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久桥

本幽原创,版权无他。拉拉杂杂,嘻嘻哈哈。。。
个人资料
正文

一秒钟神经搭错的后遗症 (下)

(2016-11-05 07:44:44) 下一个

根据Dr. M 指示,俺次日赶紧约好下周三早上去骨科医院看他的老板Dr. S. 过了一会儿,骨科医院打电话,说到下周三时间拖太久,要改在周四看另一个医生。改就改吧,俺觉得不看医生也会自己好起来,不同的医生应该都有这把金刚钻才揽这瓷器活吧。


果然,昨日刚被护士安顿好,一会儿闪进来年轻小姑凉(Dr.H)一枚,干净利落的,不能想象人家已经是专科医生。Dr. H.给俺看了下片子,告诉俺骨头有丁点错位,如果不处理也能好,但以后握拳可能握不太紧;如果处理,就要镶进两根小针帮助骨头定位。顺其自然还是做个小手术痊愈时间相当。想想俺还木有七老八十岁,零部件能保持完好还是尽量吧,于是安排今日一大早手术。

昨天护士吩咐俺晚上12点以后不能吃喝,俺早早就寝,一夜无话。今日起个大早,准时到达另外一家做手术。从进去到出来,总共三小时,俺有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一众人等如临大敌,俺心说伤的重点(严重的自我掌嘴)才配的上这等阵仗啊。

首先从前台到护士,热情周到体贴。接着麻醉师出场,一眼看上去好面熟,一下子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根据Dr. H.跟麻醉师Dr. G.的交代,手指部位要局部麻醉,还要注射一点麻醉药让俺飘飘欲仙。俺想到周一在急诊室的经历,跟Dr. G.讨价还价起来。俺说您呐就别给俺打麻药了,肯定没事儿。Dr. G.肯定也见多了,对俺的要求表示理解和支持,当然根据操作规程也做好了打麻药的准备。

俺早已全副武装,之后就有两位男士核实俺的信息,带俺进手术室,上手术台,俺立刻被监控的设备“五花大绑”。手术台上一次性的纸被子也预备的恰到好处的暖和,睡在里面好舒服嘢。

之后男护理给俺左手清洗消毒,还有其他准备工作,俺躺在那儿,好奇心再严重也不好意思爬起来看他们干啥哈。

麻醉师在俺左侧竖起一根杆子,把垫在手下的蓝色手术布(俺命名的)扯过来挡住俺的头部,让俺看不到Dr. H.的操作。

这时候俺已经想起麻醉师是谁了,朋友的朋友,爬梯上见过的。不过,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俺不说。

一切准备就绪,医生护理正儿八经的每个人都宣誓一样把自己信息简短宣布,不知是否录音,做手术都要走这过场吗?

Dr. H.已经在俺手上倒腾一会了,医生和麻醉师都不断询问俺的感觉,俺啥感觉也木有,只好实话相告。一会儿听到仿佛电钻的声响,俺情不自禁地用中文发声请求麻醉师:“能不能把布拿开让我瞧瞧?听起来很好玩呢”。待Dr. G把这话用英文说出,室内爆发出一阵笑声(连俺手术室内共有六个人)。 Dr.G真是很有经验,他立刻回答说要看Dr. H.感觉如何。俺想到要是因俺旁观影响Dr. H.的操作,俺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赶快作罢,Dr. H.倒是不介意俺瞟学的。

手术结束时俺随意跟Dr. G.问起他小女儿上大学没,他说还在高中呢,很吃惊俺怎么知道他有个小女儿。俺说起朋友和他太太的名字,哎呀呀,世界太小,还是老乡哦。。。诚谢老乡!

一切完毕被带到外间休息,老乡也跟出来关照,外间护理人员嘘寒问暖,非常贴心,直到把俺交给家人才算齐活。

昨天坐车时被车友群的姐妹们发现,俺想藏也藏不住哈。姐妹们非常关心,有自告奋勇要来接送俺的,有要帮俺送饭的,有要拉俺上家里去白吃白喝的,还有申请要上俺家里来扫树叶的。。。呜呜呜,偷偷地感动着。。。借此谢谢培、兰、云、风、丽众姐妹!知道你们会看这个博客,特此隐秘地点名一哈,你们知道俺指的是谁哟。耶!有你们真好,有幸俺们搭上了同一辆车!

 

(2016.11.04  华人时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