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娈童癖的前世今生

(2019-04-10 13:11:26) 下一个

人类的性癖好,那是千奇百怪,但有两类,自古在多种文化中被列为禁忌,甚至是死罪,那就是同性恋和娈童癖,圣经里就有谴责这两种的倒错行为的严厉措辞。同性恋最近被平反正名了,社会上同性恋一下子多了不少,有的还以此炫耀,同性恋题材的影片得奖不断,时髦的人不说自己有点LGBT都不好意思了。

但娈童癖的运气就没那么好,可以说比以前更恶劣了,而且在主流的西方社会对娈童癖更为严厉。私藏儿童色情视频属于犯罪,就算收藏者并没有散布也没有任何行动,前段时间有个在美华人科学家因为被怀疑是间谍被FBI搜查,结果间谍罪证据没找到,倒搜出不少儿童色情物品,他的麻烦因此一点都不少。这好像不符合言论自由的要求。另外,对娈童癖的打击也很无情,即使刑满出狱了,还要在家门上钉上标志,要带定位仪,到那儿那儿的孩子家庭都要受到警告,这已经不但是歧视了,而是要逼人自绝于人民啊!

虽然知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一向对不同意见,不同文化和人性的缺点比较宽容的西方,为什么对娈童癖这么绝情,不得而知。我就按自己的分析,理解一下这个问题。

我认为,可能娈童癖相比同性恋,有更强的习得性和成瘾性的特点。同性恋是天生的,如果你不是同性恋,宁可死也不愿意和同性性交,“肖申克的救赎”电影里男主被三个男人压着,仍然宁死不屈,还吓唬施暴者如果敢把鸡巴伸进嘴里,一定咬断它,死也不会松口。但娈童癖似乎不是这样。

娈童癖的定义很多,但核心是能对儿童产生性冲动,而且娈童者必须大于儿童5岁以上。性成熟前,人也对性有兴趣,两个男童互相玩小鸡鸡很普遍,男女童性游戏也很多见,以前见过一个年历,是一个男童给女童看他的小鸡鸡,标题是“这是啥呀?”,大家看得好玩。一个人10岁时对小女孩有兴趣,到16岁以上就恶心了?因此,不对儿童产生性趋向,只是一种类似于父女间的性禁忌,并非出于类似同性恋这样的生物原因。如果按生理趋向而言,可以说每个人都是恋童癖,区别是你能否克制。

娈童有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就是男童受害者比女童多,而侵害男童的男人,似乎多不是同性恋。比如中国古代,娈男童就很成气候,“娈童”中的“娈”字原本是容貌美好之意。娈童之好不但在古代不是令人不齿的行为,甚至长期是社会风气。魏晋之前,君王权贵 娈童的记载就多不可数,魏晋时,流风所及,娈童之好已遍及士大夫阶层,唐后胡风盛,娈童之好一度低落,到了宋代,娈童之风再兴,蒙元时期虽又衰落,但明清两朝则再度复兴,尤其清代,达官贵人蓄养相公之风一直绵延到民国初年。这不是巧合,美国西尔斯大学法律心理学副教授凯瑟琳·拉莫斯兰德博士认为,恋童癖者更偏爱性侵男孩。根据2010年美国国家性健康调查(NSHS)显示,恋童癖者性侵案中受害男女比例为7比3。

南北朝时代梁简文帝萧纲的《娈童》,诗云:“娈童娇丽质,践童复超瑕。 羽帐晨香满,珠帘夕漏赊……揽裤轻红尘,回头双鬓斜;懒眼时含笑……”。在红楼梦,金瓶梅中都有娈童的诗篇。历 史上帝王好娈童者不少,而曾被当成娈童宠爱者亦不乏其人。如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冲,12岁时亡国,与姐姐清河公主一同被苻坚收入宫中受宠,26岁时复国,堪 称娈童版勾践。清末作乱新疆自称“洪福之王”的阿古柏,10岁时成了一名“巴特潜“,即男扮女装的舞童,被浩罕国一名军官看上,送给浩罕国的统治者马达里 汗,由娈童晋级侍从武官,逐渐登上权力之路。

在某些研究中,中国古代的娈童之风被笼统归结为中国古代的同性恋行为,这显然并不准确,因为中国古代的娈童是刻意往娇柔美艳方向培养,而且宠爱娈童的权贵多半本身不拒绝女性,只是娈童在美色上更胜女性一筹。中国古代宠爱娈童之风如此盛行,以至于还有人专门研究如何养护娈童肛门的复杂技术。

如此看来,娈男童可能有什么美妙之处,一旦尝鲜,终身上瘾。这种从病态到越过雷池,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国际精神治疗领域权威吉恩·阿贝尔认为,如果没有外力干预,有恋童倾向的人一生中会多次侵犯孩子,少则20多次,多则达200多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认为,恋童癖患者往往难以自控,如果疏于监控,非常有利于恋童癖者成为性侵惯犯。

到了现代社会,娈童现象仍层出不穷,中外都有。1985年,一个罗马天主教父承认曾对33个男孩子性侵,后来又承认自己性骚扰了几十个其它男孩;在美国,天主教会从2002年起,不断卷入神职人员性虐待指控,在总数为1.1万起的案件中,八成受害者都是未成年男性。我们熟知的恋童癖惯犯歌手红豆,2000年4月至2001年6月间,将北京某中学7名12岁至14岁的男性儿童,以玩游戏、钓鱼为名,引诱至其家中及宾馆客房内,对其进行猥亵行为。另外,著名的美国歌手漫克尔。杰克逊一生都在打娈童的官司。

如此看来,同性恋合法化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是一种基于生理因素的性取向变态,当事双方你情我愿,对双方的身体没有严重危害,对社会也没什么危害。而恋童是一种天然性取向,在所有社会中都被列为性禁忌,如果放纵,有严重到成瘾的程度。而且当事的儿童,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和认知能力,而性交的结果,对儿童的生理和心理都将造成严重的后果。西方对恋童癖的严厉态度,就类似于用峻法吓阻人类的犯罪天性,而对儿童色情产品的严厉态度,还立足于要从根子上铲除制作儿童色情产品,就像吓阻购买婴儿才能根本上铲除贩卖婴儿一样。

中国在这个方面还是落后的,最近才把“嫖宿幼女罪”取消,而性侵猥亵男童的,至今还不知如何入罪。西方对娈童癖的严厉态度,值得中国借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淡定哥 回复 悄悄话 别教会了,同性恋和娈童癖恰恰发生在那里的几率比较高
巨流晚渡客 回复 悄悄话 当年公子哥溥仪,年纪小小就被幽居深宫。太监们就拿他做了栾童。他在我的前半生里说,他和太监游戏,往太监嘴里尿尿。后来他澄清说不止是尿,其实是BJ。这直接导致了这位大清传人严重的同性恋倾向。虽然后宫佳丽不少,可惜都是摆设。最后龙种绝了,恩来数次努力也没成功。
退隐老妖 回复 悄悄话 中学有个老师特别恶心,上课时总摸前排的男生。有时还叫去办公室。我们女生不懂,个别人还问叫去的人干啥为什么?回答一个“呸”。我到现在还记得起这个人的垂涎欲滴的一张麻子脸,想来对那些被他摸的男同学们更是永生难忘的噩梦。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西方特别是美国,将人性的善恶美丑发展到了极致。去年美国有六十万儿童无人收养,政府不得不出钱送Foster Family, 但是很多人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去收养女婴。特别是农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