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 我读加缪的《局外人》

(2019-09-04 15:46:11) 下一个

          —— 我读加缪的《局外人》

故事的背景是殖民统治时期的阿尔及利亚。主人公莫尔索是法国人在当地的殖民后代。三十岁的单身汉,商业公司的职员。

这天,莫尔索从养老院收到母亲去世的消息。他前去为母守灵和送葬。作为单亲母亲的独子的他,身处母死大丧始终心静如常。不仅从没掉一滴眼泪、在守灵时抽了烟喝了咖啡,甚至没想再看妈妈一眼。从莫尔索与养老院长的交谈,我们知道了他为什么在两年前将妈妈送进养老院:他负担不起生病的母亲的护理费。还有,他“已经很长时间与妈妈无话可说”,他认为在养老院里妈妈会不那么寂寞。

送走母亲的第二天莫尔索去海里游泳。在那里他遇到了先前的女同事玛丽,当初他曾想钓到她。这次他俩很快交往起来成了男女朋友。晚上一起看了玛丽建议的娱乐电影,然后玛丽随莫到他的住所过夜。

接下来,故事顺序引进了与莫尔索住同一层楼的两家邻居。

一家是S和他长了一身癣的老狗。狗是8年前S的妻子去世后,为排解寂寞S开始豢养的幼狗崽。现在狗在S身边已近完成一生,也与S成了必需聚头的‘冤家’。S虐待狗,对它又打又骂。但又爱狗,一天两次为它擦药。有一天,狗走了,S到处寻找、哭泣,说:“没有它我可怎么活?…”

另家邻居叫莱蒙。莱蒙认为被女友(阿拉伯人)欺骗而对其家暴,被街坊报了警。莱请莫尔索帮忙为他在警局作证等等。-事情就出在莫尔索与莱蒙的关联上。

莱邀请莫尔索等一起去海边游泳,与"暗自尾随而来"的莱女友的弟弟打起架来。莱被对方的刀划伤。一会后,他们再次遇到那位弟弟时,莱掏出枪以回赠早晨的刀伤,莫劝其谨慎,取过了莱手中的枪。中午,莫以为风波已过,一个人到海边享清静,不料遇上刚才莱蒙的对手。在炽烈的日光下莫尔索看见那人手中明晃晃的刀正对着自己。汗蒙在他的眼上,头脑眩晕,他朝那个人开枪了……。

莫尔索成了杀人犯。法庭上公诉人的证人是养老院长等。莫尔索的证人是邻居莱蒙和S、女友玛丽等…。双方的证词都是真的,但前者强调了莫在其母丧事时的无动于衷,后者表明他是本分勤恳的好公民。事主莱蒙明言祸事的根源在自己,与莫无关。律师也为莫尔索做了爱母亲和过失犯罪的圆满辩论。但是监察官却说莫送母进养老院是在精神上杀死了其母;莫守灵送葬过程中的冷漠、葬母后两天就看娱乐电影和女人上床…,这一切说明他有一个罪恶的灵魂。杀死那个人也必然是故意的。莫尔索被判处在市中心广场处死。

这判决无疑是荒谬的。

莫本可以上诉,但他放弃了。对来帮他解脱、走上死后‘未来’之路的神父,他拒绝了。他只选择接受荒谬的判决。

或许需在此提醒,作者是在借故事表述其哲学思想。

- 如果上诉成功,便是否定了世界的荒谬,而那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接受神父的引导,无异于将命运交给一个强加于自己的未来,莫尔索不能交出自己的命运。

他在只有四壁和一扇朝着天空的牢房里回想他所走过的人生,还时时联想到妈妈说过的一些话。他感到自己一向是幸福的,因为他的生活从来如它所是。但这世上的荒谬何尝不也是如它所是呢?

接受荒谬是他彻悟后的选择,-由此他把握了自己的命运,-如果生命有意义的话,那么这便是。

**

荒谬本来就是人生与之俱来的一部分。S爱他的狗却同时虐待它;莱蒙对情人有感情才在乎她的‘欺骗’和是否被她尊重。

人害怕孤独、需要爱,-爱别人始于为自己。荒谬的产生往往是由于这出发点的自私。自私的爱就是一种将人套住的局。身处局中的人的情绪会容易无底线,恰如书中莱蒙与情人的家庭纠缠所引出的一切。而社会习俗与人伦形式本是制衡这种危险的自然机制。但群体性的习俗也会被权威故意夸大成为模子,去要求装进所有人。此时便造成无视真实的巨大荒谬。这就是检察官和他的证人们所陷入的局。

在作者笔下,莫尔索是故事里所有角色中最不荒谬的。他把妈妈送进养老院是现实使然。他不介意邻里闲话。他对母亲的爱已经不是感情交往上的,而是内心最深处的恒常。对母亲的一切他都是从她的角度去想,包括她的去世。与女友玛丽。玛丽要与他结婚,他说:好吧。但他回答玛丽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他,“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不爱”。后来证明,这是真话。他没有梏于类似于两位邻居的‘局’里。

但以上并不荒谬的莫尔索,也处在自己所不自觉的局中。也自有其避免不了的荒谬;丧母后的平常心,是身体对哀痛的本能自我心理防护?应该也是一种过陷自我的局。莫尔索只在两天前才被莱蒙圈为朋友,此关系于莫其实还在接受与否之间。而在莱蒙率先霸气出手的与其情人之弟的打架中,莫本能的站在了同族人莱蒙一边…。最终他的祸事也正是因身陷这些局的缘故。

一到监狱,莫尔索被关进已有几个阿拉伯人的房间。进屋后,一向只说实话的莫尔索坦然回答狱友们,他杀死了一个阿拉伯人。‘对方听到了他的话后都低下了头’。这一无奈,莫尔索与这些阿拉伯人是共有的。

或许是在那个时刻莫尔索从他无意识的‘局’里跳了出来?

 

每个人生来就带着所在之“局”的荒谬。莫尔索的出局是在大荒谬强击下、面临大限时的顿悟。而在真实的生活中获悟出局并非常态。应该说是很难的。而一个人明白自己总是在这或那样的局中应该相对容易很多,由此也会生出相当的局外人的眼界和心态吧。

接受荒谬不是屈服于它,而是不逃避。如果荒谬亦为一种真实,接受它既是给它划界也是对自己的警醒。比如这个故事中对莫尔索判决的大荒谬,就是在提醒我们要时常扪心自问:是否用自己的良知见识施加于对他人行为的评价了?

而这种自问一定是走向局外人的第一步。在我,加缪的这个极端的故事的意义就在于此。 

我家苹果树上的瓢虫。也许是在酣睡吧?……聪明的它 将眼睛避开阳光~~

我想,以局外人的心态,会欣然与不伤他人的小荒谬为伍。否则生活的蓝调和幽默感从何而来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期待你的书评。看过你关于梭罗的《瓦尔登湖》文章,其中有一段,就是你说梭罗看见了尘埃飘落时的光亮…。想把这段话转到微信朋友圈,但当时未有时间回到你那篇文章去找原话。幸亏你来。否则就忘了。你那句评语非常好。梭罗为什么能看见…?大概是因为他的心是宁静平常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上个月读了一遍,还想怎么写书评。准备八月再读一遍。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ly' 的评论 : 我浏览过几篇对《局外人》理解各异的读后感后感觉实在有话要说,就写下了这篇短文。只是个人见解。谢谢阅读和留评,还有谦虚。问好。
ily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不太理解加缪的《局外人》到底在说什么; 你这个读书笔记让我学到很多。
谢谢分享 !!!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xiaxi欣赏。问好。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整个社会生活是在荒谬与不荒谬的不断调解中。调解的力量之一就是加缪这样的小说。“生命不一定要有意义” -说得好。我觉得还可加上,社会法律应该尊重个人对人生意义的理解和诠释,而不应该把统一的具有细节的人生意义强加于所有人。这也是加缪这部小说要表达的一层意思。问好。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谢谢来访也和欣赏。问好。
xiaxi 回复 悄悄话 照片有趣,摄影很棒!就没见甫田,问好!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荒谬也是一种存在。 世界有时候就是如此,像这个故事,荒诞,离奇,偶然,无序,有悖常识。 存在的不一定就是合理的,生命不一定就要有意义。
你的解读很积极,很有趣。 问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啊,好美的一幅图景。谢谢分享这照片。
登录后才可评论.