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处女膜那些事

(2019-11-05 07:58:17) 下一个

记得小时候,住在一个墙门里,各家的隔音都不好。邻居家的女儿出嫁了,但结婚次日男方来退婚,说女方不是处女,两家吵得天昏地暗。 那时我还小不懂,听了半天,才知道女人结婚时,那地方是一定要出血的,否则就是破鞋,不值钱的,白送都没人要,死了都不会有人去葬的。

这种概念在人生的过程中不断强化,彷佛天经地义。我大概是运气,碰到个出血的,就沾沾自喜了。但还是经常听到谁遇到破鞋了,真是倒霉啊。不是新闻上,是认识的人里,我就知道有两个女孩,因为处女膜的事,自杀了。

以后学了医学,在妇产科实习时,老师有天把大家找过来,说这里有个病人,虽然结婚了,但处女膜还是完整的。虽然那时已经有了性经验,但亲眼观察处女膜还是第一次,大家凑过去争着看,只想把它刻在脑子里。有个同学是近视眼,还没戴眼镜,差点把鼻子碰到人家膜膜了。老师说,成人的处女膜有一定韧性,而且变异情况很大,第一次性交并不一定出血,而且如果男人也是第一次的话,通常就是个见花泄,没什么质量的。因此,自古的新婚验,冤案不知道有多少。

处女膜是在阴道口上一层薄膜,形状有上百种变异。我记得在图书馆里看到过一本法医学专用的处女膜图谱,有几百页厚,精装版的。对于幼女和女童来说,实施任何阴道插入行为,都有可能破坏处女膜,因为这个时候的处女膜是比较脆弱的。等女性到了青春期,或成熟了之后,处女膜的弹性就有所增加,不容易被撕裂,这个时候多数的处女膜可以容纳一根手指或棉棒。试图插入更粗大的物体如勃起的阴茎,通常会撕裂处女膜。但有些女性的处女膜的韧性很好,甚至在多次性行为后处女膜依然完好,更有的需要到医院去作切开处理。

把第一次性交出血作为处女的标准,到底是从何时何地而起,已经是无法考证了。因为不同的文明都有处女禁忌,这可能起源于共同的人性。人类的发展史上,起先是母系社会,男人就像个工蜂,干干活奖励次性交。

人类的性有个显著特点:频率高,成功率低。很多动物一年只有有限的发情期,但在发情期怀孕率几乎百发百中,多胎是常态。人类任何时候都在发情,但什么时候可能受孕并无明显特征,怀上了绝大多数是单胎,还很容易流掉。中医几千年都说经后几天内方能受孕,现代医学证明月中才是受孕期的历史至今不到百年,而且就算受孕期性交也不见得一定怀上。由于受孕率太低,女性需要与多人交配以提高成功率,于是那些能承受长时间多人性交的女人的基因就更可能传下去,女性的性高潮也进化成需要长时间刺激以适应群交的场合。
 
随着人类的发展,各种文明先后都进化为男权社会。处于统治地位的男性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压制女性放荡爱群交的天性和明显在在持久性上强于男性的性能力。釆用的方法有惩罚,法律习俗,树立贞洁榜样,宗教意识形态教育,甚至肉体摧残(如非洲延续至今的阴蒂割礼),目的就是要让女性自觉或被迫地放弃在性上追求快乐的意愿,甘心做一个被动的泄浴和生育工具。

其次,男人要保证女子为自己所独占,特别是拥有首次实用权,因此怎么找到一个处女的验证标准就很重要了。人们通过观察,发现首次性交时女子通常会出血,疼痛,而且古代女子初次性交年龄偏小,按现在标准属于幼女,出血概率更大,几乎个个如此,因此就将此定为处女标准。而且,这里面也有私有财产观念的考虑。如果妻子婚前已非处女,那么很难保证她所生的子女是出自丈夫的血统,也很难保证丈夫的财产不落入“野种”之手。同时,妻子既然是丈夫的私有财产,那么丈夫就要保证自己有“初夜权”,如果是吃了“剩菜”,用了“旧货”,那是十分损害男子的自尊心的。在古代还有一个风俗,洞房花烛的时候要在女性的身体下方垫一个白色手帕,在第二天的是要将这个手帕拿给众人看,如果手帕上有血渍,那么男子甚至整个家族都会很荣耀。否则,可能就要退货,在有的文化里,新娘可能会被当场杀死。

现代社会里,这样的事越来越少了。但在中国落后地区,还有伊斯兰教地区,还是广泛存在。 而中国的一项黑科技,可能为这些深受处女膜情节毒害的女人,带来了一些光明。

处女膜吻合术是个很简单的手术,不算什么创造。而中国大量制造的一种人工处女膜,才真正具有颠覆性。其原理是:将本膜在性交前放于女性阴道内,经分泌物溶解,可变为胶性粘合物,迅速将阴道粘合,当男性生殖器进入时,将撑开已被粘合的阴道,膜内血红素会随男性生殖器的抽动而涂抹在女性外阴及男性生殖器上。效果非常逼真,除非专业查体,很难发现。

虽然我不赞成作假,但对于这种新发明,还是要点赞的。处女膜崇拜是种落后的,不科学的,歧视性和压迫性的习俗,只有用一种新技术,使这种习俗变得无法可行,使得那些处女狂无可奈何,才能彻底结束这种荒唐的习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男性龜頭的周圍,在幼小時,是被包皮黏住的,在青春時期,屢次的勃起,才逐漸撑破這自包皮的「強力膠」,(強烈地褪去包皮的感覺,很不舒適),完整的龜頭才完全露出來。在掙脫自然的束縛方面,雄雌兩性的生殖器官頗類似。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这点不能苟同,男女未性交前也会勃起,女的是勃起阴蒂,睡眠快动眼期就会勃起,一夜至少三次。勃起并非普遍现象,很多动物的阴茎含骨,并不需要勃起就能插入。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其實,「處女膜」特徵並非雌性動物所獨有。雄性動物(包括人類)的陰莖前端周圍,在幼小時期,是被包皮舔著。當長到青春期,陰莖開始自然勃起時,包皮逐漸被迫向後褪去。從没勃起過的雄性陰莖, 其包皮裹著陰莖的前端,猶如雌性的處女膜現象。
US_Lion 回复 悄悄话 处女膜情意结是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在诗词歌赋中营造出来的文化遗产,中国人民视如珍宝。我也观察过处女膜、正确的称呼应该是一片、一粒、一条迷你小嫩肉,不是印象中的糊上一层膜。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朱医生这都什么年代啦?还见血为德,自命走运。

认识的医生不少,偶尔就路聚一下,来杯拿铁。但外语中,妇科医生的单词还满难发音的,而老外医生每次都非常强调Ta的专业医生的称呼,骨医就是骨医,兽医就是兽医,妇医就是妇医。
一时说不清,一天就介绍一哥们给大家,说道:这位是欣赏或修理女人那玩意的医生。话音刚落,立马引来哄堂大笑。结论是言简意赅,富带幽默感。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不太相信什么母系社会的。各种猿类、猴类都是雄性当猴王。人类作为两性体能差异较大的动物,其原始群体不可能由女性当家做主。现在巴西等丛林中的原始部落首领都是男性也是旁证。所谓母系社会不过是辩别人的血缘关系以母亲为准而已。因为当时没有婚姻家庭,孩子是和谁生的很难确定;但这些与群体或部落仍由男性支配并不矛盾,那时候男人的体能和智力不仅使他们在狩猎、采集等生产劳动中处于主导地位,更是与其它部落冲突中战斗力的根本来源。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真的很不错,集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甚至还有历史和哲学思考。当然这思考是否完全正确尚存疑问,因为没有论据,只能先当做一种猜测。
鸿鹄生而有翼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博主你是男的,你让女生看到中国长大的你那个年代的男人还是有非常文明的男人。

赞一个。

不太多年以前,上海还有准婆婆级别的女性对相亲的年轻女性喊话,“保持贞操是最好的嫁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