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骄阳下的古城 - 历史 - 梵高

(2020-12-14 15:40:13) 下一个

仍然是那次普罗旺斯之行。现在我们在Arles。

Arles是位于普罗旺斯的一座满负历史与文化、艺术的著名小城。她坐落在(古时)离罗纳河入海口不远的河岸。公元前112年,罗马人进攻高卢时将她作为重要据点、建了港口。Arles城就此诞生。直到四、五世纪,罗马皇帝在这一带的军事战役中总是将总部设在此城。这里也是罗马军团退伍军人的殖民地。君士坦丁一世非常喜欢这座城市,造了许多的当时罗马人热衷享用的设施。除了下面诸图上的角斗场,当时罗马人在此建设的水磨房建筑群是距今已知的古代社会最大的机械动力集中地,其一些残迹至今也仍尚在。

且,君士坦丁一世的儿子,君士坦丁二世就出生在这里。而篡位的君士坦丁三世宣布自己为西罗马皇帝后曾在408年将Arles作为帝国首都。

这里也曾是高卢基督教化的基地。在那个年代,这里教会的主教们曾由一系列有名望的神职人员担任。由此,也就有主教与世俗政权之间的权利较量的事件。。。

中世纪,各部族的军事力量在这一代角逐。855年,Arles再次成为首都,这次是法兰克 阿尔勒王国的首都。这个经常遭到撒拉逊和维京人骚扰的王国,从建立伊始就处于动荡之中。期间,她的大部分并入了法国,其余部分在神圣罗马帝国管辖之下。

13世纪Arles加入普罗旺斯。14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斯辖下的部分给了查理五世,后来的法王。就此,Arles完全属于法国。

分别在14、17世纪,Arles市民经历了两回黑死病的洗劫。第一次疫情期间痛失60%人口。(第二次的病亡人数尚没找到具体数字)。

历史上的Arles,不断上演着侵略、争夺与洗劫、基督教化、政教权斗;昌盛与衰落,几近毁灭与再生的跌宕起伏、分分合合,—这一切,几乎就是整个欧洲地区在那个时代的缩影。

真正让Arles成为一隅之地的原因是近现代铁路交通的兴起,因为河道不再重要。但也许正是受她的不那么热闹又古风依然的环境的吸引,不少艺术家偏爱搬到此地居住。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苦苦寻求创作生存空间的梵高来到了这里。

尽管梵高在此只住了一年多,但这段时间在他的生命中是重要的。在此地期间梵高画了三百多幅画,其中不乏代表作。我喜欢的向日葵系列也完成于这里。

那时的Arles,并非真正乡村小城闭塞之地,有着当时法国城市应有的服务,又相对宁静。这里的城内外的山野、田家、民舍,到处充盈着普罗旺斯的颜色与阳光。相信这都是梵高所喜欢的。

但,也是在这里,梵高在与他邀请来的高更相处时日后发了疯。割耳,…,后来遭周遭居民联名上书要求将他关起来。

有精神科专家指出过,那一地区强烈的日光是梵高崩溃的重要原因。我们是九月初时在那里,天天是艳阳高照气温三十摄氏度以上。在街上多走一会儿就要找阴凉,否则,即便带着帽子也会有脑袋要被晒裂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也许只有长期生活在北欧的初来乍到的人才会有。生长在荷兰阴冷少阳环境的梵高,长时专注的在炙烁的太阳下作画,情绪也许会在不自觉中受到影响。比如他当时的画作时有呈现旋转和燃烧的无名力量。但也许是强烈的阳光压抑着他脑中郁闷聚集的暗物质无法释放,在偶然的刺激下,那根最后做平衡的稻草被抽掉,“火山”不得不迸发,以寻求毁灭后的重生。

总之,是梵高让Arles更加不平凡。今天,许多远道的游人是因他而来到这里。

上图,所有我在Ales拍的照片中最为自己喜欢:那种青天白日下的静谧、安详。

一个小门前挂三信箱,看来宁静与独居之间并不总存在着等号。

这是我们进入Arles从存车处出来首见的城市景观。它是从罗纳河延伸出的运河的一段,泛着莹莹的光平稳的淌过市区。在此要说:如果见到这面水,就是离市中心不远了,只需步行小走一会儿。

上图这样的小巷在Arles市中心附近有很多,作为旅游者,想把它们明确的区别开来不是很容易。顺便留意特别点无疑是一种防迷路的方式。比如,这条胡同尽头是一座旅馆。

当然还可以留意百叶窗的颜色或样式。上图是一条位于市中的小商铺街。帽子绝对是这里在一般季节走街串巷时的必须品。不过不知道没带也不要紧,这里的大店小店多有价格不同品质各异的遮阳帽出售。

上图和下图,城中的古罗马角斗场遗迹外。

细看对着角斗场的老房。尤其是左侧摊后的那座。那种小方格的老窗棱……。

游人如织。

角斗场买门票可以进去参观。进去后发现,里面的游客其实寥寥无几。一定不要忘记买票后要耳机,它会讲给你两千年来这座建筑的沧桑史,否则光看大石头墙会比较枯燥。

从耳机里我知道,历史上某战争期间,这里曾是Arles人的避难处。不同的时代,角斗场也被派过其他用场。总之,对这座古建筑能基本完整的保存到今天,我们不能不感到庆幸。

在上图后面的某个遮阳布下的服装店里,我买了一套白汗布衬衫和与其配套的草绿针织套头外衫。比较特别的是外套衫是后面系扣。这种样式的衣服只在法国见过“)。

上图,这样的小巷总会令我的心情蒙上一丝惆怅,不能不流连片刻。

上图,拱门后的房、院,想来是当年的贵族宅邸

上图。共和国广场。Arles城中较为著名的地方。

三把布面老式椅子是丢弃为让人拿走的吗?

上图小巷,我的判断,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应该是相对体面的地段。

应该是从上图这条小街进去,拐两拐就到了Arles的梵高画展馆。展馆明亮宽大设施现代化。里面有丰富的梵高画作的收藏。不愧Arles城的亮点之一。馆中的梵高作品,很多不是画家在Arles时所作,这当然是无关紧要。事实上也不可能。因为当年梵高在Arles画完几幅,就会将其寄给他在巴黎的弟弟。

原来梵高的这盆土豆现收藏在Arles。视觉上,这是一盆待煮的生土豆,——我的看法 ;P。

还有这幅在梵高眼中正规得体的自己。但我看见了那眼神深处的忧伤。

 

(馆中没有不允许拍照的牌子。可能是因为现在室内拍都用手机,没有闪光灯。但实际上在那儿拍照有点多此一举。网上梵高的画应有尽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问侯xiaxi,谢谢大驾光临!很高兴能陪你进Arles城小逛 ;)。现在确实不太方便去那里,但疫情过去之后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也喜欢那种老旧和平凡的话。
xiaxi 回复 悄悄话 看到甫田真高兴!好久不见,问好!
虽然不能去那里,跟着你的游记逛逛小城也很不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