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旧馆

斑骓只系垂杨岸
何处西南任好风
正文

怎么样,拉只场子,来场内战?

(2019-03-26 14:04:27) 下一个

怎么样,拉只场子,来场内战?

 

 

民主其实是件非常脆弱的器具,它被搁在人类理智的祭台上,只容膜拜,不容动手。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是所有标榜‘民主’政体者的共识。就如旧时上海白相人的赌台一样,在骰子摇缸开出来之前,赌徒们纷纷押上自己的赌注,三五枚小钱或大额庄票。看看台面上差不多了,荷官一声吆喝;银钱看清爽了啊,落手无悔啊。众人摒息,头颈像鹅一样伸出。随着摇缸滴滴笃笃一阵乱响,揭开宝盒,竟然是三五小钱赢了大额庄票。这下拍大腿的有,狠命捶打自己脑袋瓜的有,心中懊恼脸上镇静的有,夺门而出想去跳黄浦江的有,托住下巴脑子空白一片的也有。赌场自有规矩;宝开出来就得认赌服输。就算再下三流的白相人,也晓得做人要张面皮;输了,去偷,去抢,去放白鸽,去捞横档,有了本钱,再来博个明白。

也有那么一种无赖,大额庄票拍在桌面上时何等地意气风发,何等地傲视群雄。宝还没开出来,就想着赢来的钱再去添一幢宅子,再去讨一房小,再去白相两个戏子。哪晓得天不随人愿,大额庄票竟然输给三五小钱。真好似揭开六片顶芯骨,浇下一桶冰雪水。眼乌珠提白式了,心智也昏昏庸了。眼看庄票被人撸去,心中大不甘,虽然还坐在赌台上,但时时寻麻烦,处处捉岔头。一歇把面前的茶杯打翻,一歇拍枱打凳。淬沫子乱飞,骂庄家,骂小厮,骂看客,骂天骂地,全世界都欠了他的。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出来说理。无赖就在等这个机会,一把揪了衣领,脸上青筋涨出,手拐子一翻,底下鸳鸯夺命脚早已踢出,今天有你没我。

大家都是烂命一条,谁还真的怕了谁?

跟无赖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你既然要赌,赌输了又不认账,那么,最后只好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

 

所谓民主,就是一锤定音,愿赌服输。你反悔,你捣蛋,你不上路又不听劝,毛手毛脚又不要面孔。那么,拉只场子,来场内战,试试高低?

砸玻璃烧汽车,造谣攻讦拖后腿,无法无天,无穷无尽。美国脆弱的民主体制毁坏在美国民主党的手里,是一个嘲讽,更是一种天启,垃圾是不配放在金边盘子里献祭民主的,真要打破这枚盘子也是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

只是可惜了这枚镂刻着漂亮花纹的民主盘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喝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