的片子“斯大林格勒”,在刚侵入苏联时德军士兵争着与抵抗的苏军作战,好像就是什么game,因为这种小规模的苏军反正是会被击败。但到了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后期,同一个连的德军在上尉的带领下当逃兵试图离开战场,但也仅仅是伪装伤病员争取混上回德国的飞机,而不是就地就跑了。这就是实力的强弱对逃兵现象的影响。
新年好运 回复 悄悄话 嗯,美国历史上都是吵吵闹闹的,看看林肯在内战时的日子多难熬。民主虽然效率不高,也办错事儿,磕磕碰碰中还是不断走向强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