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想不到网络时代竟是极权政治的黄金时代

(2017-11-19 13:08:06) 下一个

有点看不懂了。最近有关今上的个人崇拜愈演愈烈,先是贵州一个地方电视台把习称为“伟大领袖”,视频在媒体上广泛流传,没有任何被制止的迹象;更离谱的北京一家传媒公司推出MV “跟着他就是跟着太阳”。毛主席时也只说“向着太阳”,向着太阳是生路,跟着太阳...


想来习总这样的伟人,驰骋官场几十年了,经过的国家也几百个,应该见识远超常人了。如果说陈敏尔之类小人马屁精没文化也就算了,象王沪宁这样的学者出身,学贯古今中西,不会不知道轻重吧?以前也出现过“嫁人要嫁习大大”之类的高级黑,后来被制止了,有关人员被查处了。现在上台的宣传部门人员都是根正苗红的亲军,不会再搞高级黑吧?

这也可能就是党的主张。当年在苏共大反个人崇拜时,中共也有讨论,最后的结论是个人崇拜不可不搞。毛开玩笑说,要是搞个人崇拜,赫鲁晓夫就不会被党内同志推翻了;刘少奇有一段著名的话,大意是不但要搞毛主席的个人崇拜,也要搞林彪同志,小平同志的。正因为个人崇拜把毛吹成了神,在刘邓拥有党政实权的情况下,刘惨败落得死无葬身之地,国家也被搞得风雨飘摇。邓死里逃生,重新掌权后坚决禁止了个人崇拜,将之写入党章,写入教科书。经过80年代教育的一代,个人崇拜是个贬义词,对他们来说,再行个人崇拜就象皇帝复辟一样。


以后的江泽民也想搞过个人崇拜,南京郑州到处竖立了他的大幅画像,但无奈人民和大多数官员不卖帐,民间到处是有关他的笑话和绯闻。江还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以后也就打消念头了。


问题可能出在王沪宁身上。他一直潜心研究威权主义,深入研究了苏联,纳粹德国,新加坡和新中国历史。从他一些论著来看,似乎得出了这样一些结论:政治上,斯大林方式是最效的,包括由个人崇拜包装的高度集权的“政教合一”的领袖,用秘密警察和严密党纪管理官僚体系,用言论控制和宣传建立起信仰,道德和“话语权”;经济上,市场经济主导是最有效率的。纳粹德国和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证明,集权政治体制和市场经济是可以兼容的。民主,党政分开,集体领导都被认为是失败的尝试,而以前被高度看好以法制为基础的新加坡威权体制也未充分试验就被放弃了。当然王作出这些结论,也可能有迎合领导的因素在里面。


以前一直认为网络的兴起将使集权体制难以为继,因为言论控制的难度会很大。岂知事与愿违,网络通讯,GPS,视频社交媒体监控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大大增强了言论甚至行动控制的效率。而具有定位功能手机的普通使用,更使无间断无漏网全民监控成为可能。50年代的预言小说“1984”中,老大哥无时无刻都在看着你的科幻成了现实。


如果说以前斯大林时代的监控还主要靠吿密的话,现在则可以实现精准监控。如果实施全民完全监控还无法实现的话,实现有限参数和有限人数的监控在技术上完全成熟了。比如设定军级干部全面监控,那可以做到每一分钟每一句话无间断。又比如设定特定文件的监控,可以使出现有关文件的社交媒体全部被扫描,再通过人工智能判断相关性,在最快时间内捕捉到有关目标。人类的告密文化本来源远流长,这些先进技术加上告密者那可是如虎添翼,斯大林同志如果从棺材里爬出来也要对今天的领导人垂涎三尺:要有这手段我就能发现贝利亚谋害我的阴谋,起码多活十年!


虽然有了王沪宁同志的理论支持加上先进支持,党怕不怕人民不信不服?这在党的眼里太容易了,不服多杀几只鸡给你看看就服了,不信只要你不吭声,信的人自有人是。50年代宣传毛主席时,大多数中国人开始只知道他是土匪,到60年代时绝大多数都承认他是大救星了。也许我们这代现在还记得习当初只是一个娶了歌星的平庸官员,几年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十几岁(如果不是象金正恩三岁)就有治国大才的伟人了。


历史到底是不是人民写的?我有点怀疑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